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請和尚吃飯

台北車站

台北車站兩樓,微風美食廣場。

阿樹早上從高雄坐高鐵到台北,十一點了,準備在這裡吃個午餐,再趕往總公司述職順便參加尾牙。

他是公司派駐在蘇州子公司的台幹,昨天剛從大陸回來。公司的制度是在蘇州星期六也要上班,每兩個月有一個星期的返台假,當作是星期六也要上班的調休,公司會幫忙買機票,不過返台假的時候,要挑一天到台北總公司述職。返台跟述職的交通費可報銷,所以像阿樹這樣從家裡坐高鐵到台北,雖然票價很貴,但阿樹一點也不心疼。

每兩個月,阿樹返台,每兩個月,阿樹台北述職,每兩個月,阿樹坐高鐵到台北車站,每兩個月,阿樹在車站二樓午餐。

星期一的車站,人不多。咖哩皇宮裡面一長排都是賣咖哩的:印度咖哩、大馬咖哩、豬排咖哩,每個攤位圖片看起來都差不多。阿樹最後停在一家豬排咖哩前面,這家店的店員小妹招呼最熱情、最大聲、很有朝氣。在每家店都差不多的情況下,細微的差異就會影響到消費者的選擇。阿樹點了一個咖哩豬排飯,坐在邊邊角落。他把手機放在餐盤旁邊,邊看手機新聞邊吃咖哩。

吃到一半,有人在對面坐下。阿樹頭抬起來,只見來人頭光光的,慈眉善目,眼神和悅,披一件黃色的法服,一身標準和尚打扮。喔!是個和尚。阿樹打量了對面這位仁兄一眼,繼續看新聞,繼續吃他的咖哩飯。

當初拿餐點的時候,店家小姐有提醒,先吃咖哩,再吃豬排,因為豬排的湯汁比較咸一點,如果咖哩跟豬排一起吃,會受不了,太咸了。阿樹吃了一點咖哩混飯之後,舀一點豬排的湯汁到飯裡面,一吃,果然非常咸!

「朋友!外地來的嗎?」對面的和尚開口,笑容和悅。

阿樹抬頭,看了看和尚的臉,確定和尚在跟自己說話:「嗯!」他簡單回應。

「豬排很醎吧!」和尚問道。

阿樹看了一下和尚的餐盤,原來和尚跟自己一樣,點的是豬排咖哩:「是呀!很咸,店員小姐說的對。」邊說,阿樹邊把一大塊豬排送進嘴裡。

「朋友!來台北玩?」和尚依然和顏悅色。

阿樹有點不耐煩地瞄了和尚一眼:「回台北述職。」阿樹臉上如果有寫字,寫的表情大概是:料這和尚不懂甚麼叫述職。

「喔!朋友,我們真有緣,我今天也是回台北述職!」和尚說完,從口袋掏出一張名片,遞給阿樹。

阿樹接過手一看:《龍山寺股份有限公司,馬來西亞分部業務經理,周XX》

「你……外派到馬來西亞?」阿樹眼睛睜的很大。

「是的,我們台北總寺在那邊有分部,每兩個月返台述職一次,向總寺報告業務進度。」和尚說得很流暢,一副專業人士的架勢。

「有薪水領?」邊說,阿樹邊把手機收到口袋裡面。

「沒有,我們是義務奉獻,反正公司有提供食宿,出門洽公有車接送,不太需要錢。」和尚緩緩說道。

「喔!」阿樹將整個咖哩都倒進飯碗:「你們在那邊怎麼搞?」

和尚一聽阿樹這麼問,精神來了,連忙把放在旁邊的布袋拿在膝蓋上,掏了一陣,拿出一個香火袋。

「你看!」和尚把香火袋遞給阿樹。

阿樹接過那個香火袋,一看,上面印有一排紅字:《南無觀世音菩薩》。阿樹看完之後問道:「這個,要錢嗎?」

「我們在馬來西亞一般會收,大概新台幣五百塊,通常信徒會多加捐一點香油錢,我們收的錢,除了用在布教人員基本開銷之後,就是當作在馬來西亞建寺廟的基金。」和尚邊說,邊吃了一口咖哩。

「和尚也能吃咖哩嗎?」阿樹狐疑問。

「這是素咖哩,我每次回台北述職,都是在這裡吃的,他們這邊有素的咖哩,對於我們出家人來說,很方便。」

「這個還你!」阿樹把香火袋遞出去。

「不用啦,你留著,給施主保平安,祝施主馬年行大運!」和尚沒有把香火袋接手。

「……,要錢嗎?」阿樹直接了當的問。

「當然施主可以添個香油錢,給馬來西亞捐點寺廟基金。不捐也沒事,本來我拿出這個香火袋,就是打算送給施主,當作我們有緣的一個小紀念。畢竟……,我們今天都是來台北述職的。」和尚講得很流暢。

「喔!」阿樹邊說,邊把這香火袋放在桌子上。

「施主覺得這香火袋不好嗎?」和尚問。

「不是,保平安嘛,還不錯,只是,總不能平白無故收這個。」阿樹說。

「不然這樣吧!這頓咖哩讓施主請,算是佈施一下貧僧。」

「……,OK!」

後來到櫃台結帳,當阿樹說要幫和尚的一起付,那位很有朝氣的店員小姐臉色怪怪的,那個和尚看了看手錶,說要趕回去,匆匆走了。

找錢的時候,店員小姐對阿樹說:「那個和尚真好……每天中午,都有人請吃飯…」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