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壼(4):同學會




100海鮮熱炒

高雄愛河邊,清爽熱情的海鮮快炒店。

「來來來,敬我們偉大的小叮噹畫家!」

「國中時候看家豪每天上課畫小叮噹,我知道這小子有前途!」

「有一次趁家豪上廁所,我拿出他抽屜里的計算紙來看,一整本每一頁都是小叮噹,當下真佩服。」

「我怎麼記得你是當下撕下幾張到處傳閱呀!」

「家豪,現在還畫小叮噹嗎?」

「開甚麼玩笑,如果家豪現在還畫小叮噹,那一定畫在小葫蘆上。」

「不想再畫在計算紙上懷念一下嗎?哈哈!」

他很開心,爽快地高高舉起一罐台啤,咕嚕咕嚕,一口氣暢飲到底。

同學你一言我一語,說出連他自己都快忘了的青春年少,那是一個甚麼都不是的年代呀!每天畫小叮噹的國中生,後來成為一個海歸畫家,很適合拍成電影或是出傳記的嘛,哈哈!他很高興自己生長在熱情的南台灣,在巴黎求學過,現在生活在台北,可是如果要他選一個每天畫畫的地方,他會選高雄。

昨天剛在台北開完個展,本來今天經紀人幫他排滿了行程。早上:到故宮出席一項展覽活動,中午:到圓山飯店參加文化局的餐會,下午:到台北市立美術館演講,晚上:到中廣之音接受採訪。

今天一大早,家豪打電話給經紀人,請經紀人幫他取消晚上的行程,他想要在中午之前,趕快搭高鐵回高雄。

「不會吧!我都幫你安排好了。」經紀人在電話中嚇了一跳。

「對不起,我家裡突然有事。」他很抱歉,但是很堅持。

說起來,他會參加這個同學會還真的是突然。儘管他現在小有名氣,他的臉書上沒有粉絲,當初註冊並沒有使用真名,他是用了Vincet這個荷蘭畫家的英文名字註冊。

昨天晚上,突然有個人申請加他為臉書好友。他看那個人的名稱:pan-junjie,完全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不過那個人在邀請信息里寫了:「立德國中」。

一個人可能忘了國中國中同學的名字,但是至少,自己國中國小的學校名字不會忘了吧!看到這四個字,他馬上加他為好友。

閒聊幾句之後,這個潘俊傑跟他說明天舉辦同學會,有些同學沒辦法透過畢業紀念冊連絡到,所以碰運氣在臉書上以國中校名搜索好友。

十年了。當初離開高雄之後,到台北當汽修工人、到歐洲留學、在歐洲奮鬥、好 不容易闖出一點名堂回到台灣,參加國中同學會,剛好是個喘息一下的機會。

不顧經紀人的反對,他自己買好高鐵票。以前,他總是要省錢坐夜班大巴回高雄,直接在車上渡過漫漫長夜,現在有了高鐵,台北到高雄只要不太有感覺的一個半小時,他想親自體驗一下。

他沒有特地張揚自己現在的成就,在到達這家快炒店的時候,他是純粹見見老同學享受海鮮的心情。沒想到一進來,小叮噹、小叮噹、小叮噹、……,每個人見到他都在喊,最後他決定站起身來,跟所有人致敬,一罐台啤乾了這個小叮噹。

他一直認為自己不適合同學會這種場合。一來,他在班上很不活躍,只有一兩個死黨,沒跟死黨在一起的時候,他就是沈浸在畫畫中,畫畫成了他的保護色。二來,他畢業後基本上除了死黨不再跟同學連絡,連死黨也在他到歐洲之後斷了連繫。

這次辦畫展實在太累了,他想要借著來參加這個同學會,輕鬆一下。

「快吃完了,趕快再點吧,看要吃甚麼?難得大家聚在一起!」主辦人潘俊傑帶頭招呼,走過

關於他的話題大伙嚷嚷了一陣,話題開始移轉,每個人找尋自己有興趣的同學,三三兩兩湊成一團,各聊各的。

跟國中時候很像嘛!他想。

如果現在給他一本空白計算紙一隻鉛筆,他會考慮低下頭繼續小叮噹,呵呵。

畢竟這是紀念自己國中時代最好的方式!

他巡視店裡各個角落,想在這群陌生了十年的熟悉面孔里,找個曾經最熟悉的同學。

他的死黨,國中畢業跟他要一本小叮噹畫冊作紀念。兩個人就是有緣,後來還一起念高職汽修班,高職念完,再一起到台北合租房子打拼的那個死黨:阿明。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