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賓館




賓館樓梯間

「開房間嗎?」服務員問。

「嗯,我們要一間大床房。」我摟著女孩子的腰,理所當然地說。

「住一個晚上嗎?」服務員眼睛盯著電腦問道。

「是的,我還要兩碗麵。」還沒進這家旅館前,麗娟就喊餓了。

麗娟是我在大街上認識的女孩子。起先,她跟著我後面找上我,說她是外地人,身上錢包在公交上被扒走了,要我好心可憐可憐她。我看著眼前這位長髮清純的女孩子,一瞬間暈了,郎有情妹有意,過不久之後,我們準備開房。

「兩碗麵……」服務員抬起頭,詑異問我。

「對的,兩碗麵。」我白了服務員一眼。

「好的……」服務員面有難色地回應。

然後服務員便到後台去準備麵食,過了幾分鐘,女孩等得不耐煩,拿著房卡嚷讓著要先上去休息,我說再等一下嘛,她也不管,逕自一個人往旅館裡面走。此時服務員端好兩碗麵放在前台櫃上,我匆匆看了那兩碗麵一眼,連忙追上女孩。

追到房屋後面才發現,這個賓館竟然沒有電梯。

這間「明日賓館」外表看起來很老舊,不知道為甚麼女孩就是指定這家。我提議去一般平價酒店,像是如家、錦江之星之類的,女孩不肯,說她來這裡一開始就是住這裡,覺得服務很好很親切,所以一定要來這家賓館。

燈光很暗,一開始進大廳我就注意到,天花板上有三盞日光燈,但是兩盞沒有燈管,只有一根日光燈照明,整個大廳暮氣沈沈,跟著女孩走到裡面,更加黑暗了,因為走道完全沒有燈光照明。

灰暗中看著女孩走上樓梯,在狹窄的通道我扶著牆壁往上走,心裡疑惑女孩之前真的住這裡嗎?感覺這裡有股說不清楚的邪氣。

上了二樓,樓梯邊一個桌子,一個保安模樣的中年人,皮膚黝黑,身形發福,趴在桌子上寫東西,寫一本類似工作日誌的小冊子,上面填滿密密麻麻的文字和數字,還有一些鬼畫符的圖樣。

那保安男完全沒察覺到我的存在,更確切講,他根本不在乎我,這時女孩轉身再爬上樓梯,於是我快速繞過二樓,繼續往三樓方向追趕女孩。

三樓等著我的是兩層的上下床鋪,上鋪看不清楚,下鋪睡滿了一整排人,看起來都是農民工模樣,衣服破舊不堪,打呼很大聲,看著女孩頭也不回上樓的身影,我心裡開始感到一點恐懼。

「喂!喂!」我喊叫那女孩,這時候我才發現,我不知道那女孩叫甚麼名字。

那女孩沒有聽見,身影已經消失在往四樓的樓梯間,而睡在下鋪的農民工只顧著打呼,不受我喊叫的影響。

房卡在女孩那裡,住房押金的收據也在女孩那裡,我心裡納悶那女孩怎麼不等我,突然間有種感覺,如果追不到那女孩,在這賓館我就是唯一的陌生人了。

我走上四樓的樓梯。在二樓和三樓的樓梯間,都沒有電燈,灰暗的視線來自更上一層樓的燈光,可是在通往四樓的樓梯,好像四樓樓層的電燈是沒有打開的,樓梯間灰暗到只能看到眼前一兩公尺,於是我仔細盯著腳下的台階,一階一階慢慢往上走。

一階、兩階、三階。

四階、五階、六階。

走了十階左右,碰到轉角,我在平坦的小地方轉過去,當我低著頭要再順著台階往上走的時候,突然發現視線里多了一雙腳。

抬頭一看,黑暗中一個老太太佝僂的身影,我嚇的倒退了幾步,好險剛好是在轉角的地方,如果是在台階上,我豈不是要連滾帶爬摔下去了。

「喂!喂!」我著急地喊叫。

其實我不是要叫眼前的老太太,是要叫早已經消失不見的女孩。

老太太只是沈默站在那裡,一動也不動。

「喂!你聽到了嗎?你有看見一個女孩上樓嗎?」

這次我要對著那個老太太喊了,眼睛直盯著黑暗她的身影。

但老太太仍然保持沈默,如同一座死寂石化的雕像。

在一股死寂的恐懼之中,我回過身一階一階往下走。到達三樓仍然打呼熟睡的農民工,再到達三樓還在寫工作日誌的保安,一樓大廳,燈光依然昏暗,前台櫃子上那兩碗麵仍然擱在那裡,只是已經涼了,不再有熱騰騰的蒸氣。

我奪門而出,頭也不回離開這家「明日賓館」。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短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