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師(1):小薇




高級美容師技能證書

這世界上的怪事,分三個等級,第一等怪事,壓根兒沒實體,純粹是人們大腦過度開發後的幻想,例如西方吸血鬼、日本鬼太郎這一類的東西,第二等怪事,真真實實存在,但它們的存在,純粹證明是上帝的玩笑開大了,像是連體嬰、三腳獸這一類的事物,第三等怪事,乍看之下很畸型,但是仔細想想,卻又覺得有脈絡可尋,是人性需求在組織權力架構下的產物,像是西方黑奴、東方裏小腳這一類的「文化現象」。

有錢能使鬼推磨,更何況是人!這個社會,笑貧不笑娼,有錢人想要滿足自己的慾望,有些人為了賺錢,就會出來滿足有錢人的需求,因此形成很多荒唐的怪事。

她做這一行,三年了。打從入行一開始,她為了讓自己下定決心,在心底暗中發誓,立下一條規矩:只服務女客戶,在任何情況任何誘惑下,都不服務男客人。每一個人不管是在從事甚麼樣的工作,都可以有自己的堅持,即使像她那樣,是個女按摩師,也可以有不容踐踏的堅持。

她的卑微,來自於她必須靠按摩別人賺錢,是純粹身體勞動的體力活,但是她有自己底線,堅持不破,她的尊嚴建立在不服務男客人這一點上,這個尊嚴旁人看來沒甚麼,卻是她私藏的寶貝,像個天平一樣,將她的卑微平衡起來,讓她有力量繼續走下去。

表面上,她有一份正當職業。老家父母只知道她在做小生意,別人問她,她的官方回答是在做淘寶網店。和她不熟的人,想像不到她是個女按摩師,更絕對想像不到的是,她做的是這一行最高端的一塊:專門服務豪門媳婦。

嫁入豪門是不少女孩子的夢想,特別是社會上打滾過,瞭解賺錢不容易之後,對於金錢的渴望合理化一切行為。豪門深似海,風光的媳婦雖然有揮霍不完的金錢,但是富豪老公花心是必然的,夜夜獨守空閨的女人不在少數,這些女性族群的慾望總得有個出口,她們是絕對不能像花心老公一樣尋找異性,所以,像小薇這樣的高端女按摩師有了存在的空間和價值。

服務這些豪門媳婦的報酬不用說了,特別好賺,但是在好賺的背後,要求是最高的服務品質。女按摩師的儀容體態只是入門的門檻,更重要的是技巧,要能滿足這些變態女人各式各樣的要求,而且在每一次的服務過程中,要能達到出乎預料的效果。在這一行,做得好,馬上成為小富豪,做得不好,馬上被市場淘汰。

小薇是個聰明女孩子,入行不久,就抓到服務這些女客人的竅門。在賺到了足夠的錢之後,她逐漸擺高自己的姿態。這姿態不是說在服務的時候對客人冷漠,小薇很有職業道德,很清楚自己是靠甚麼賺錢。小薇的高姿態表現在接單上,她出於一種奇怪的包裝心理,只接受熟人熟客的介紹,而且,她在淘寶上開了一家網店,想要下單給她預約的人,不管是媒婆還是顧客自己,都必須透過支付寶在淘寶上買賣的方式進行。

小薇把這個網店當作是自己事業。有了這家店,她可以不避諱地跟老家父母說自己在做生意,有了這家店,她跟朋友宣稱自己真的有在做淘寶,還做到好幾頂皇冠的等級。小薇最喜歡看殺手題材電影,於是把自己網店包裝成殺手的冷酷風格,黑與白是基調,她認為自己不屬於任何組織,大城市裡的獨行俠,很有殺手的味道。

那一天,一個下單過好幾次的媒婆在阿里旺旺上敲她,用她們這一行特有的術語問「最近有貨嗎?」小薇正在《小肥羊》餐廳用餐,放下火鍋里的猴腦,迅速回了一句:「下星期一有貨。」表示她下星期一有空可以接客。等了一陣沒有回應,小薇把燙好的猴腦撈起來,當!手機有新訊息:「有個新客人想進貨,價格可以出到你網店的三倍,只是,這位新客人有點古怪。」小薇皺眉,第一個想到的是自己唯一的規矩:「我的貨不賣給男人。」對方發了三個可愛的小肥羊笑臉:「合作這麼久了,我還不知道你的規矩,保證客人是女的,只是這個女的要求比較奇特一點。」

小薇一口將猴腦吞下,笑了笑,這一行混這麼久,甚麼奇特的要求沒見識過。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