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得你安和《November Rain》




大學時,我參加過搖滾社、普普音樂社,不過都是玩票性質,沒有真正搞過樂團、沒碰過電吉他,實際上參與社團的時間,也不久。記得第一天到搖滾社,社長在社辦裡拿出幾張X-Japan的CD,放給我聽。

是的,就社長跟我兩個人。搖滾社小眾到不像是一個社團,反而比較像是一個三五成群的死黨聚會。雖然不至於到只有含社長的兩名社員,但是社課由社長擔網,學生就社員一個,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社長看起來年輕,削瘦、不高,有點鬍鬚渣,好像是故意留的,因為那一點點的鬍鬚渣,配上娃娃臉,小大人的叛逆氣息就出來了。

「玩樂團,是不是很受女孩子歡迎?」聽到社長有一個團,而且是吉他手兼主唱,我脫口而出。

“你看我這樣,像是很受女孩子歡迎嗎?”社長笑了笑,我知道我問了個蠢問題,一個很俗、不是真正玩樂團的人會問的問題。

那一天的社課結束,我熱血賁張的記得了X-Japan這個樂團。

之後,我上不良牛、椰林風情等BBS,找到了關於搖滾樂的版。爬文,攤開隨身小筆記本,抄下很多搖滾名團的名字,各種樂派都有:六十年代老團、民謠搖滾、鮑布狄倫、披頭四、迷幻搖滾、重金屬搖滾、龐克、後搖滾。

除了樂團名字之外,我在BBS上還找到一些二手CD店資訊。那時候網路還不是很方便,聽音樂的管道主要是買CD。唱片行新的CD很貴,一張要三百多塊,在二手CD店只要一百五到兩百元。這麼多樂團這麼多專輯,我的預算有限,到二手CD店買,最划算,反正新CD跟舊CD聽起來都一樣。

Slash

於是,我來到「蒙得你安」。

在台北東區附近,忠孝東路上的金石堂轉角進去,走幾步路後抬頭望,可以看到有個地方二樓的落地窗,窗戶裡面滿滿的都是CD,一團亂、但那種亂法,似乎又是某種意志力的集結。

那些滿溢出來的CD,翻騰著店家主人的搖滾熱情。

我上樓,打開門,裡面其實就是一個小房間的二手CD店。我拿出我的小秘笈:搖滾名團筆記本。想在滿坑滿谷的CD中,找尋一些我抄過的名字。

房間中央是一個小桌子,桌子上一台CD播放機,店老板就坐在小桌子後面,載著厚黑框眼鏡,長髮,臉有點大,沒有搖滾的叛逆氣息,但是帶點文青專屬的流氓味道,好奇的看著我,眼睛餘光偷瞄我手中的那本小筆記本。

“在找什麼音樂、哪個歌手?”老板看我挑了三四張專輯,拿起來又放回去,忍不住開口招呼客人。

“嗯⋯⋯,我先看一下好嗎,謝謝!”我想要單純的先把這座寶山,先都掏過一遍再說。

“OK!”文青跟流氓混合體的老板很給力。

在大唱片行的寛敞空間,可以自由自在愛怎麼逛就怎麼逛。但是在那個小房間唱片行,實在小斃了,而且還只有我跟老板兩個人。很難忽視老板的存在,空氣中都是老板的眼睛在盯著我看。

於是我在瀏覽幾排CD架之後,忍不住出聲:

“你這邊有槍與玫瑰的專輯嗎?”

老板笑了,那是一個逮到獵物的開心笑容。“有的!”老板馬上右手一伸,CD堆中撈出一張《意大利麵意外事件?》,速度之快,我完全折服。甚至快到我懷疑:我那小筆記本裡任何一個樂團,只要我說出來,老板都可以馬上右手一伸,撈出一張這個XX團的CD——這個小房間,對於老板而言,根本就是個搖滾板的小叮噹百寶袋。

“這是二手的,比較便宜。不過,你既然來到這裡,我建議你可以看看這一張。”老板打開桌子抽屜,拿出一張黑色底面的CD,封面上是一個圍大頭巾的樂團主唱,演唱會中的照片,一看就知道正在飇高音。

“這是槍與玫瑰在義大利的演唱會,是屬於《運用幻象》專輯期間的。有人在演唱會現場錄下來做成CD,就是俗稱的海盜版。”老板語氣平和,默默的把CD遞到我手上。

我接過CD,可以感受到CD封面那個主唱的狂野氣息。

海盗版!還有這種東西。

“這個多少?”我還是在意價格,畢竟,就是因為想省點錢,我才來到這個“蒙得你安”的。

“300,這個很珍貴,外面買不到。”我發現老板的眼神中有驕傲的光彩。

我琢磨那張CD,再琢磨老板眼神中的光彩。對於二手CD店,我發現有新的可能。到二手CD店的理由,不僅僅是二手的便宜,可能還有經營者的熱情、跟愛好者眼中的寶藏。

最後,我帶走海盜版的演唱會CD、跟正規發行的二手《意大利麵意外事件?》CD,一共五百元。

那張海盜版,我一直珍藏著。裡面有許多首搖滾聖經,其中有一首,是我每次將這張CD放到隨身聽裡,都會忍不住再播放一次的。

November Rain。

November Rain

鋼琴聲嚮起,演唱會的現場觀眾,立刻知道接下來是那一首歌:舖天蓋地的尖叫聲,是鋼琴最好的伴奏。持續一分多鐘的鋼琴聲和尖叫聲,終於到了前奏的最後一個和弦,主唱Axl Rose狂野但又溫柔的唱起第一句:

