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壼(2):精神科




蘇州大學兒童醫院

醫院大廳全都是等待看病的人。

候診很無聊!有人捧著書看,有人刷刷刷手機,有人乾脆什麼也不做,只是坐在椅子上發呆。

大門打開,一個男人走進來,一臉的憔悴,但掩飾不住身為藝術家的風采。那是一股長期以來不受外界干擾、只專注在自己內心世界所培養出來的氣場。這樣的人走到哪裡,都會吸引人多看一眼。

很快有人發現他是最近爆紅的畫家。他畫畫的技法並不特別,之所以爆紅,在於他是畫在木製小酒壼上,只有拿放大鏡觀看,才能看出裡面有個江南園林、或者是一池錦鯉。

候診室裡一陣騷動,有朋友家人陪同的紛紛低語。他沒有理會,應該說他已經習以為常。

他只是沉默坐在角落。

一個護士從診療室走出來,將他請到裡面去。

門關上之後,門外的候診室又是一陣低語,有人對於他的插隊表示不滿,大部份的人,是對於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感到好奇。

這裡是醫院最特殊的部門:精神科。十個來這裡看病的人,有九個精神不正常,剩下的一個是精神不協調。

身體的病痛可以打針吃藥,可是精神上的病痛,基本上靠打針吃藥治不好。例如那位首先發現他是爆紅畫家的小女孩,每天都睡不好,每個星期來這裡拿點安眠藥回去。沒有治好睡眠障礙,只是靠化學藥物讓自己能強制睡一下。

他應該不是為了妄想症、強迫症這一類病症來這裡,從他一臉惟悴來看,難道也是睡眠障礙?聽說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點心理毛病,藝術家天生敏感,通常精神狀態異於常人,到底他是得了什麼精神病,眾人的議論持續一段時間之後,有個臉皮比較厚的歐巴桑抓住走出來的護士問,結果當然只是被委婉的回絶。

過了很久之後,在眾人殷切期盼之下,終於他走來了。每個人都熱切地望向他的臉,想從他的表情察探出一點消息。只見他臉色跟進去的時候一樣憔悴,現在還很明顯多了幾分焦慮。那個失眠的小女孩很開心,一個箭步上前,表明很喜歡他的創作,希望能幫她簽個名。

他假裝沒有聽到,一手將少女推開,直接走出醫院。留下那女孩滿臉的驚愕。自然,又有一番新的議論,主要是集中在他驕傲的態度上。

本來看個精神科也不是什麼大事,但是他作為知名人物,擺高姿態總是會引起別人反感。那位被一手推開的少女氣憤不過,後來電話打給新聞媒體,記者對於這個線索頗感興趣,追查了幾天,沒有挖出內幕,雖然“知名畫家看精神科”這題材不錯,但是沒有實際聳動的素材,沒辦法成為一條新聞。

私底下記者同行交換過意見,都覺得他剛辦完一場成功的畫展,在畫展上活潑健談,一個在商業上取得成功的痞子藝術家,該有的樣子他都有了,跟女藝人也在鬧緋聞中,怎麼看也不像需要看精神科的人,於是那位少女的爆料不了了之。

記者們沒有猜想到,其實他會去看精神科,就是跟剛辦完的畫展有關。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