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4):青袍道人




杭州西湖夜景

「喂,你怎麼偷我白馬?」楊云子提劍,差一步就要跳上前廝殺。

那個人一身青色長袍,跨在白馬上,擺出不屑一顧的姿態,根本不理會楊云子,對著童僕吼:「子虛,你這渾蛋,跑去砍柴,砍老半天還不回來,不回來就算了,竟然連戒規也忘了帶出去,跑來這裡跟小女人說話!」童僕聽完低頭,一臉愧色,並不答話。

青袍道人正眼也不瞧楊云子一眼,根本當她是空氣,楊云子一肚子火:「你們這算那門子的戒規,到底是不能說話?還是不能跟女人說話?我看和尚都沒像你們這麼難搞!」楊云子講完,青袍道人總算翻了一下白眼,轉過來看楊云子:「這位姑娘,戒法如何,是本派自己的事,與姑娘無關,姑娘沒事的話,還請離開。」楊云子聽完火冒三丈:「你以為我閒閒沒事,還趕我走!我本來就要走了,要趕去找繫在湖邊的白馬,我怕會讓哪個老賊給搶走,沒想到,真的被搶走了,你這個老賊,現在你騎的這匹白馬,就是我的,給我下來!」

童僕子虛這時候已經把原來散落的枯柴撿好,重新背在後面,青袍道人看了子虛一眼,從馬背上跳下來,說道:「姑娘說的是,我就是擔心姑娘的寶貝白馬被搶走了,所以特地騎來交給姑娘。」

楊云子聽完,當場傻眼,一下子轉不過來:這個青袍道人是個好人,特地騎白馬來還我?還是根本壞人一個?本來偷騎白馬來追徒弟,因為當場被我抓包,所以反應很快立刻改口?

管他好人壞人,試了就知道!楊云子今天本來就是出來練劍的,一個人在西湖對空氣舞劍,早就有點不耐煩,剛才看那個叫子虛的小童僕,好像有點功夫底子,想必這個青袍老賊,也有三兩下吧,姑且給他來個出其不意,順便消消心上的火。

想好之後,楊云子走上前,作勢要從青袍道人的手中接過繮繩,青袍道人倒也真把繮繩遞到楊云子的手上。楊云子剛接到繮繩就暗中運氣,透過繮繩將一股力道往前推。

青袍道人握住繮繩的手正要鬆開,突然間那繮繩變成了電極棒,幾千幾萬瓦的電流逆襲,震得他向後急仰,退了好幾步,幸虧他功夫底子深,神經反射的運氣鎮住雙腳,並且硬靠腰力將身體挺住,才沒有失去重心而跌倒。

他完全沒防備,沒想到,這姑娘來陰的!!!

一直裝無辜不想理人的童僕子虛,反應倒是很快,見情況不對,立即一個緃身,飛快往楊云子這邊撲來,氣勢上如猛虎出閘,不過巧妙的是,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將背後的枯柴給卸下,兩隻手卻還各抓一把枯枝,凌空而起,緃身向下,如同雙劍舞空。

楊云子雖然沒看到子虛的動作,但感受到劍氣,第一時間就是長劍出鞘:提腳轉體、弓步反刺。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武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