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巾(4)(完):沒有兇手的殺人案件




「原來……這就是你家。」酒店小姐一進門,緊緊抱住他。

儘管他明明知道老婆兒女都出國了,但是偷吃難免心虛,他張望四周神經兮兮的眼神,透露出他的緊張。

「緊張什麼,現在就只有我們倆。」酒店小姐依偎他懷裡撒嬌。

「說不定我老婆突然跑回來!上一次她本來說幾號幾號回來,結果提前幾天就看到她在家裡了。」他把她一整個抱起來,走進客廳再走進房間。

「如果真的這樣就更好玩了,大老婆小老婆都在,趙董你不是享齊人之福?」酒店小姐輕輕捏他一把。

他沒有答話。

那一瞬間,他想起十年起的自己,那時候的他還是個工廠工人,現在他能住像這樣的房子,能被酒店小姐稱之為趙董,原因只有一個:拜他老婆所賜。

酒店小姐小姐見他沈默不語,知道他心裡想著老婆,臉上閃過一絲不悅,但隨即轉化成笑臉,伸出手指撫摸他的胸膛。

她決定以最直接方式,打敗另外一個女人。

他感受到她身體溫暖,同時也享受她若有似無的輕撫,忍不住用力將她抱緊抱到床上,從她耳朵開始進攻。

他在外面偷情習慣了,這是第一次把女人帶進家裡,對他而言,有一種比打野味更新鮮的刺激感,對酒店小姐而言,在已婚男人的家裡上床,有一種完全征服的快感,不但是打敗眼前這個男人,更是打敗這個家裡的女主人。

他們在狂熱中達到高潮。

冥冥之中必有公平正義

結束之後,她看到梳妝台上有個盒子,包裝精美,好奇問道:「那是什麼東西?」

「我老婆從老家帶回來的,一直沒拆,我問過她,她說要送人的,先放著。」他還沒從剛才的刺激中回復,這段話說的有氣無力。

「拿來我看看吧!」她一聽到是他老婆的東西,打定主意要搶過來。

「我老婆交待過的,先不要動它。」他察覺到她的想法,隱約覺得不太好。

「那我來幫你老婆檢查一下,看看這東西好不好!」她纏到他身上,伸手撫摸他的臉龐。

她知道,這個男人很老實,她知道這個男人要什麼,她可以完全滿足他,所以反過來,這個男人也要有點回應。

趙少海起身,顫抖著走到梳妝鏡,把那個盒子拿到床邊。

她接過那個盒子,滿足地打開,發現裡面是一條圍巾,顏色是很鮮艷的紅色。趙少海看著那紅色,鮮艷到不像一般的色料,簡直是浸泡過血一樣,有點可怕的鮮紅色。

「是真的!是那條圍巾殺了她!」他後來在法庭上說到這裡,臉上驚恐的表情讓人無法懷疑。「她把那條圍巾圍在脖子上,走到梳妝台照鏡子,沒想到那條圍巾忽然絞起來,狠狠勒住她的脖子,她想跟我求救,但根本發不出聲音。我見狀撲向前,可是無論我再怎麼用力,也無法把圍巾松開。

「我只能眼睜睜看著她倒下去,臉色發青腫脹,耳朵和鼻子流出血來,眼球明顯突出。慌亂之中我拿起剪刀,想直接把勒緊的圍巾連皮膚剪開,可是她雙手一直亂動,我沒辦法好好對準,等到我用腳壓住她的雙手,準備剪下去的時候,她已經不再掙扎,於是我探她口鼻,她死了……

根據測謊結果,他沒有說謊,可是沒人相信圍巾會自動把人勒死。依照案情關係人研判,唯一有殺人動機的是他老婆,可是他老婆回A國去了,有最佳的不在場證據。檢警想傳喚他老婆,可是他老婆一直留在A國,沒有回來,他案發後打過電話給老婆,想問那條圍巾的事,但老婆沒有接電話,後來是電話再也打不通。

他以過失殺人罪被起訴,但是實在找不到殺人的直接證據,案子拖了一年,到最後無罪釋放。案發之後他精神狀態不太好,再加上原本管理行政的老婆不在,工廠的營運一落千丈,到最後只得關掉。

他的房子車子和財產都還有,經濟狀況還可以,他也無心再開一次工廠東山再起,改行計程車司機,只求每天安穩度日。

他在A國的老婆兒女,沒有再回來過。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