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5):枯枝對長劍




杭州西湖夜景:水上枯枝

子虛沒料到楊云子動作這麼快,可以在一瞬間拔劍反擊,他見狀反應很快:在半空中急忙變化招式,改以枯枝夾住劍身,借力使力,讓自己彈向右側,甫一落地,單腳輕踩,馬上又撲向楊云,打算從側身攻向楊云子,避開劍鋒。

畢竟他手中拿的枯枝,對方是真槍實彈的劍,楊云子出於學武之人的本能反擊,子虛也出於學武之人的本能回應。

楊云子看子虛又攻來,不敢懈怠,立即擺出所學劍法中的第一式:《丹鳯朝陽》。

這一式是越女劍法裡的起步式,雖然平凡無奇,可是最基本的招式,往往最管用,而且最變化無窮。況且楊云子常常在西湖邊練劍,在大自然的美景中獨自思考劍法裡的奧妙,她天資聰穎,而且有耐心一再演練,所以對於越女劍法的絶妙之處,領悟的很快。

只見她平身向前,右手展前、左手展後,前弓後箭重心落在右腿,劍尖斜向前下方,手腕上提,劍勢飄忽,長劍一掃,便掃向側邊的子虛。

子虛並不慌張。他每天扛柴上山沒有捆綁,用意不僅僅在鍛練平衡感,更在熟悉枯枝的動蕩節奏,所以他雙手施展起枯枝,運用自如。不過子虛再怎麼運用自如,畢竟是枯枝打長劍,好比是鷄蛋打石頭,正面迎擊再怎麼打,也是被砍劈的份。所以子虛一看楊云子長劍掃來,不管自己再怎麼威風,也只能故技重施,改以枯枝夾住劍身,借力使力,讓自己再彈開,只不過這一次,他落地後穩住重心,沒有再撲向楊云子。

子虛之所以會撲向楊云子,本來就是因為看到楊云把師兄震飛,一時心急所致。和楊云子對招兩次下來,心情已經回復,再加上自己手上沒有武器,只有兩把枯技,再怎麼對招也是跳來跳去而已,所以索性放棄了。

楊云子見子虛沒有進一步攻勢,哼一聲,撇嘴說道:「原本我看你一路擔柴,以為在學功夫,可是現在,武器是枯枝這麼怪也就算了,真的打起來,還只會一直夾劍彈跳,這哪招?」

子虛生性木納,遇到像楊云子這種伶牙利齒的女孩子,對話上亳無招架之力,加上自己手上枯枝對比楊云子手上的長劍,氣勢當場矮人!如今被楊云子這麼一說,想回嘴,找不到話講,只能一臉黑青。

「姑娘好劍法!」

被楊云子突襲的青袍道人,早就跌倒爬起來,他在旁觀看楊云子跟子虛過招,一方面贊許自己的師弟練功有成,另一方面,更驚訝於楊云子這姑娘看起來傲嬌,劍法卻是了得,忍不住出聲喝彩。

楊云子專注在應付子虛的枯枝逆襲,都忘了還有青袍道人的存在。現在聽到聲音,她轉過頭來,只見那道人雙手籠在袖中,微笑和靄到讓她不太自在。楊云子沒把這個偷馬賊放在心上,可是一想到剛才她假裝牽馬卻趁機偷襲,總是有點心虛。

「算你識貨的,可惜了這個絶妙劍法,竟然拿來砍枯枝。」楊云子臉上頗是得意。

青袍道人聽楊云子一再損子虛的枯枝,看了子虛一眼,只見子虛正在整理散落在地上的枯枝,不禁覺得好笑,說道:「敢問姑娘師承何方?」

楊云子大是得意,想說乾脆吹個大牛皮好了,於是說道:「劍法自創,怎麼著,想學跟我拜師!」

青袍道人聽楊云子明顯吹牛,倒是很淡定:「自創的呀!很厲害,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楊云子馬上插話。

「只不過姑娘的劍法,很像失傳已久的越女劍法,而且依我看,是劍法裡的第一招:《丹鳯朝陽》。」

楊云子萬萬沒想到,自己所使的劍法竟然被一語道破,緃使她伶牙利嘴,一時半㫾,大是驚訝,說不出話來。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武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