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藝校(1):總有一天




中華藝術學校

空氣中傳來熟悉的香味,這香味只屬於他,因為只有他分辦得出來。每次聞到這香味,不久後,輕巧的腳步聲在他身後響起,右前方的椅子被拉開,一本《追憶似水年華》放在桌上,那女孩坐下,成為圖書館裡唯一真實的存在。

空氣中迷人的香味逐漸將他包圍,滲透進他的細胞裡面,他覺得血液裡酒精濃度提高了,整個人變得很亢奮。

忍不住他悄悄斜過眼睛探索右前方,一雙淨白無瑕的手、靈巧冰清的手指,正打開那本厚重龐大的《追憶似水年華》。

視線移回來,他繼續唸擺在自己眼前、同樣厚重龐大的《電子學原理》,可是他很清楚,那些數學公式完全變成無解的方程式了。

頭很重,他沒辦法把頭抬起來,深怕自己一定會直視右前方,破壞了現在的平衡。他喜歡每隔幾分鐘,偷偷將目光掃向那女孩,看著她專注的閱讀姿態,他感覺到一股能量,那是屬於氣質美女才會散發出來的正向能量。

他甚至開始嫉妒起來,嫉妒她的世界仍然平靜安祥。那女孩今天穿著淡紫色的洋裝,長髮披肩在陽光中閃耀。他身體不安的顫抖,用螢光筆在書上完全不是重點的地方亂劃——總有一天,會的,他一定會鼓起勇氣站起來,走到她面前和她說話,就算是借一隻另外一種顏色的螢光筆也好,只是還不是今天,今天太突然了,他還沒有準備好。

他在計算兩人之間的距離,應該有兩公尺吧!這短短的兩公尺跟兩光年一樣遙遠,需要多大的勇氣,他才能跨越第一步,向兩公尺遠的目標大力邁進。

從那女孩進來到現在,過了多久?如果照不懂得愛情疾苦的手錶來看,半個小時左右吧,但如果是依照他過於強大的內心世界來看,過了幾世紀都不誇張。

有個黑影閃過,不知從何而來,突然潛進本來只屬於他和她的圖書館,他終於抬起頭來,是的,又是那個渾身上下寫滿高富帥的男性動物,似乎這一類的動物,天生都會有陽光燦爛的笑容,太燦爛啦,讓他覺得不舒服。

「哈囉!」男孩聲音低沈沙啞,這樣的人如果到KTV,估計是唱楊坤或是阿杜的歌,他有點無聊的猜想。

「嗨!」她的聲音總是這麼溫柔,輕聲細語帶點嬌氣,簡直可以用林志鈴來形容。不知道有沒有這麼一天,他會聽到她開口講話,不是對著那男孩,而是對他。

「今天看得怎樣了?還順利嗎?」男孩細心的問。

「還可以。」

「快中午囉。」

「喔?這麼快!」

「看的這麼入迷,該吃飯了。」

對話到此結束,女孩沒有回答,但是他彷彿感應她在微笑,開心燦爛的微笑,因為可以清楚聽到他們一起收拾東西,或者應該說,那個男的在幫女孩把書本收進背包,然後他們將椅子靠上,一起離開。

他眼角餘光緊緊跟隨淡紫色洋裝離去的倩影,在他心裡面一塊溫暖的地方,也跟著那倩影被帶走。這時候才有勇氣抬起頭來,至少看個最後一眼,他想。

接下來這一幕,會一直停留在他腦海裡好幾天,甚至是好幾個月⋯⋯,那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她若無其事回過頭來,對著他笑吟吟的,巧目倩兮,像兩顆珍珠在寒夜中閃閃發亮,從他臉上輕輕掠過。

他的靈魂像是被勾走了一樣,心跳暫時停止,時間在一剎那凍結。那個男孩走近她身邊,撥弄了一下女孩柔順的髮梢,在她耳邊說悄悄話,女孩聽了微微笑,男孩的手大方搭在她的肩上。

回過神來,他跟缺氧很久一樣大力吸了幾口氣,發現自己回到一個混亂的世界。《電子學原理》依然厚重龐大,靜靜躺在桌子上,書頁上寫滿許多螢光筆鬼畫符。明明圖書館人還很多,但是他感到一股窒息的沉悶。女孩走了,帶走香氣,也帶走氧氣,但是她回眸一笑的倩影,一直殘留在他眼前,他沒辦法再專心看書。

「總有一天,」他在沉淪之中幻想:「跟那女孩一起走出圖書館的人,會是我!」

這麼想之後,他舒坦許多。現在他可以做的、也是唯一能做的,是等待遙遠的明天早一點來,到時候他又能在圖書館裡偷偷看她,或許跟今天同等幸運,在他終於敢抬起頭來看她離去的倩影時,她會回過頭來對他微笑。

又或許,明天就是那個「總有一天」,這個想法,在現實面前遙遠的不堪一擊,他光想就覺得不可能。

但就是這個不可能的幻想,支撐他留在圖書館抵抗寂寞,支撐他等待遙遠的明天。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愛情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