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畫壼(7):蓮池潭的黑輪伯

高雄黑輸伯

「請問吳曉明在嗎?」

「找他有甚麼事?」

「我是他以前的同學,想找他聊聊。」

「請問你叫甚麼名字?」

「張家豪,是曉明立德國中的同學,也是高職雄工的同學。」

家豪撥打泛黃畢業紀念冊上的號碼,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很低沈,感覺警戒心很重。

最後阿明爸爸給的答案是阿明不在家,後來家豪又打了幾次,通通是阿明爸爸接的,答案千篇一律:阿明不在。留個言,不方便,留個手機,不方便,提供阿明的手機,也是不方便。

很奇怪的軟釘子。不過,打這麼多次,阿明爸爸沒有一次生氣,只是很委婉很客氣的把門緊緊關起來,就是絕口不談此人此事的感覺。

家豪想起同學會時候他提起阿明,海產店裡本來人手一杯台灣啤酒很熱絡,瞬間凍結起來的詭異場景。

沒有人生氣,沒有人錯愕,只是,也沒有人開口說一句。

家豪眉頭一皺,發現案情並不單純。

他想到的唯一方法,是到阿明家附近走走,如果阿明在家並且剛好出來遛達,說不定能碰巧遇到阿明,或者在那裡遇到老同學老隣居,應該也可以問到一些「對案情有幫助的線索。」

阿明家很好記,北高雄著名景點蓮池潭的關武廟,旁邊小巷子進去走幾步有一家賣雜貨店就是了。

國中時候,星期六下午他常常騎腳踏車來找阿明,兩個人在蓮池潭一起釣魚。那時候漫畫《天才小釣手》很熱門,他們兩個各自拿著爸爸的拋線型釣桿,模仿天才小釣手的姿勢,有時候是360度大旋轉邁力把錘桿拋出去,有時候是繞半圈背對著池潭把錘桿一整個旱地拔蔥往後拋,比賽誰拋得遠,輸的人請吃孔子廟前的黑輪片加蘿蔔湯。

十年了,蓮池潭還在,半屏山還在,下午三四點,家豪走在跟以前比起來漂亮多了的潭邊步道。這幾年高雄市政府大力推廣城市美容,蓮池潭當然是五星級的重點區域,環潭路拓寛很多,潭邊步道和自行車道林蔭參天,綠化很成功,碼頭石造型的矮胖路燈一整排,步道有多長,矮胖路燈就多長。

走著走著,從關武廟走到孔廟前。家豪突然停下腳步,目光停留在前方不遠處的一輛推車小攤販。

一樣的彈珠台、一樣的折疊桌、一樣的黑輪片蘿蔔湯,家豪一眼看到開心的不得了,那不就是十年前他跟阿明釣完魚必吃的黑輪攤嗎?

要跟十年後的阿明來個不期而遇,最佳埋伏地點就這裡了!

家豪坐上推車右側的椅子,挑了兩片黑輪、一隻米血、一盤大腸、一碗蘿蔔湯。

不管今天能不能遇到阿明,先吃一頓再說吧!這些小吃,可是在法國巴黎吃不到,就連在台灣的台北,也很少能吃到這樣道地美味的家鄉小吃。

「你……,是那個畫壼的畫家?」黑輪伯輕聲問。

「是的,我是個畫家。」家豪看著黑輪伯,身體很硬朗的老人家,感覺黑輪伯在這邊已經賣黑輪賣了十年以上了,記得十年前國中來吃的時候,也是這位先生。

「你是這裡人吧!小時候常常來我這裡吃黑輪。」黑輪伯開心的問,南台灣就是熱情直爽呀。

「是呀,小時候跟另外一個國中死黨,常常來這裡釣魚吃黑輪。」家豪很驚訝黑輪伯記性這麼好,那一盤大腸吃起來感覺更有味道了。

「我在這邊做十幾年了,都是一些老顧客,有一些還是從小吃到大的,我一看大概能認得出來。上次在電視看到你回台灣的報導,我就感覺是我以前的老客人,而且之前來吃的時候年紀還小。」

那這個黑輪伯,不就是幫忙尋找阿明的最佳人選!家豪突然想到,阿明家就住在這附近,小時候還常常這邊吃。

「阿伯,你還記得我小時候都是跟另外一個朋友一起來吃嗎?」家豪假裝不經意的說。

「你是說吳曉明吧!唉,你們這些孩子,我在這邊賣黑輪,你們常常來這邊吃,雖然嘴巴上只顧著吃不聊,但是久了也稍微有點感情,我就像看你們長大一樣。只是誰也料不到,長大之後,你們倆的發展差這麼多!」黑輪伯嘆氣皺眉,看起來瞬間老了許多。

「咦?怎麼說?」答案快揭曉了家豪心裡想。

「你這些年都沒和他連絡吧!他還常常來我這邊吃東西,說不定等下就來了,待會你看到他就知道了。」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