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憶春風(4):田子坊

上海田子坊小弄堂

田子坊,是當代畫家為這個上海小弄堂取的名字,中國古代有畫家叫“田子方”,取其諧音,就是田子坊。在這裡,有畫廊、有陶藝、有創意店舖、有咖啡館,當然也有很多專屬於小情人間的回憶。

——————

他本來想在新天地找個酒吧歇腳,坐下來一問價錢,一杯可樂就要五十元人民幣,云馬上拉著他離開:「太貴了啦,沒必要花這個錢。」「沒關係,難得來這裡,我請你在這裡坐一下吧。」「哦,這麼大方,那就先留著吧,想花錢,上海有的是地方讓你花!」

望著吐舌頭開玩笑的云,他傻笑,該高興?還是應該有點難過?他很認真思考這個問題、認真的在整理自己的心情。本來今天晚上參加聚會,他沒有任何期待,沒想到卻見到了好久不見的云,更沒有想到的是,現在他會跟云兩個人走在上海的新天地。上海這個城市,太有名了,他一直很嚮往、卻一直很陌生,如果今天只有他自己參加聚會、他自己一個人走在新天地,那麼過了今天,上海對他而言,仍然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但是現在不同,有了云,他跟云在上海的聚會中重逢、他跟云一起在上海的新天地走過,上海對於他而言,不再只是一個很遙遠、很陌生的城市。

不一樣,完完全全的不一樣。

「走吧!田子坊就在這附近,我帶你到那邊走走。」云提議,開心寫在臉上。

「哦,好呀!」他也跟著開心起來。

云的笑容,比上海的夜景還美。

田子坊是什麼地方,是一間好吃餐廳?是一座豪華商場?他完全沒有概念,但是此時此刻,不管云是帶他到什麼地方,他都樂意。現在的他和云,感覺不像是老同學聚會,像是走在新天地的小情侶。

「啊!我突然想起來了,遇到你我才想到,」云拿起手機:「來這裡一個多月,一直在忙,今天才閒下來,我應該打個電話回家。」

「嗯,你打吧,我等你。」

看著云打電話回家的身影,他開始可以體會到:台灣和上海的距離到底多遠?

這時候他們已經從出租車下來,站在田子坊的巷子口前面。原來新天地和田子坊,只有出租車起步價的距離。在一棟棟商業大樓的路旁邊,一個不怎麼起眼的弄堂口,原來這就是云所說的田子坊,走到裡面,到底會有什麼新奇的事物,他在等待云講完電話,他想跟云一起走進去。

「唉,老媽連我的聲音都不認得了。」云講完電話,神情有點沮喪。

「怎麼了?」他看著云,有點不忍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我剛打電話回家,是我媽媽接的。我喂了一聲後,聽到媽媽的聲音,很興奮,沒想到,媽媽卻問說我是誰。離開台灣才一個月,老媽連我的聲音都不認得了⋯⋯」云講到最後,聲音壓得很低,像是在自言自語。

「你不是一個月沒打電話回家,你媽媽這麼久沒聽到你聲音,一下子,當然認不出來!」他嘗試安慰云,雖然話一說出口,他自己都覺得這個安慰非常無力。

「這麼說也是!」云臉上掛著笑容,但他感覺這笑容是硬擠出來的。

兩個人走進田子坊。在巷子裡的十字路口,水銀燈打在地上,光影寫成的田子坊三個字,旁邊幾個圓圈,不停地繞、不停地變換形狀。

上海田子坊

——————

很多有名的地方,去過了。一年後、三年後、五年後,還是念念不忘想再去一次。田子坊之於我,就是這樣的一個地方。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