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春風(6)(完):一隻沒有腳的鳥




上海外灘高空照片

回台灣之後,他認真想過找上海的工作。

但是即使要找,時間點也沒辦法是馬上。會計師事務所有特定的節奏,每個員工上至經理下至初級審計員,在每季忙季開始之前,都會排好一整個忙季的行程,每個星期不是有新的客戶、就是相同客戶有不同的進度,一關卡一關排得滿滿的。

忙季的時候,每天加班到晚上十點能收拾東西回家,算是還不錯了。可是即使這麼努力加班,整個星期下來,進度最多只能勉強過關,查帳很難一次搞定,每家客戶外勤結束後都會留下一堆未決事項,這些待處理的未決事項,會在往後的幾個星期讓下班時間從晚上十點延長到凌晨一點,在這種狀態之下,沒人會在忙季中離職,因為少一個人少一個戰力,太可怕了不敢去想。

一月份他上海回來,等到忙季結束,至少也要到六月。

他跟云,雖然在上海見面感覺很美好,可是再怎麼美好,也只是很短暫的兩天而已,頂多只能說有曖昧到,人家說遠距離戀愛很難維持,遠距離的曖昧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他有云的MSN,但云幾乎不上線。某個星期天下午,云上線了,他趕緊逮住這個機會發訊息給云:

「嘿嘿!」

「 ^_^(笑臉)」

「最近過得還好嗎?」

「還可以,剛從廣東出差回來。」

「廣東耶!有到處走走嗎?」

「沒有,都在客戶那裡查帳,沒時間外出。」

「太可惜了,大陸事務所也像台灣這樣忙嗎?」

「也是忙,但是跟台灣比起來好很多了。」

「嗯。」

「我要出門了,有時間再聊。」

「好的。」

難得一次的聊天,沒有一點緊張刺激的結束了。他領悟到一件事:所謂的難得,不能是一廂情願,他以為很難得,但這只是他自己單方面這麼覺得,對云來說,可能完全只是無所謂而已。

沒有回應的感情如同抓起小石頭奮力拋向大海,只有眼睜睜看著小石頭没入大海,沒有一點聲響,如此而已,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的結束了。

他繼續事務所每天加班,沒有再想過上海,云這個人也逐漸從生活中消失。

一年之後,因為一段特殊的遭遇,他終於到大陸工作了。只不過,不是在事務所工作,而是到台資企業擔任財務主管,不是在上海,而是在離上海有點距離的蘇州。

在到大陸的前一個月,他在MSN又遇到云,才想起可以到上海找云,沒想到云的回應是:她跟事務所兩年的約滿了,馬上要回台灣了。

所以他來到大陸工作,沒有任何熟人在這裡,他感覺,自己是一隻鳥在這裡飛,但是沒有腳無法落地,所以只能飛呀飛的。

他沒有問云為何選擇回台灣,但是實際到了大陸,他開始能夠體會云的感受。

有時間,他想再去上海走走,再去看看一年前的新天地、田子坊。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