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大太陽奇遇記(1):第一天

走在回家路上。

今天陽光特別毒辣,聽說是四十度高溫,這個溫度不會熱死人,但是會讓人比死還難受,我顧不得自己是男生,背包裡的雨傘拿出來遮陽。

突然聞到一股燒焦味,我前後左右搜了一下,走道上很乾淨,樟樹在艷陽下清爽挺直,那股焦味不知從何而來。

疑惑中走到路的盡頭左轉,發現前方一個男子倒在地上。那名男子衣服怪異,一副從歐洲中古世紀走出來模樣,就近一看,金髮碧眼,還真的是外國人。

「你還好吧?」我話剛說出口就發現不對,應該把破爛英語拿出來試看看才對。

「……我不好,快死了……」原來,這個外國人會講中文!是免不了有點外國腔調,但還是聽得懂。聽他軟叭叭的衰弱語氣,其實不用他說,我也知道他即將成為一具屍體。

「喝點水嗎?還是幫你叫救護車?」生平第一次遇到快死的人橫在眼前,我很慌張。

從剛才一直聞到的那股燒焦味,在這時候噁到不行,我仔細一看,他臉上皮膚像如同蠟像開始融化,觸目驚心這四個字,很適合用在他臉上。

原來老遠聞到的燒焦味,是他的臉正在燒焦!

「救救我吧,把你那傘移到我身上,我不能再曬到the sun。」講到最後他終於飇英文。

他的臉雖然可怕噁心,救人顧不了那麼多,我連忙把傘挪到他頭頂上。

電影特效的事發生了,他臉上本來融化中的皮膚,逐漸回復成白晰的外國人臉。

我倒吸一口氣。

眉頭一皺。

「你臉上皮膚怎麼了?身體還好吧?」我問道,沒有剛才的慌張語氣,取而代之的是開始滋長的害怕。

「我得了一種非常難纏的皮膚病,曬到太陽就會發作,只要不曬到太陽就好了,謝謝你的傘。」他明顯輕鬆許多地說。

「不用謝,你沒事就好了。」我很高興自己救人一命,也輕鬆許多。(但心裡OS:剛才那電影特效是怎麼了?)

「撐著傘跟我一起走到涼亭那裡,我需要在那邊休息一下。」他恢復元氣,講話用的是命令句,而且剛才的外國腔調沒啦,普通話說得標準。

「喔,好吧!」我本著救人救到底的心情,也不管他語氣好不好,其實也不奢望他說一句謝謝。

我想說他比較需要遮陽,就把傘給他拿,我走在他旁邊,毫無疑問我是傘的主人,但是他完全不管傘有沒有遮到我,一路上只顧著自己遮太陽走到涼亭。

「到這裡你應該沒事了吧!傘還給我吧!」這次換我用命令句了。

「還給你?I beg your pardon?」

「已經送你到涼亭這裡,我要走了,我的傘還我吧!」死老外,竟然給我講英語,這句這麼簡單以為我聽不懂。

「我剛不是跟你說過了,我有皮膚病,不能曬太陽的,這把傘就留給我吧。」他淡淡地說。

「這是我的傘。」我堅定地說。

「送給我吧。」

「開玩笑,我救了你一命耶,還把你帶這個涼亭歇息,你不但沒有正常人應該有的感激,還不把我的傘還我。」

「我的確不是正常人,看在你給我傘的份上,我老實跟你講,我是吸血鬼。」

我前後左右搜了一下,太陽保持高溫四十度的毒辣,走道上很乾淨,樟樹在艷陽下清爽挺直,四周圍沒有其他人跡影,整個涼亭方圓一公里以內,除了我,就只剩下眼前這個自稱吸血鬼的……外國人。

這哪招?如果老天要我開開眼界遇到吸血鬼,也應該是個月黑風高的晚上吧!怎麼會是這大太陽底下,然後,我救了一個差點被陽光融化的吸血鬼?

救人一命,勝造七層浮屠,救鬼一命,該怎麼說,活該捐贈陽傘一把?

「如果你是吸血鬼,我就是狼人。」我唯一想到、也是我唯一能做的黑色幽默。

就算他是吸血鬼,好歹我救了他一命,總不能把我的傘搶走吧,這是忘恩負義。

他一定是很不耐煩了,因為他突然間伸手擒拿住我的手腕,惡狠狠瞪著我:「你搞清楚了,如果不是看你好心,幫我打傘遮陽還送我到涼亭,我老早直接先把你給咬死,然後自己撐傘離開,就這麼簡單!」

我想擺脫他的手,卻發現再怎麼用力,都沒有辦法掙脫,他的力量非常大。看著他瞪大眼睛裡面的粗線條血絲,有一股寒意在我全身上下流竄。

他的嘴巴迅速貼進我的手腕,張開的血盆大口裡面,上下兩側各有兩顆大狼犬一樣猖狂的尖銳長牙,嚇得我全身不停顫抖。

「抱歉……抱歉……,那把傘給你吧!請……放過我……」講話的時候我牙齒以極快速度微微顫動,發出答答答的聲響。

「你走吧,不要回頭。」他終於放開我的手,擦了一下嘴巴,拍拍身上衣領,維持他貴族紳士的形象。

情況逆轉,現在反倒是他活了我一條小命。

頭也不回我奔逃離開。

從那天起,沒有再走過那一條路。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