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大太陽奇遇記(3):第三天

吸血鬼老家

走在回家路上。

今天陽光特別毒辣,聽說是四十度高溫,這個溫度不會熱死人,但會讓人比死還難受,我顧不得自己是男生了,把背包里的雨傘拿出來遮陽。

突然聞到一股燒焦味,我前後左右搜了一下,走道上很乾淨,樟樹在艷陽下清爽挺直,那股燒焦味不知從何而來。

!!!

不對,此情此景,幾天前才遇到……兩次。

記得很清楚:那股燒焦味是路邊一具吸血鬼正在融化。

第一次在現場,我好心讓傘給吸血鬼撐到涼亭,結果它恐嚇要咬我,把傘霸佔走了。

第二次回到現場,我決定見死不救,也真的和它擦肩而過了,可是,人總是有好奇心的嘛!我回頭瞄了一眼。

那一眼,相當可怕。

前一分鐘還是活生生的吸血鬼,馬上變成液態金屬吸血鬼了,整只像是一團高溫熔化中的麻糬。

重點是:那麻糬還是暗黑色的,跟道路施工鋪的瀝青一樣。

人鬼殊途,我堅持見鬼不救,可是有個問題一直在我耳朵旁邊響個不停:那只鬼……,難道真的會化成一灘黑水?

嗯……,會嗎?

呃……,會嗎?

終於我忍不住撐著傘轉回身,小心謹慎地走向它,在距離一公尺的地方停下來,蹲在它旁邊。

俗話說:好奇心殺死一隻貓。

那團麻糬突然往前躍進,噴出一隻黑手往我這邊撲來,慌張中我松開傘,叭一聲,傘就被那黑手奪走啦!

撐著傘的黑手逐漸改變顏色,本來幾乎融化殆盡的一團麻糬,開始朝向人模人樣發展。

這時候生存的本能反能遠遠超過好奇心,頭也不回我奔離現場。

以上,就是我跟那只吸血鬼的兩次相遇。兩次的結果都一樣,快死的吸血鬼最後都不會死,而我那把黑色的傘不但會救了吸血鬼,最後還會被它搶走。

不管第一次還是第二次的相遇,相遇之後我都發誓不再走那條路,然後也不再買黑色的傘了。

我真的發誓沒有再走過這條路了,可是事實擺在眼前,今天,此時此刻,我又站在這條路上。

樟樹、燒焦味、毒辣的陽光,還有手上這把傘,我抬頭看了一下,是的沒錯,黑色的傘。

我卸下背包,打開拉鍊找了一陣,有了,一把藍色的傘,這把傘才是我跑到全家便利商店補買的傘。

照道理講,手上這把黑色的傘,已經被吸血鬼搶走了,還搶走了兩次。現在,我又回到這條路上,這把黑傘又回到我手裡。

正常來講,黑傘一定先放在我背包里,才會被我拿出來。我記得剛才拿出傘的那個動作,可是我實在想不起來在甚麼時候,我把那黑傘放進了我的背包里,正如同我到底怎麼走這條路的。

今天早上起來,媽媽提醒我要帶傘,我匆匆忙忙吃完早餐,本來還了帶傘,媽在門擋住了我:「都跟你講了,還是沒帶!」邊說邊把我房間那把藍色的傘交給我。

我將傘塞進背包里就出門了。

到了學校,上完課,到圖書館K書,偷看斜對面那個女孩,一個疑似女孩男友的高富帥把女孩接走,然後我也去吃飯了。

多麼正常的一天,我可以想起來每個細節。

嗯嗯,吃完飯之後……,吃完飯之後……

天呀!我竟然想不起來吃完飯之後我做了甚麼,明明今天早上到中午的事,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我看了一下手錶:13:13,嘖,真是一個不吉利的時間。這麼說,我是吃完飯散步,就走到了這裡。

頭腦還是很清楚的,這裡是汐止東湖的河濱道路,離圖書館很遠很遠,捷運是好超過五站的距離,騎摩托車至少也要半個小時,我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從圖書館出來之後,來到這裡散步吧!

超自然的現象,只能有超自然的解釋,我開始推敲,這是某種現代吸血鬼的詛咒。

或者是吸血鬼太無聊了想出來的遊戲,畢竟,它每次都躺在那裡,每次都死不了,如果沒有我的話,大概它也不會死吧,不然它幹嘛沒事拿自己生命開玩笑躺在那裡。

這隻吸血鬼找上我了。我第一天就不應該救它,還把傘讓它給搶走,第二天見死不救大概也是不行。

現在第三天了。

如果故事的發展,跟前兩天一樣的話,那麼我走到這條路的盡頭,吸血鬼應該就在左轉前方不遠處。

太陽還是很大,我的頭很痛。救也不是,不救也是。這吸血鬼怎麼偏偏找上我呢?

陽光雖然刺眼,但我的眼前一片昏暗。

咦!吸血鬼喜歡找我,我乾嘛那麼笨讓它找!昏暗間有個念頭閃過,我突然有個想法,很簡單的解決方案。

馬上轉身往回走。

「眼不見為淨,黑心吸血鬼,拜拜!」我在心裡面大聲吶喊。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