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畫壼(9)(完):刺青

零-刺青之聲

「家豪:

知道你一直在找我,所以我現在不到蓮池潭黑輪伯那附近。不知道你找我甚麼事,但我只有一句話想說:曾經傷害過別人,可能一開始你不會放這件事情在心上,過了很久很久,當你已經當這件事情沒發生過的時候,你被傷害了,然後你就會想起來,自己也曾經傷害過誰。

阿明」

看完阿明寫給他的信,家豪一整個早上都待在房間,不出門,沈默。那個曾經和自己一起修汽車、一起吃火雞肉飯、一起打撞球、一起上酒家的阿明,那個曾經一起年少狂妄、將世界踩在腳下的阿明,現在竟然會寫出這樣的滿紙蒼桑。

黑輪伯說:阿明一隻眼睛瞎了,是萬年祭時候被一個老人舔瞎的,黑輪伯活靈活現所描述那個老人的模樣,家豪一直覺得好像哪裡見面,現在讀到阿明的信,他終於有點知道,到底是一個甚麼樣的故事。

展豪剛回台灣在展覽會被咬的傷口一直沒有好,後來那傷口結成一張直徑三公分的小叮噹的臉,那傷疤與其說是傷疤,倒不如說是刺青。後來展豪也習慣了,一般他都會盡量穿長袖衣服,真的無法避免的時候,才會將手腕露出來,有熟人問了,展豪回說是刺青,因為自己從小喜歡畫小叮噹嘛,可以說是畫家生涯的第一個代表作就是小叮噹,把小叮噹刺在自己身上,也是很理所當然的。

只是,展豪很清楚,曾經有一個女生,也在自己手腕上刻了一個小叮噹刺青。那個女孩子,就是當他和阿明剛畢業後在汽車廠工作,一起到酒店認識的小姐。那小姐一看到展豪房間里從小到大所畫的各式各樣的小叮噹,完全被展豪大男孩的幼稚和夢幻的藝術氣息所吸引,後來小姐倒追展豪,他們在一起了,小姐在自己手腕上刺了一個小叮噹的刺青。

當時,小姐是在展豪所畫的無數個小叮噹裡面,選了好久選了一個自己最喜歡的表情,偷偷跑去刺青,然後回來給展豪一個驚喜的。展豪還記得那時候小姐是這麼說的:「這下子,你永遠都會喜歡我了,永遠都不會忘記我了,因為我手上有你最喜歡的小叮噹!」

小姐那時候臉上幸福的光彩,那麼燦爛。後來展豪和小姐分開,到法國念書,到現在成功以一個海外畫家的身份回來,他早就淡忘了這件事。

直到自己在展覽會上被突然間冒出來的女人咬了一口,那傷口結疤成小叮噹的刺青,他才突然間想到,曾經有這麼一個女人為他痴狂。

展豪以為只要穿上長袖衣服,沒有人看到,他不用跟世界解釋自己的過去。沒想到有一天,他在路上遇到一個老人,那個老人一直跟著他,展豪很疑惑,終於問那老人有甚麼事,老人竟然說想看看他的刺青。

「那有甚麼刺青……」展豪雖然這麼說,語氣卻很軟弱。

「就在你手腕上呀」老人說,笑笑。

「沒有。」展豪決定不用理會這個無聊的老人。

「沒有?沒有就算了,我曾經在一個小姐手腕看過一個小叮噹的刺青,我還以為,你手上也會有。」老人一個字一個字說的很慢,眼神銳利而堅定地看著展豪。

展豪感覺那雙眼正在刺穿他,刺穿他所有的過去,他受不了那種壓迫感,落荒而逃。

後來展豪決定要去參加同學會,就是因為他想找阿明,阿明是唯一知道他跟小姐之間所有事情的人,阿明一定也知道,後來小姐到底怎麼了。

一整個早上,展豪將阿明的信一讀再讀,邊讀邊回想以前的事。他覺得還是要跟阿明見上一面,有些事情當面講是最恰當的。阿明信裡面寫的是感慨,這些是來自於所發生的事,展豪不瞭解,到底發生了甚麼事。

他拿出手機,將自己手腕上的傷疤拍了下來,將那個老人和他之間的對話,寫在那封信的背面。晚上時候,展豪直接拿到阿明家的信箱放。

隔天,蓮池潭關帝廟旁邊的小涼亭,展豪和阿明終於碰面了。

「你想看看我的傷疤嗎?」展豪問,他準備將長袖翻開。

「不用了,我不想看,看了也沒有意義。」阿明緩緩的說道,他戴著墨鏡。

展豪注視阿明冷淡的臉,愣了一會,問道:「後來那些年,麗娟是怎麼過的?」

「現在問這個,會不會太晚?」

「我……你們都不知道,我到了法國不久之後,錢都用完了,很辛苦每天下課後打黑工賺錢,自己生活都很困難了,根本沒辦法再和台灣連絡了。」

「所以你對麗娟不聞不問?她可是把幾年在酒店辛苦存下來的積蓄,全都給了你!」

「我知道,可是我實在無能為力,很抱歉。」

「很抱歉?我問你,回台灣的時候,找過麗娟嗎?」

「……」

「如果你有找到麗娟,你會發現她手腕上的刺青沒有了。」

「沒有了?」

「麗娟把刺青割掉了,自己用刀割的。」

這句話說的展豪耳朵嗡嗡嗡地響,有那麼一瞬間,展豪完全聽不到其他聲音。

「自己……自己用刀割的……」

「你離開之後,麗娟情緒很不穩定,她休息了一陣子,後來回到酒店上班,但整個人變了個樣。後來,你完全不再和她連絡之後,她在一次酒醉精神崩潰後割腕自殺。」

「……」展豪眼睛睜得很大。

「當我趕到她住的地方,她已經昏倒在地上,地上一攤好大的血,而她的手腕……她的手腕……,唉……,那麼大一塊刺青,竟然可以將它全部割下來。」阿明講著講著,瞎掉的那隻眼睛邊流下眼淚。

「阿明……」展豪伸出雙手要安慰阿明。

阿明用力把展豪的手推開:「早知道當初、早知道當初,就不會把麗娟讓給你。」

那時候,蓮池潭西邊山上的天空灰濛濛的,沒有風也沒有浪,湖水一高一低的起伏。很久很久以前,展豪和阿明國中時候最喜歡像這樣天氣的蓮池潭,拋竿釣魚最有氣氛,而且不熱。

現在,他們又回到這個熟悉的地方,帶著糾葛不清的愛恨情仇。

附近孔子廟門前的黑輪伯,今天照常出來擺攤。他遠遠就有看到展豪和阿明他們倆,非常開心,想說一定要請這兩個從國中他看到大的小孩免費吃黑輪吃到撐。

天快黑了,黑輪伯一直在等著。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