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壼(8):瞎了




高雄蓮池潭

因為黑輪伯一句話:「說不定等下就來」,家豪決定在這個攤子慢慢的等,等到阿明現身。

到底是有多神秘呀!家豪心裡嘀咕,多年不見了也不連絡,同學會也不來,讓好朋友在這個老黑輪攤痴痴的等,待會等到阿明來的時候,在黑輪伯的見證之下,一定要狠狠敲阿明一筆,要他請吃大腸包小腸。

打定主意後,家豪也就只點了兩片黑輪外加一碗蘿蔔湯,總共五十塊,他打算靠這一點點食糧,一口一口慢慢吃,靜靜等待阿明。

四點半了,一個小時過去。在這段時間,很多來蓮池潭釣魚的人來這個黑輪攤休息,跟黑輪伯聊聊今天的漁獲,人來了又去、來了又去,就是沒有阿明的身影。

五點半了,又一個小時去。在這段期間,很多剛放學的高中生來這個黑輪攤聊天打屁,青春無敵的人就是很吵,明明對話的內容一點養分也沒有,也可以笑的跟被火車撞到一樣。

小時候的家豪跟阿明來吃黑輪片,吃再多次也不會跟老老的黑輪伯聊天,這群高中生也是一樣,光他們自己沒養分的對話都聊不完了,當然沒有時間跟黑輪伯聊天。

黑輪伯招呼好那群高中生點的東西之後,坐在家豪這一桌來:「今天不知怎麼搞的,阿明沒來!」

「喔,沒關係啦,」看到黑輪伯臉上滿滿的愧疚,再加上自己只點了一小碟卻坐這麼久,家豪也沒有甚麼好責怪的:「也許今天他剛好有事。」

「哈哈哈,阿明才沒有甚麼事,每天閒得很。」黑輪笑得很爽朗。

家豪正想要問趁機問下去,隔壁桌的高中生喊著結帳,黑輪伯回去忙他的生意了。

天色就在高中生的喧囂聲中開始暗下來,夕陽倒映在蓮池潭,家豪看著夕陽,突然想起十幾年前無數個星期六下午,他跟阿明兩個一人一隻甩竿,豪情萬壯學漫畫天才小釣手奮力把漁線拋出去,常常魚沒掉到半條,然後跑來黑輪伯這裡,一人片黑輪,相互吹噓誰拋得最有「天才小釣手」的架勢跟實力。

無敵的青春呀!

六點半了,天色完全暗下來,孔子廟前的路燈還沒亮,到這個時候都沒甚麼客人了,家豪看黑輪伯一直擦這個擦那個的,知道該收攤了,只是不好意思跟家豪說,所以就把碗擦了一次又一次。

「阿明這個人,真的好難見,我還以為今天會遇到呢!」家豪站起身,笑笑。

「唉呀,歹勢,他幾乎每天都來這邊坐一下的,沒想到今天沒來。」黑輪伯嘴巴上抱歉,手上已經開始收拾東西了。

「沒關係,老闆你也是陪我一起等嘛!我幫你收拾一下!」家豪邊說邊動手收自己桌上的餐盤。

臨走之前,黑倫伯小聲對家豪講:「其實,剛才我有看到阿明,在對面路邊走過,我覺得他是看到你才不走來我這。」

「咦!他認得我出來?」家豪有點驚訝。

「應該是吧,我不確定,當我看到他的時候,當下就疑惑怎麼不走這邊,第一直覺我就想說是看到你的緣故,後來有客戶叫我,我忙起來,忘了跟你講了。」黑輪伯吞吞吐吐,最後終於說出口。

「他這麼不想見我嗎?他是發生了甚麼事?」家豪還是有點驚訝。

「阿明一直載著黑鏡,平常只在這附近走動,帶根拐杖,大家都說他……瞎了。」黑輪伯輕輕地說。

「他瞎了!」家豪幾乎是叫了出來。

「嗯,你也知道,左營蓮池潭這裡每年都會舉辦萬年祭,有一年,阿明在廣場上被一個瞎眼老頭纏住,那老頭抱著他吐舌頭在他臉上一直舔,從那一次之後,他就一直戴副墨鏡出門了。」黑輪伯嘆了一口氣。

原來,同學會上大家避而不談,電話裡阿明父親直言拒絕,就是因為這一件事嗎?家豪恍然大悟。

那一天,家豪帶著黑輪伯送的,沒賣完的大腸包小腸回家,爸爸媽媽很開心,想說家豪這小子國外那麼多年,沒忘記家鄉的好味道,還知道要買回來孝敬父母。

隔天,家豪下午又跑去黑輪伯那裡,黑輪伯也很有默契,知道他是來等阿明的,弄好家豪點的東西就忙著招呼其它客戶,有空的時候就跟家豪聊聊,跟家豪討教一些畫畫的常識、聽聽家豪在法國的見聞。

兩個人不談阿明,但彼此心裡都在等著阿明過來吃個黑輪。

到了下午收攤,阿明還是沒來。

第三天,家豪再到黑輪伯那裡,還是沒遇到阿明。

那天回去的路上,家豪心裡已經打算放棄了,回到家一打開門,媽媽就說有人寄信來,家豪拿信封一看,是阿明寄來的信。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