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相思(8):一陽指




杭州西湖小橋夜景

只見楊云子將長劍收攏,擺劍向下,輕輕迴向左後方,長劍閃現光芒,照耀在她素淨的臉龐上,突然間揮劍飄忽向前,劍鋒削向青袍道人下盤,這一招,正是失傳已久玉女劍法裡的「花前月下」,劍法奧義在於自下向上揮削,模擬冰輪橫空、清光舖地的情境。

這套玉女劍法是古墓派創辦人林朝英所傳,當年她情場失意,沒能和全真派祖師王重陽有結果,於是將自己一番愛恨情仇,全都灌輸到這套劍法中,所以劍法施展出來,將女性溫婉多情的氣質融入到劍式中,而到了真正出招的時候,感情受挫的恨意又在劍鋒處完全展現。

子虛在一旁看傻了,他每天挑水擔柴,小世界裡很少出現女孩子,突然看到如此陰柔特質的劍法,當真從所未見,太漂亮了他不禁讚嘆。

青袍道人本來打算化要被動為主動,看見楊云子使劍的英姿呆了半㫾,只希望能再多看一眼,於是他屈身後躍,拉大與楊云子的距離。

楊云子見他後退,連忙搶進,先將全身重量集中在後腳根,一個緃步揚劍向前,使的是越女劍法裡的「流星追月」。這一招式本來沒有特別奇巧的地方,但它氣勢非常陽剛,和上一個玉女劍法的招式剛好相反,一陽一柔造成反差,讓青袍道人有點措手不及,心中暗暗吃驚楊云子如何能變換這麼快。

一轉眼間,楊云子連出四招,攻勢一招比一招凌厲,她都覺得自己漸入佳境,越來越施展得開。練武功講究實戰經驗,更講究棋逢對手,這對手不一定要很強或是實力相當,重點是能夠營造出盡情發揮的氣場。像剛才的「流星追月」,平常楊云子怎麼練都練不出來追奔向前的氣勢,但在一心想要乘勝追擊青袍道人的情況下,她很自然將意志貫徹於長劍之中,人劍合一往前衝,這個招式的潛在威力就這樣完全釋放出來,楊云子的戰鬥經驗值也在無形中得到累積。

青袍道人一直處於守勢,本來是想看看楊云子的越女劍法是否純正、練到什麼地步了,沒想到楊云子接連出招,而且巧妙將不同的名門劍法串在一起,看得他又驚又喜。

他年輕時候遊蕩大江南北,經歷過幾場惡鬥,見過世面,後來隱居西湖,潛心研究多年來所接觸的武門絶學,務求融會貫通,找出各家門派獨到精妙的地方,潛移默化在自己的功夫底子裡。這個吸收的過程,他花了相當多的時間,終於有點成績,現在看楊云子年紀輕輕,已然接觸過許多當世奇功,並且可以隨機應變在實際戰鬥中,實屬非常難得。

這女孩子,有成為一代女俠的資質,想到這,青袍道人眼睛噴火,一股慷慨激昂的熱血在身體內翻滾。為了磨練一下這個女孩子,為了給自己掙點面子,為了在武林傳奇寫一頁新的開始,青袍道人覺得自己該出手了。

當即他弓身穩住下盤,手上枯枝急掃向前,在空中劃成弧形。楊云子見他此招又急又猛,側身一扭,勉強閃過。她母親在教她越女劍法的時候,總是以各門各派的武功向她進逼,讓她學習如何閃避敵人攻擊,所以她不但對於各派武功瞭若指掌,而且在閃避方面也很有心得。

青袍道人喝采:「閃得好!」只見他側身踩穩步伐,將枯枝急交右手,左臂屈肘抬至肩高,微微內旋後將掌力推擠向前,直朝楊云子側腰進逼。這一招劈掌本來尋常無奇,但是隱居之人每天將功夫應用在砍木劈柴,早練到爐火純青,因此威力相當驚人。

楊云子才剛閃避完回身,但覺得不陣掌風襲來,自己上半身完全被掌力給壓住,當即使出父親教她的防身絶招「一陽指」,以指作劍點向青枹道人手肘上的「小海」、「天井」、「曲池」三穴,這一陽指本是武當六絶之首,可在一瞬間近身制敵於無形,不過要內功極深之人方能運用自如。楊云子父親明知自己女兒內功並無太大修為,發揮不出這門功夫應有的威力,但是仍然傳授這招快準狠的武林絶學,只希望女兒在萬一危急的時候,足以自救。

武當六絶在江湖上名氣響亮,但是見過的人不多,青袍道人曾跟武當派交手過,深知這套武功的厲害之處。他本來準備好出手將楊云子手中的長劍打落,乍見楊云子出此奇招,瞬間讓他想起之前吃過這一陽指的大虧,一驚之下連忙反手將劍指擋下。其實仔細一想,以楊云子的年紀和剛才過招幾下來看,她的內功尚不足以連點三穴,可是在如此的近身搏鬥,稍有閃失勝負立判,當然他沒必要冒這個險。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武俠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