When I look into your eyes I can see a love restrained⋯⋯

尖叫聲停止,雖然沒有人帶動,但是大家很有默契跟著唱這第一句的歌詞,彷佛全場期待很久。

鋼琴和絃持續進行,Rose的歌聲,一字一句唱出這首傷心情歌。很難相信一首情歌,歌詞的意境,竟然可以如此的壯闊,全場觀眾逐漸安靜。

一直到中間伴奏,Slash的吉他聲嚮起,全場觀眾又是一陣洶湧的尖叫。電吉他沒有文字語言,但是Slash的吉他,深情的銜接Rose的歌聲,是令人心碎的高音吉他滑奏⋯⋯

‘Cause nothin’ lasts forever and we both know hearts can change
And it’s hard to hold a candle in the cold November rain

我想起當初跟蒙得你安的老板結帳時候,他提到自己有一捲珍藏錄影帶,是槍與玫瑰的演唱會現場,非賣品。要是我那天有時間,再來這家店,可以放給我看,保證我不後悔。

不過在那之後,我沒有再去過蒙得你安。那家店很遠,而學校附近也有二手CD店,每次想買CD,就去學校附近逛,看到喜歡又便宜的才買,不會特地大老遠的跑到東區。最近偶然又聽到這首《November Rain》,自然我想起那張海盜版CD,還有,老板口中不會後悔的演唱會錄影帶。

我上YouTube找相關影片,才知道,原來鋼琴是主唱Axl Rose自己彈的。歌曲開始,演唱會現場燈光打在坐在鋼琴上的Axl Rose,他跟那張海盜版的封面照片一樣,一頭金色長髮,俊俏優雅的臉,開口唱出來的歌聲,卻是高吭狂野。中間的吉他獨奏,Slash中分的大捲髮完全蓋住臉,完全自我的風格,吉他聲嗚咽,人們的注意力自然集中在他撥弄絃線的手指,那是神奇的手指。

後來再看原始的音樂MV。Axl Rose戴眼鏡、頭上綁著紅色大頭巾,一樣坐在鋼琴前面。到了中間的部份,Slash帶著吉他走出小教堂,在除了小教堂外空無一物、天滄滄野茫茫的高地上狂飇電吉他⋯⋯

教堂、演唱會、婚禮、團員打屁的酒吧、驟雨、葬禮、十字架上的耶蘇受難像,這個MV跟歌曲一樣,壯闊華麗的敍事風格。

離第一次聽到這首歌,己經很多年了。現在的東區附近,忠孝東路上的金石堂轉角進去,走幾步路後抬頭望,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有個地方二樓的落地窗,窗戶裡面滿滿的都是CD。如果有的話,肯定在那一團亂的CD堆中,還有個帶點流氓味的文青老板,坐在小桌子後面,載著厚黑框眼鏡,長髮,臉有點大。

仍然燃燒搖滾的熱情。

如果還在的話,我想請老板拿出他一直珍藏的海盜版演唱會錄影帶,看一次那保證我不會後悔的現場。

“你以前自己說的哦!”我會這樣跟老板講。

老板一定很高興。畢竟,多年前的承諾我沒有忘記,畢竟,我在那家“蒙得你安”,買過海盜版的槍與玫瑰。

畢竟,那可是November Rain耶!

槍與玫瑰(Guns N' Roses,GNR)

————————
後記:

槍與玫瑰(Guns N’ Roses,GNR),搖滾眾神之一。在八0末九0初、那個搖滾盛世的末期,再度以電吉他和大鼓憾動整個世界。

跟其它的搖滾名團比起來,槍與玫瑰發行的專輯不多,但是張張精彩。不僅得到專家級搖滾樂評的肯定,更重要的是,在唱片市場上獲得巨大的成功。

1987年的首張專輯:毀滅欲(Appetite for Destruction),至今在美國銷售超過1500萬,在全球超過2800萬張,是美國樂壇首張專輯中最暢銷的。然後是1991年的專輯: 運用幻象 I & II (Use your illusion),一次出版雙張CD,而且一發行就直接空降美國Billboard排行榜的第一名跟第二名。

囂張、傳奇的佔據108周之久。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搖滾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