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戰警:金鋼狼》英雄與野獸之間




《X戰警前傳:金鋼狼》

超級英雄電影的重開機系列,開場白無一例外是英雄的孩童時期,一場宿命悲劇,決定性地影響英雄長大之後的人格發展。在《蜘蛛人》中,是科學家父母突然被帶走,留下小英雄無法理解的問號,在《蝙蝠俠》中,是父母雙雙死於一場搶劫意外,而且就死在小英雄的面前,在《X戰警:第一戰》中,是德國納粹瘋狂軍官,為了刺激小英雄當場擊斃其母親。這次想介紹《X戰警:金鋼狼》,也是開始於觀眾很熟悉的序幕,小金鋼狼親眼目睹父親被殺,因此激發變種能力殺死兇手(真正的父親)。

不過,這麼一場戲劇性的序幕,在看完《X戰警:金鋼狼》整部電影,可以確切地說,與往後的英雄之路毫無牽連,沒有科學力量該如何運用的迷惘,沒有正義良知終究為何的追求,沒有邪惡與復仇之間的錯亂。詹姆斯從小背上父殁和弒父的十字架,可是這個十字架,和日後他參與戰爭、不願獸性傷害無辜、以致於和整個邪惡組織對抗,電影中並沒有一絲絲的辯證。

這一點,與其說是《X戰警:金鋼狼》的缺陷,不如說是它的特點,沒有人規定,英雄大片必須走暗黑風格,不必然要緊抓著小時候陰影不放。於是吉米和維克多不顧一切地逃離小時候的悲劇現場,參與多場戰役,因為只有在戰爭中,他們與天俱來的力量,才可以得到釋放。

儘管有著近乎無敵的自癒和強大爆發的鋼爪,金鋼狼不似劍齒虎天生嗜血,他之所以投入戰爭,於我看來,僅僅是陪伴自幼一起長大的劍齒虎。就是這種無欲無求的本性、沒有揮之不去的心理陰影,使得所有超級英雄一字排開,金鋼狼反而具有最獨樹一格的特色。在扯掉圈牌轉身脫離「特種部隊」,遠至加拿大洛磯山脈,當一名普通的伐木工人、樂於和小學女教師的安居生活之中,金鋼狼的獨特性格,展現無遺。

「厭倦逃亡了嗎?厭倦否定自己的本性?你們可以像怪物一樣被關起來,或者,可以加入我……」

英雄的悲劇命運,不一定是發自內心,並非一心想實現正義、卻註定只能當個黑暗騎士,也不是在生父養父的經歷教誨中、逐漸體會到「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有時候擁有力量本身,就是無法擺脫的悲劇。金鋼狼本性灑脫,他不是正義之士,也不是邪惡之徒,然而外在環境一再逼迫,如同特務零被爆破之前所說的:「真好笑,為何善良無辜的人,都會在你身邊死去。」

金鋼狼被迫只能、也只會為自己而戰。

金鋼狼被迫只能、也只會為自己而戰

小時候殺死生父、或者長大後親切老夫婦為自己而死,這些都不是推動金鋼狼的動力。電影中最瞭解變種人的,莫過於X特種部隊的召集人史崔克上校,所以他安排具有碰觸控制能力的銀狐,接近金鋼狼一起過平靜生活,再利用一心想變得更強的劍齒虎,假裝殺了銀狐、激發金鋼狼的復仇欲望,終於,我們看到超級英雄電影重開機系列中,最令觀眾振奮激昂的英雄誕生,只是,在《X戰警:金鋼狼》裡面,這個過程本身,即為金鋼狼悲劇命運的原因及結果,因為它正是史崔克特種部隊實驗中的一環……

銀狐在金鋼狼面前死了兩次。第一次,是史崔克精心設計的一場戲,因為這場戲,羅根烙印上「Wolverine」這個宿命般的名字,促使其成為名副其實的「金鋼狼」,而第二次,也是因為史崔克,他的一記超金合子彈,不但間接導致銀狐死亡,更是直接抺殺金鋼狼唯一最珍貴的記憶。

整部電影看完,銀狐和金鋼狼之間的愛情舖陳,的確不是那麼深刻,銀狐在片中的戲份其實也不多,然而就一部超級英雄電影來說,我覺得恰到好處,因為「超人英雄」所必須面對的,本來並非普通的小情小愛,而是種族之間、毀世力量之間、正義邪惡之間,該如何定位自己的掙扎與釋放,而這些,剛好在銀狐和金鋼狼的故事之中,得到最為精彩的演繹。

「你不是野獸。」在金鋼狼(觀眾)知道銀狐為變種人的之前和之後,她始終堅持這句話,或者更確切說,她始終堅持這個理念。到了電影結尾,金鋼狼終究被抺殺所有記憶,最終留下來的,只是情感記憶空白、單純只有力量的英雄。

不知道往後的英雄之路,金鋼狼該怎麼走,不過無論如何,我仍然很期待,能在大螢幕再看到這位英雄,因為無論恢復記憶與否,他仍然是那位叨雪茄騎哈雷、灑脫不受拘束、充滿陽剛氣息的金鋼狼。

叨雪茄騎哈雷、灑脫不受拘束、充滿陽剛氣息的金鋼狼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超級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