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長相思(1):西湖練劍

西湖落日

「吳山青,越山青,兩岸青山相送迎。誰知離別情?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

作這一首《長相思》的,是宋初著名的隱士詩人林逋。歷史記載,他年輕時好學不倦、曾游歷江淮一帶,後來,隱居在杭州西湖,一輩子不娶妻、當然也沒有生兒育女,歲歲年年深居草蘆,竟然有二十年之久。

是個詩人,也是個怪人!

但是想想中國歷代文人,怪人多的是,像這位林逋老先生,也只是幾萬分之一而已,不足為奇。

長年寡居的人,總會有一點打發時間的創意,他老先生也不例外,喜歡種梅養鶴,戲稱自己是以梅為妻,以鶴為子。後來流傳一句話叫“梅妻鶴子”,就是引自這位隱士的典故。

除了種梅養鶴,他老先生還喜歡呤詩作對,但有個怪癖,好不容易寫完一首好詩,常常是當場順手就丟,完全不打算留。旁人怪哉,他卻不改其樂,還有自己的一套說法:既然不求聞達於當世,又何必留名於後代。

話雖如此,還是有好事者偷偷將他的詩作記下來,後來流傳後世的,總共有詩三百多首。

這三百多首詩裡面,大多是吟詠杭州西湖的美,不過其中有一首,很特別,就是前面所提到的那首《長相思》。詩句里描寫兩座青山相對,江水邊是一對君淚盈、妾淚盈的男女,離情依依的情感,溢於詞表。

詩寫得好,沒錯,只是不免好奇:老先生不求名、不求利,連寫好的詩,也是隨手就丟,又怎麼會有雅興寫出愛情的詩篇?

沒有想到,一個獨老終身的詩人,自稱梅妻鶴子,但是也有情深意重、熱淚盈眶的時候。詩中的那位女孩,究竟何人,有這麼大的魅力,可以讓老詩人念念在心,因為史無記載、老詩人自己也不會說出來,所以已不可考。

老先生是北宋初期的人,當時是宋朝開國後的太平盛世。在他死後的兩百年,華夏中原有了很大的變化。金兵入關,被迫南遷的宋室,把國都就定在杭州,當時稱之為臨安,是取臨時安頓於此,日後不久會再還都開封的意思。

南宋理宗寶慶二年(1226),冬天。

一位少女身穿淡紫衣衫,坐在一匹白馬上,走到西湖邊上的孤山。她並不使力拉繮繩,只是任由白馬緩緩前行,離開湖邊不久,沿途是霜雪滿天、傲梅林立的景色,她想像著當年林逋在此隱居的歲月,心胸該是如何的自在寛廣。

她腰繋一把長劍,雖然年輕,而且是女流之輩,但是臉上所煥發出的英氣,和霜雪中的傲梅,竟是如此的相襯。

這少女姓楊,名字叫云子,乃是當年武狀元楊必高的次女。她從小跟著父親習武,所以功夫底子很好,對於當時盛行的太祖拳所強調的手法相連、上下相隨,她自然是相當的熟悉,而且父親也誇她運用自如。從小她就嚮往《吳越春秋》里,為越王句踐練兵的越女。

越女可以憑一套優雅的劍法,傳授士兵,甚至是幫助越國打敗吳王夫差。這個中國有史以來最早的武俠紀載,讓雲子在心裡覺得:有為者亦若是。她因此在眾兵器里,獨衷劍術,常常一個人長劍單騎,到西湖邊練劍。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