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小白兔(6)(完):回家

安親班

小云把小白兔帶去學校的那天早上。

「要把小白兔帶去學校,為甚麼?」小云奶奶雙眼本來一直都是眯著,聽到這件事睜的很大。

「就……小云說要讓她的朋友訓練小白兔握手。」爺爺小聲的說。

「握手?你們搞了一個星期還沒放棄?兔子是不會握手的,不懂嗎?」奶奶看著小白兔,小白兔一臉無辜。

「小妤說她家的小黑會!」小云勇敢插嘴說道。她跟小妤約好,今天要把小白兔帶去學校。

「小黑是狗耶!小白兔又不是狗。不是所有在家養的動物都會握手,難道你養個天竺鼠,也要小老鼠跟你握手?」奶奶講得很有道理。

「天竺鼠也會握手?」爺爺臉上有興奮激動的表情。

「我隨便講講你開始幻想了嗎?呼,太寵孫女了。」奶奶下結論。

「……」小云一臉茫然,很顯然她根本不知道甚麼是「天竺鼠」。

爺爺跑到客廳角落,拿起一個小籠子:「我昨天到夜市買了這個,在公園不是有時候會看到有人拿小籠子裝小狗狗嗎?就用這個把小白兔帶到學校,沒事的。」

小云搶著把那小籠子拿過去,很開心。

奶奶看了爺爺一眼,走到小白兔旁邊:「來,握手!」

小白兔沒有反應,還是一臉無辜的模樣。

「唉,一開始就不應該把你帶進來的,可憐的小孩。」奶奶嘆了一口氣。

「你又想到了小時候養的兔子嗎?放心,我們都有遵照寵物店的指示在養,到現在一個月了,不是平安無事嗎?現在也只是借這個機會帶小白兔出去走走,散散心,這對牠是好的。」爺爺拍拍奶奶肩膀,他知道老伴的心已經動搖了。

最後爺爺騎摩托車載小云,小白兔被放進小籠子裡,放在摩托車前面,一路騎到托兒所。

小云手上捧著裝著小白兔的小籠子,托兒所的老師看到了,皺眉說道:「算了,星期六,就這麼一次,帶到教室放吧,以後不能再帶了。」她叮囑爺爺。

「乖,要好好照顧小白兔喔!」爺爺摸摸小云的頭,和小白兔說拜拜。

早上奶奶都不怎麼講話,爺爺知道老伴是在擔心,吃飯的時候爺爺再把養兔子經拿出來講。兔子也會喝水的,可是不能喝太多,所以要用懸掛式水瓶補充水分、兔子牙齒會不斷長長,一定要給牠牧草或木頭磨牙,不然牠會到處咬東西,咬到電線還有可能會電死、兔子的尿很臭,所以要訓練牠在固定地方尿尿,方便清理。

「好了啦,不要再講了,下午早點去接小雲吧。」奶奶看著電視上的《風水世家》,表情靜默,不想理爺爺。

下午爺爺到安親班去接小云。他特定拿個塑膠袋裝了些牧草,想說小白兔原本籠子裡的牧草咬了一個上午,肯定咬爛了,換點新鮮的牧草讓小白兔在路上咬。

一到安親班門口,看到小云,還有安親班老師,但是,沒看到小白兔。

「小白兔呢?」語氣中充滿了疑惑。

「小白兔不見了。」小云大聲的說,眼睛紅腫,顯然哭過。

爺爺一臉茫然看著安親班老師,三個人同時靜默了一會兒。

「我每一堂上課都有先確認小白兔還在不在,下課也看到他們在跟小白兔玩,可是,不知道怎麼搞得中午吃完飯後,小白兔不見了。」老師很不好意思。

「不是有個小籠子,關在裡面怎麼會不見?」爺爺不解。

「哇哇~~」小云大哭起來。

「安親班裡面都找過了嗎?」爺爺往安親班裡面的方向張望。

「有!下午全班找了一整課,沒找到。」老師頭低低的,聲音很壓抑。

爺爺很想罵人,但不知道要罵誰:「怎麼辦?我要怎麼跟奶奶交待?」一想到奶奶今天早上靜默不語的表情,再想到奶奶之前小時候就有過一次失去小白兔的痛苦經驗,爺爺實在不知道怎麼跟奶奶講這件事。

