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長相思(6):越女劍法十招

杭州西湖夜景

這套越女劍法是楊云子母親私下傳授給她的,記得傳授時神秘兮兮,說這是春秋時期大名鼎鼎的劍法,失傳已久,還說這個世間上,大概只有她一個人還知道這套劍法。

楊云子生性傲氣,聽那青袍道人識破母親神秘兮兮的劍法,那肯承認:

「你說這是越女劍法,我還吳女劍法呢?你證據在哪裡?」

那青袍道人雖然談不上年紀大了,但至少也是個三十幾歲的中年男子,而且還像個一事無成有點猥瑣的中年男子。儘管如此,他年輕時候也幹過遊遍大江南北這一檔事,即使現在淪落成一枚道士,心中還是有闖蕩過江湖的豪氣在,所以他把自己當做是武林中人,剛才,他就是以江湖上慣用語說破楊云子所使用的劍法。

沒想到,遇到完全沒闖蕩過江湖、更甭說理會什麼江湖慣語的楊云子,青袍道人自以為江湖老手的識破被一句話打爆。

於是青袍道人輕輕地說:

「難道你不是武林中人?」

「關你屁事!」楊云子回的很快。

「至少學過武功吧?」

「關你鳥事!」楊云子照樣回的很快。

「……」

這時候子虛已經撿好地上的枯枝,聽到師兄跟楊云子兩個人之間的對話,再看看師兄的表情,忍不住覺得好笑。

咳咳,青袍道人假裝閉眼養神一下,還順便深深嘆了一口氣,突然間一道閃光,他想起江湖上一個老招,於是說道:

「這樣吧,我就用我師弟剛才所使的枯枝,施展「越女劍法」,姑娘接我十招,看看我這道士武藝如何,能不能將姑娘手中的長劍擊落。」

楊云子道:「看你人老,用的還真是老招!那你說說,十招中擊不落的話,我有啥好處,大姑娘我考慮考慮。」

青袍道人聽完哈哈大笑,說道:「姑娘若能接的下我這老人十招,我還有什麼好說的,要什麼都給你!」

楊云子聽完一臉不屑:「你這臭道士身上一毛我都不想要」她指著子虛:「這樣吧,旁邊那位小童子看起來笨笨的,砍柴擔柴的功夫倒是做的利索,倘若我的長劍抵得住你十招枯技,就讓他幫我做活一個月吧,一個月之內,聽我使喚!」

子虛原本靜靜聽他們兩人對話,本來還想說師兄倒也多事,趕緊歸還白馬一起回道觀就是了,何必跟這姑娘拉扯,完全沒料到師兄竟然要跟楊云子再比十招,而且竟然……是拿他一個月做牛做馬當賭注!忍不住脫口而出:「師兄,這……」

「嘖,幹嘛,你都可以拿枯枝跟這姑娘的長劍對招,難道你以為,我沒辦法在十招之內將姑娘長劍打落?」

「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都不想講你,叫你出外砍柴,不要惹事,結果偏偏讓這姑娘給耽誤到了,害得師父叫我出來找你,如果不是你,我又何必跟這姑娘比試?」

子虛本來就不太敢違逆師兄,加上自己本來就擔柴延誤在先,所以儘管覺得師兄這番根本強詞奪理,也只能唯唯諾諾,不同意,但也不好表示反對。

「喂,你們兩個講完了沒?十招到底比不比,不比我走了。」楊云子開始不耐煩了。

「子虛你退下吧,姑娘我們開始吧!」青袍道人走到子虛旁邊,抓起一根枯枝,示意要子虛離遠一點。

他感覺自己年輕時闖蕩江湖的那股豪氣,終於又流回到血液裡面了。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