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長相思(9)(完):越女劍法

杭州西湖邊上的外婆家

「臭道士挺識貨嘛!」楊云子看青袍道士閃之唯恐不及的模樣,想到自己的一陽指大發神威,一整個開心。

「有名有姓,叫我吳江道長吧」吳江臉色一沈,擋下楊云子劍指的右手順勢往前推,提醒楊云子甚麼叫重心。

同時他左手運氣,直接攻向楊雲肩膀。

楊云子和吳江過了幾招,知道吳江沒傷害自己意思,如今眼看吳江急攻而來,她索性賭它一把,連忙側身,以一招疾風掃浪腿攻向吳江下盤。

近身相搏,雙方靠的是臨機應變和內力功底。楊云子內力不足,沒法承受陽剛大氣的猛攻,吳江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就算他有十分的力氣只會出三分,楊云子尚可抵檔。

再加上楊云子家學淵博,熟悉各家各派的獨門絕學,三番兩次在危急之時巧出奇招,總是可以把吳江給唬住。

但是奇招用久了,會鈍掉,會被看破手腳。

吳江收回原本攻向楊云子肩膀的撥雲掌,不是因為害怕楊雲的疾風掃浪腿,而是害怕自己的撥雲掌傷害到楊云子。

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定律,是說你施多少力在物體上,如果沒有推動物體,就會有同等的力量返擊回來,就像你用力踼一面牆,沒有牆踼倒,踼起來就會很痛,牆卻完全沒事。

對於吳江來說,他必須小心拿捏分寸,避免在格鬥中稍有閃失誤傷楊雲,他想到最好的方法,是以反作用力的方式還擊。

於是吳江凝神,將全身的氣集中在腿上。

楊云子的掃浪腿踼上吳江。

吳江一動也不動,任由楊云子踼上來。楊云子感覺自己踼上一面牆,在踼到那一瞬間,疼得受不了。

叭一聲,吳江閃到楊云子側面,出手擊打楊云子手腕,讓她鬆開手上的長劍,再順手將長劍拿下。

吳江往後跳一步,留下滿臉錯愕的楊云子。

「不是說用越女劍法擊落我的長劍嗎?怎麼變成用手擊落了呢?」楊云子突然想到。

「姑娘屢出奇招,吳某很是佩服,只是可惜呀……」吳江邊摸下巴邊說道。

「可惜甚麼!臭道士」

「姑娘耍了很多門派的奇特武功,可惜每樣都學藝不精,使不出精䯝,只有表面功夫嚇唬人用,而對於真正自己的本門功夫:越女劍法,姑娘卻荒廢了。」

「……」

這段話,說到楊云子的要害,也說到楊云子的痛處。

「我不用枯枝施展越女劍法,是因為發現姑娘空有一手長劍,卻一直施展拳腳功夫,不使劍法,這太可惜了。所以我借姑娘長劍一用,想讓姑娘見識下真正的越女劍法!」

說完不待楊云子回話,吳江逕自划轉手中長劍。

越女劍法第一招:《月出關山》,越女劍法第二招:《孤星伴月》。

是西湖霜雪滿天、傲梅林立,吳江舞弄長劍的身影,如同霜雪中的梅花,有種孤絕的美感。

子虛和楊云子都看呆了。

一直到第十招:《海上明月》。

「你怎麼會這套劍法?」楊云子眼眶紅潤,臉頰滑過兩行清淚。

「姑娘呢?是誰傳授你這套劍法?是姑娘母親?」吳江收起長劍,嘆了一口氣。

「……」楊云子沒有回應,其實也等於是回答了。

「這套越女劍法,《吳越春秋》上雖然有記載,其實早就失傳了,每個人都知道這套劍法,但沒人真正見過劍譜。就連現在我所使的劍法,是我師父獨創的……」說到這裡,吳江頗有深意看著楊云子。

「你師父獨創的?」楊云子開始有點懂了。

「嗯,我跟師父多年,幾乎沒看過師父使劍。就在他臨終前幾個月,他將這套劍法傳授給我。他還交待我,這套劍法是他自己獨創的,當今世上,除了他之外,就只有另外一個女孩會。」

「只有另外一個女孩會……」楊云子覆誦了一次這句話,聲音越來越稀微。

她想起母親傳授這套劍法跟她說的話。

「剛才跟你過招,我就知道你這越女劍法沒學全,我必須把這套劍法都傳授給你。」

「必須?」楊云子不解。

「這是師父臨終交待的。」吳江很篤定。

後來,楊云子答應在她到西湖練劍的時候,讓吳江傳授她越女劍法,條件是:在她學成之後,子虛還是要聽她使喚一個月。

吳江接受了。

當時的他們都不知道,這套劍法竟然足以撼動歷史,就跟春秋時代撼動吳越一般樣。

(第一部 完)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