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憶春風(2):上海地鐵

上海新天地附近

他看著云,印象中的云,還停留在大學一起做報告,那個不太敢講話、每次都默默聽別人講的女孩子。可是這次再見面,他覺得云不一樣了。他和云四目相接、他心裡感到驚訝:云還保留學生時代的純真氣息,但是在那純真氣息之外,還多了一點在社會歷練過的成熟,這兩種氣息,很巧妙的混合在云的身上、在云的笑容裡。他怔望著云幾秒鐘,努力的想把眼前的云,和大學時代的云回想在一起。

云拿起桌子上的一個空杯子,盛一杯可樂,先是向他做一個敬酒的動作,再舉杯面向滿桌子的人:「來來來,我晚到了,先敬大家一杯!」

云爽朗的笑聲,感染每一個人,當然,也感染到他,他本來找不到開心理由的他。

一場聚會,不管多少人在場,通常你只會跟其中幾個人熟。所謂的熟,就是在聚會中,有了他,你就會安心:你們不用寒暄客套,也不怕找不到話題聊,有了這個熟人,你在聚會中,才會有存在感、不會坐立難安,即使對方並不是坐在你旁邊,沒有一直跟你講話,也是一樣。

云對於他而言,就是這樣的熟人。

很熟悉的老同學、很久不見的女孩。

因為有了云,他覺得來聚會的方向改變了——他不再是來跟一群根本不熟的人裝熟,他是來熟悉一個已經認識很久的人。

盛一杯青島啤酒,他跟著大家一起回敬云,滿滿的飲一大口,在他肚子裡面翻攪的,不只是大麥發酵出來的酒味,還有云在他心裡發酵出來的香氣。

聚會一直持續到三點多。大家互相交流自己從那裡來?做什麼工作?分享在上海的三兩事。這是一次成功的聚會,主辦人的得意指數,可以從他口沬橫飛的一個個小故事看出來。要結束的時候,大家開心的揮手道別,有的人要回家了,有的人要去逛一下街,有的人只是默默的收拾東西,主辦人親切的招呼他,問他接下來要去那裡,他愣了一會:「嗯,我想去上海書城走走,看那裡有些什麼書?」

他回答的時候,沒有看主辦人,卻是望向云的方向,他的眼神裡面,有期待、有緊張、有說不太清楚的感情。

在他從吳江來到上海的時候,或者說,在他從台灣來到蘇州的時候,沒有想過會來參加這個聚會,更沒有想過,會在這裡遇到云。一次偶然的相遇,他卻想要緊緊的抓住,不希望跟云的難得相遇,就結束在這個聚會。

「那我帶你去吧,我也去過幾次。」云回答,微微笑。

他的心裡響起一片歡呼。

上海的地鐵,跟台北的捷運,同樣都是城市裡的快速定點移動工具,可是上海比台北複雜了許多。台北捷運是井字型,淡水線、木柵線、板南線、文湖線,結構很單純,他熟悉了台北的捷運,今天剛到上海火車站的時候,看著大廳裡上海地鐵的路線圖,有點被嚇到——上海地鐵是一張蜘蛛網,一號線到十一號線,密密麻麻的好多陌生的站名。

每一個站名對他而言,都是一個想要去走走的期待。

這個期待,因為有云的帶領,才能夠踏實。

吳江到上海長途汽車站。走上來是一間麥當勞,再走過一個狹長的通道,經過一家賣鷄排和珍珠奶茶的店,就會看到上海火車站。曾經,我每個星期六的黃昏,都會看到這個畫面,一場往事,一個好美的夢……

上海地鐵,21世紀的大唐長安城,華麗燦爛的東方明珠。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