胡桃夾先生(丙)




胡桃夾先生

看過最美的愛情電影,選一部。這個白爛問題丟給我,我一定會慎重考慮「情書」。這部電影有個經典橋段,藤井樹寫信給不在的未婚夫:「你好嗎?」天呀收到了回信!「我很好,只是有點感冒。」於是藤井樹回寄一袋感冒藥!前陣子為了參加演出我喉嚨不是嗚呼哀哉嗎?嘿嘿,我收到了一封感冒藥,還有枇杷膏喔!

大陸待久了,很熟悉這邊兩大平價餐館:蘭州拉麵和沙縣小吃。其中沙縣小吃來自福建,和我這個閩南語的台灣人接近,菜單飄著一股台灣地氣,可我從來沒打算進去,因為沙縣小吃每家店看起來都是巷子尾的感覺。唯一吃過的一次,還是貝貝逼的。貝貝以前常吃,一定要我進去坐下。呵,直到現在,就吃過那麼一次。

我在大陸集滿幾個五一十一了呀?跟魔咒一樣,每個五一十一都不開心,僅有一次例外是很久之前了,五一在上海待三天,跟貝貝就只是小區走走閒晃,衡山路看電影,晚上壓馬路到體育大學門口買魯味,啥鬼景點也沒去,啥鬼東西也沒買,到現在,還是最羨慕那時候的我,那樣自在!真正的幸福快樂,應當如此。

好神!一個返台假一個五一,三本考試教材我念完了。每月薪水繳房貸感覺踏實,現在發現,黃金假期整天念考試書更是踏實。記得和貝貝第一次見面在世博館,貝貝說她報名了考會計上崗證,興奮從科勒背包拿出考試書,要我教教她。呵!常想,當時如果留在上海不回台灣,注定背水一戰考上崗證的吧!猶未晚已!

朋友送我保溫瓶,心裡很感慨。以前我很囂張,用的穿的都是高檔,那個保溫瓶高貴日本制的,一看就符合我之前風格。遇到貝貝之後,深切領悟到自己經濟基礎之薄弱,開始看緊錢包,於是開始積累固定資產。依我現在個性,連超市的保溫瓶都下不了手。貝貝留給我的最後一句話:「別亂花錢,存起來。」值得緬懷。

貝貝很早在上海老小區備了一套小戶房,結婚後,住嘉定的另一套房子。她說,拼未來三年上海市區買房。嘿,貝貝真是個目的性很強的人,我大柢依照貝貝指引我的方向走的。依我現在狀況,買房只買得起相城很偏僻地方,相城之於蘇州,如同貝貝的嘉定之於上海。我是否也學貝貝設定目標,三年內蘇州市區買房?

小白認識貝貝之後每週末見面,小白堅持這一點,貝貝雖然建議過兩星期見一次,仍然是依照小白意思。唯有一次,貝貝在小白QQ上發現和其它女生的聊天紀錄,當場流下眼淚。那一星期,小白道歉無數次,貝貝不同意週末見面,直到最後一刻星期六下午,貝貝心軟,打電話給小白——真正愛你的,最後總會原諒你。

當對方和朋友到酒吧,熱鬧精彩卻只想和你短信聊天,當你因公事到酒店交際,對方生氣要你馬上離開,當你和台灣同事足浴按摩,對方打電話頻催你快回宿舍,當對方胃痛難耐,抱怨你沒像前男友幫忙做功課安慰,當對方出差回來,帶了香水給你,很多很多的生活小事累積起來,你開始感覺到,原來有個人愛著你。

從香港轉機到直航三通,兩岸距離近了,有些東西卻難以跨越台灣海峽,例如學歷認證:「大學我哲學系,非會計本科。」貝貝聽我說完,第一反應是念在職會研,我口頭上敷衍,一直到睽違一年的第一次返台,貝貝不忘追踪我去看學費多少錢。現在,我自行研發另一條大道:直接念大陸會研,嘿,這比蘇州買房還難!

西山採草莓。台灣很多像這種果園,都沒去過,我在台灣沒去過的地方多著。小時候在高雄甚麼都不懂,大學在台北只知道念書,畢業後在事務所操了三年,像是阿里山太魯閣墾丁大街這些地方,還是利用返台假第一次去的。可以這麼說:到了大陸工作後我才開始生活。有人問我為何來這裡?是否回去?嘿,何必多問。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閒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