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兔(5):握手-紫竹調




紫竹調

星期五上午,安親班在三四節安排的是畫畫課。

小云畫一個好大隻的兔子,長長耳朵跟圓滾滾的身材,畫完之後小云看得沾沾自喜,拿給坐在她旁邊的小妤看。

「你們家的兔子長這樣呀!」小妤畫一隻小土狗,那是她們家從路上撿回來的流浪狗,叫小黑,養快兩年。

「是呀,它鼻子會一直抖動、一直抖動喔」小云很得意。

「那它會跟你握手嗎?」小妤顯然對兔子不知為何的抖動鼻子,不感興趣。

「握手?」家裡沒有養狗的小云,對於跟小動物握手這件事感到一臉疑惑。

「是呀!我們家小黑每次我一喊坐下,它就乖乖坐下,我一喊握手,它乖乖把狗爪伸出來」小妤畫的小土狗,姿勢就是坐著,然後前腳伸出來。

「我家小白兔也會!」小云不甘示弱,嘴巴嘟的高高的。

雖然小云年紀很小,她也清楚家裡的小白兔,除了不知為何常常抖鼻子、偶爾撒泡凡人無法擋的酸尿之外,沒其它特殊技能,聽不懂人話,更不用說會跟自已握手,可是既然小妤家看起來不可愛的狗狗會,自己家的小白兔這麼可愛,應該沒問題吧!

那天回家路上,小云站在摩托車前面,停紅綠燈的時候,她回頭問:「爺爺,小白兔會跟我握我嗎?」

「呃……握手!小白兔怎麼會跟人握手?」爺爺抓抓後腦勺,雖然他一把年紀了,吃過的鹽比小云吃的米飯還多,從來沒看過兔子跟人握手,也無法在腦海裡想像這個畫面。

「小妤家的狗狗就會!」小云強調。

「狗狗本來就會跟人握手呀!」這一點爺爺倒是很肯定。

「小白兔為甚麼不會?」小云用手拍了一下摩托車前蓋。

「這個……,因為小白兔不是狗呀!」爺爺想了很久只想到這個答案。

就在爺爺想的時候,紅燈悄悄轉綠燈了,「嘟~~嘟~~」後面傳來一陣一陣催促的喇叭聲,爺爺趕緊轉油門把手往前衝。

那天晚上,爺爺想以訓練小土狗的方式訓練小白兔:握手、握手、握手,小白兔長長的耳朵,根本聽不到爺爺呼喚,只顧著一直咬它的牧草。

小云把牧草拿在手上:「來!」

小白兔看了一眼,遲疑,但沒有動作。

小云再喊一聲:「來!吃!」

小白兔這次連看都不看一眼,鼻子抖動。

「哈哈哈!」爺爺在一旁看得很樂,奶奶從廚房洗完碗走過來,不屑地說:「現在甚麼年代?已經開始在教兔子握手?」

小云拿小白兔沒輒,不理它了,自己一個人看電視上海綿寶寶。

今天早上的畫畫課,小云說小白兔也會握手,小妤不相信,要親眼看看。小云好強,也說不相信小妤家的小黑會握手,於是兩個人約好,星期六下午,一起把小白兔跟小土狗帶到安親班旁邊的國小,來個握手大會。

距離星期六還有三天,小云不是沒想過,利用這三天好好訓練小白兔,但是既然爺爺奶奶都說了,只有狗才會跟人握手,從來沒聽過兔子跟人握手,小云心裡已經淡定,不強求小白兔了。

隔天,音樂課。

「一根竹子直苗苗,送給寶寶做管蕭~~~」

小云跟小妤兩個人拿個笛子亂吹一氣,老師很有耐心,仔細教她們直笛八個孔要怎麼按。

「喂,你們家小黑狗真的會握手?」小云一邊吹,一邊問。

「真的呀!我每天回家都要跟她握一下,還會親親抱抱呢。」小妤很驕傲地說。

「……」小云無法想像每天跟小白兔握手的情景。

「你們家的小白兔真的會握手?」小妤左手按四個孔、右手按三孔,吹出最基本的Do音。

「不會!它只會吃牧草跟抖鼻子。」小云坦白說。

「哈哈,我昨天回家跟我媽說了,我媽也說不可能,我跟我媽爭辯。」小妤反覆練習紫竹調的第一段。

「我放棄了。這種事勉強不來的。」小云放下直笛,嘆了一口氣。

「沒關係,我們星期六還是把小黑狗跟小白兔都帶到學校吧,讓它們倆個交流交流,說不定小白兔就學會了怎麼握手呢。」小妤反覆吹奏紫竹調的第一段。

「好的。」小云看小妤吹得很爛,但是一直很努力地吹著不成調的紫竹調,被鼓舞了,於是又拿起直笛,跟著小妤亂吹一氣。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短篇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