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囧》香港情懷總是詩




港冏-徐崢與包貝爾

2010年《人在囧途》,前三周票房破三千萬,創造小成本大回收的口碑,2012年《泰囧》,上映首周票房破三億,最終以12億成為史上華語電影首座,2015年《港囧》,上映才十天,輕鬆刺穿12億的曾經不可能,這一頁「囧」輝煌紀錄,不僅呼應徐崢所言「幸運的年代」,背後更折射出,當代電影人精準的商業眼光和操作能力。

《人在囧途》釋放積累多年的春運抑鬰症,《泰囧》幾乎延續基本戲路,只是把場景套到了旅途熱點泰國,三年後《港囧》,表面上再來一次,場景移到香港,不過看完電影,肚子笑痛了,腦細胞回歸,細細咀嚼喜劇包裏下的香港,我們清楚看出,徐崢想要訴說的是:往日情懷總是詩。

1987年《秋天的童話》、1990年《阿飛正傳》、1993年《新不了情》、1996年《甜蜜蜜》、1998年《玻璃之城》,電影序幕節奏飛快,透過早已失傳的油畫海報,匆匆一瞥,全塞到沒有結果的大學戀愛,仿佛看場電影,超時空超鏈接,快鏡頭走過香港黃金十年的愛情經典,在傳奇歌手陳百強《偏偏喜歡你》的歌聲中,徐崢不落俗套地,給我們一個最適合香港的開場白。

接下來很熟悉的《人在囧途》、《泰囧》模式,一場旅程,自始至終目的很明確,偏偏被各式搞怪逗趣所阻攔,除了頻頻插進王晶《古惑仔》拍戲現場、還有合乎香港地狭人稠的「現代土樓」外,發生的一切囧事,正如部分影評所尖銳批判,跳脫不了囧系列格局。

然而,誰說要跳脫格局?徐崢本沒打算拍更上一層的《泰囧》,演完《摩登時代》和《心花怒放》,親自執導第二部電影,還是想再拍個喜劇,他自己都說了:「國內好的喜劇在量上還不夠。」遇到十一長假,觀眾只想挑過時間,和朋友家人進電影院,放鬆被工作夾緊的大腦也好、降低對於幽默的嚴格要求也好,純粹看別人被一路惡搞,而《港囧》,絶對達到這個效果。

港冏-王晶

從純粹惡搞的角度,也許對於演員演技,我們才能放寛心胸。儘管徐崢仍然是那副倒霉樣,沒有突破,應該說沒必要放棄,儘管新面孔包貝爾表情不夠自然放鬆、的確過於用力,僅管趙薇列名三大主角但戲份不多,沒有辦法像《親愛的》般有所發揮,但這些,不至於減損最重要的喜劇效果。

即使趕上黃金假期,十天能夠破12億,除了囧系列搞笑水平不減,更關鍵的,是徐崢把陣地精準轉移到香港。

香港娛樂事業,走在整個時代的先端。幾十年來,其在音樂電影領域積累下來的資產,仍然透過各種媒介,繼續滲透到當代華語市場中。徐崢利用短短幾分鐘開場白,成功把幾十年風華,拍成《港囧》封面,因此12億票房中,有部分是去看囧系列舒坦心情、有部分是去聽粵語歌懷舊,更有部分如我一般,是去看囧系列、看香港、去看徐崢電影的。

電影裡搭配情節,播放十幾首粵語歌,這些歌曲, 據說徐崢團隊從好幾個G中海選,以我這個六年級末班生而言,有些歌聲現場一播放,馬上勾起滾燙燙的回憶,有些根本雖然從沒聽過,但還是覺得好聽、很有老粵語歌的風華,這算是徐崢團隊誠心誠意,獻給所有曾經被「香港」娛樂過的一份回味。

「可是,我們怎麼辦?」「我覺得,我們就應該像現在這樣。」「徐來,是時候和過去道別了。」

老香港從來沒有走遠,它還在那裡。些許懷舊、淡淡傷感,徐崢帶領12億觀眾,穿梭電影時光機,走趟香港。

港冏-往日情懷總是詩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大陸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