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壼(1):因果




廈門大學看海

西方宗教大多是一神信仰,就是這個世界上帝存在,而且上帝只能有一個!

很難想像“只有”兩個阿拉同時存在的宗教,有的話,兩個阿拉打起來怎麼辦?就算阿拉不打起來,常常為宗教而戰的人類,也很容易為了各自的阿拉打起來!

為了避免兩個阿拉的困境,西方宗教大多是一神信仰:只有一個上帝存在。這樣的宗教,通常會把上帝當作是一切的根本、最終的解釋。例如說:你家小狗今天在路邊撒泡尿,是神的旨意,明天你家小狗在路邊咬人一口,也是神說了算。

很奇怪吧!如果繼續討論下去,就必須面對諸如自由意志呀、惡呀這一類的學術渣,麻煩到腦袋抽筋!

所以我比較喜歡東方宗教。

也就是佛教。

還記得,大學時中國哲學史的課堂上有一句話,怪里怪氣的教授說了一句怪話:“佛教是無神論者!”

哲學系畢業之後,很多東西我都還給怪里怪氣的教授了,現在盤點下來,大概只有這句話我還留著。

一直以來我搞不懂:明明釋迦摩尼、觀世音每天在身邊出没,為啥那個怪里怪氣的教授會說佛教無神?

現在,就在我打算說這個故事之前,假裝還是哲學系學生的我,仔細分析比較了西方基督教和東方佛教,突然我眼前一道閃光,有重大發現!

基督教信仰一個絶對的神,宇宙間所有的一切皆是神所賜。

佛教沒有絶對的神,更釋迦摩尼佛地說,每個人都不是神,可是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神。只要潛心修研佛法,悟得正道,人人都能夠成為佛教神。

釋迦摩尼、觀世音,在還沒有得道成佛之前,說他們是凡夫俗子,沒有人反對吧!

不同神學觀,帶來不同的因果觀。

基督教裡上帝是唯一神,所有一切都是上帝創造上帝決定,總之就是上帝說了算,衍伸到極端就是宿命論,很灰暗很悲劇色彩的。

佛教不一樣了!在佛教世界裡,每個人都有向上發展的潛力,萬宗萬法互為因果,所以因果關係變得瑰麗多彩。每個人被因果緊緊咬住,然而在此同時,每個人又有自行衍生因果的力量。

要我說的話,佛教信仰的唯一神就是因果。因果這兩個字,是佛教最吸引我的地方。

基督教徒不敢做壞事,是怕違背上帝旨意,死後下地獄,佛教徒不敢做壞事,是怕因緣果報,就算死後僥倖剛好地獄額滿了進不去,也會在下一次投胎轉世時,報應。

但,下輩子太遠啦,大壞蛋難保心存僥倖,想說下輩子投胎受苦關我屁事,於是壞事儘管照做,大鳴大放!

這時候佛法精深微妙的地方就來啦: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除非你練就彌勒佛笑口常開的無敵境界,不然,誰沒有倒霉的時候?人生漫長,總有眼淚都快要掉下來的那一刻吧。

到了那個時候,夜深人靜,一個人回首前塵往事,不意外地發現:

自己當過壞蛋!!!

很多精彩的佛教故事,講了很久很久,其實要講的就兩個字:因果。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