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2):安親班




安親班教室

「不行,不能帶去學校!」媽媽板著臉說道。

「我要小熊——我要小熊啦!」小云緊抱著小熊維尼的布偶不放。

昨天晚上抱著小熊睡覺的小云,被媽媽叫醒,要趕著去上學了,不肯放下小熊,想要帶它一起去安親班。

就像在家裡看兒歌教學錄影時可以抱著小熊一樣,小云希望在安親班上課時,也可以抱著小熊。

「把小熊給媽媽:」媽媽把小熊從小云身上拿開,放在床上去。

「哇……」小云大哭。

剛洗完臉的爸爸進來房間:「阿娟,就讓小云帶著小熊一天吧……」

「難道要讓小云每天上學都要著小熊嗎?」阿娟提出無法被反駁的質疑。

就帶一天而已嘛,又不是每天帶,爸爸心裡這樣想,但是不想跟阿娟爭也沒有時間,他走下樓,上班。

不管小云怎麼大吵大鬧,一旦被媽媽送到安親班,她在教室里,總不會對著老師和同學繼續吵著要小熊吧!

這也是媽媽執意要早點將小云送安親班的主要理由,她一直覺得小云已經被爺爺寵壞了,必須要早點上學,讓小云養成聽話服從的習慣。

安親班的課程:國語、數學、英語,還有珠算、音樂、美術,相較於每天看海綿寶寶、到公園玩盪鞦韆的日子,小云很不喜歡每天都有這麼多新的東西要學。

今天最後一堂是影片觀賞,老師帶小朋友們看台北木柵動物園的介紹影片,為下個星期的戶外教學作準備,一邊播放影片一邊介紹各式各樣的動物。

快到下課了,小朋友們心情都很浮躁。大家都不管影片介紹甚麼動物,只是一個勁地聊家裡養的小狗小貓。這時候小云才知道別人家裡都有養小動物,每天都可以跟小黃、lucky玩,而她只有布偶小熊。

終於等到下課了,小云奔出教室,爺爺已經在安親班門口等了。

「爺爺,爺爺,小白兔,小白兔!」小云看到爺爺一直喊。

「好!乖!爺爺帶小云去看小白兔喔。」爺爺牽著小云的手往外走。

星期六星期天,小云跟爺爺奶奶到南投遊覽,離開家裡好遠,當然也不會到小學的動物園去,所以小云已經兩天沒有看到小白兔了。

爺爺最瞭解小云,本來他昨天晚上想帶小云到學校看小白兔,被奶奶和媽媽擋下來。

「晚上帶小孩出去幹嘛!」奶奶唸爺爺。

「不要啦,爸,小云明天還要上安親班,要早點睡。」阿娟提醒。

不得不放棄的爺爺,和小云一樣,一直在等待下午安親班上完課的時間。

「哇……!」一走近兔子園,小云開心地大喊,爺爺感到很欣慰。

今天學校的兔子園比較不一樣,兔子們並沒有疊在一起,而是散落在四處,每一隻每一隻在某個角落。小云很專心的找,想找到上次那只被壓在最下面的小白兔。

灰色小兔站在原地不動,抖動大鼻子。

長耳朵小兔嘴巴動個不停,那幾根牧草怎麼都啃不爛。

楬色小兔一直四處張望,可能跟小云一樣,在尋找小白兔的蹤影。

「爺爺,小白兔呢?」

小云臉上開心的表情不見了,變得一臉疑惑,爺爺慌張了起來:「小白兔?」

爺爺仔細看了一遍園子里的兔子,在樹幹旁邊發現有一隻全身白色的兔子,連忙指著它跟小云說:「小白兔在那裡!小云。」

小云看了,搖搖頭:「不是,爺爺,是小白兔啦!」

聽了小云的話,爺爺再仔細看那只樹幹旁的白兔,跟其它兔子比較來,好像還真的大隻了一點。

「小云要小白兔啦!」

爺爺太有經驗了,小云快要哭出來了。她只要想哭,就會很用力、全身力量都使勁扯開地狂哭。

特別是媽媽不在,只有爺爺在小云身邊的時候……

爺爺趕緊繞著兔子園走,從各個位置不同角度觀看,那隻小白兔只是被甚麼東西遮到而已吧。

走到園子靠近教室的內側時,爺爺發現這裡有一扇門,上鎖了,像是管理員進出的通路。

突然間,腳邊有個小東西撲上來的感覺,一看,有隻小白兔在啃爺爺球鞋的鞋帶。

彎下身,爺爺一把將那隻小白兔抱了起來。

「小白兔!小白兔!小白兔!」

爺爺走回來的時候,小云驚喜地大喊。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短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