「哇哇~~」小云還是哭個不停。

一個小時之後,媽媽從路竹家裡趕過來,她剛做完生意收攤,聽到爺爺告訴她這個消息,還沒吃飯先趕過來了。

爺爺沒想到的是,媽媽把奶奶也帶來了,他一見到奶奶,急促不安,像是個做錯事的小孩被抓到了一樣。

「怎麼會把小白兔帶來安親班呢?」媽媽一來,不解的問。

「因為小白兔也想跟小云一起來上課!」爺爺突然間搞幽默了起來,只是沒有人笑。

「可不可以讓我們再到教室裡面找找看?」媽媽沒有理會爺爺的冷笑話。

平常總是喜歡發表自己看法的奶奶,這時候卻是很沈默。

後來在媽媽堅持之下,他們一起到安親班每角落都找遍了,沒有找到小白兔。在找的過程中,大家都很嚴肅,因為大家很清楚,如果沒有找到,表示小白兔真的不在安親班裡面了,那麼小白兔就是在外面,如果小白兔真的流浪在外面,沒有人敢想像會發生甚麼事情。

又過了一個小時,大家又回到安親班門口,臉上都掛滿了沮喪,媽媽拿著車鑰匙,準備開車回家。

突然間,奶奶大喊:「爺爺,我聽你說過,你們小白兔是從國小撿回來的?」

「是呀,附近國小撿到的。」爺爺回答完之後,同樣也大喊一聲:「該不會……」

他們一起快步走到附近國小,這時候天已經快黑了。

爺爺和小云以前很常到這國小看兔子,自從有了小白兔之後,他們沒有再來過了。小動物園籠子跟往常一樣,沒太大變化,裡面好幾隻的小兔子,有白的、有灰的,他們圍成一團,疊疊樂一個趴在另一個上面,靠著牆邊,形成一座壯觀的「小兔子山」。

「小白兔!小白兔!」小云大叫。

「小兔子山」最下面一隻,是一隻白色的小兔子。聽到小云的喊叫聲,爺爺、奶奶、媽媽都注意到那隻小白兔。

小白兔沒有任何特別的反應。

「真的是那一隻嗎?」爺爺搔搔頭。

「是的!」奶奶和媽媽異口同聲,而安親班仔細看了看那隻小白兔,跟爺爺一樣搔搔頭。

他們一群人圍著小動物園,大家都很仔細看小兔子,沒人發覺有人從背後走近。

「嘿!今天這麼多人來看小兔子!」一個身穿警衛衣服的人笑著走過來。

那個人也看了一下籠子裡的「小兔子山」,繼續說道:「這裡的學生都很喜歡小兔子,前一陣子,有一隻小白兔不見了,學生們到處張貼尋兔啓示,因為沒有照片,學生還畫了好多各式各樣的小白兔,呵呵呵。」

爺爺和奶奶對看了一眼,媽媽握緊小云的手,安親班老師臉上表情還是很緊張。

「都一個月了,本來已經沒有希望了。沒想到,今天下午,幾個學生抱著那隻小白兔回來,急著要找我,說是終於在路上發現走失的小白兔了!」警衛邊說邊指著籠子裡疊在最下面的那隻小白兔。

在場的人沒有人回應警衛,警衛說完了,也不覺得沒趣,笑笑地又走開了。

開車回家的路上,爺爺特別開心,他一直很注意奶奶的臉色。奶奶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從她臉上看得出來,她很替小白兔感到開心。

而小云,嚷嚷著要趕快回家看海綿寶寶:「小白兔回家了,小雲也要回家了。」她嘟著嘴說道。

媽媽跟奶奶都笑了出來。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