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東邪西毒》獨一無二的電影美學

東邪西毒

張國榮、梁家輝、林青霞、梁朝偉、劉嘉玲、張曼玉、張學友,這些演員串連起來,折射出香港電影最為風光的一個年代,如果再加上王家衛這三個字,幾乎是一次香港電影人才的絕佳組合。完全沒有看過電影之前,光是這個陣容,便充滿相當大的想像空間和期待,而等到真正觀賞《東邪西毒》,會發現它是一部絕對超乎預期、絕妙難以歸類、自成一格的經典。

「一個曾經對不起你的人,或著你想過……其實殺人,很容易的,我有個朋友,他的武功非常好。」

貫穿全片的主角:西毒歐陽鋒(張國榮)。

放逐。

金庸小說裡的歐陽鋒為蛤蟆功老怪,電影卻是在沙漠中經營「龍門客棧」,而且是老闆兼唯一夥計。不過除了客棧副業,歐陽鋒真正主業是殺手仲介。想殺一個人,因為恨一個人,於是,金庸小說裡人人想稱霸武林的江湖,被轉化成沙漠中的愛恨情仇。

身為客棧主人,歐陽鋒或是慫恿客人委託、或是培養殺手接受委託,因此在所有出場人物中,他最為客觀中立,冷眼看著來來往往的恩怨。張國榮詮釋這個角色,可說是渾然天成,觀眾早已熟悉他孤傲不羈的氣息,電影看到後,我們才恍然理解,冷眼旁觀的背後,其實是一種自我放逐,他無法接受心愛女人嫁給哥哥的事實,卻又放不開。

「我知道黃藥師不會再來,可是我還繼續等,我在門口坐了兩天兩夜,看著天空在不斷地變化,我才發現,雖然我到這裡很久了,卻從來沒有看清楚這片沙漠。」

東邪黃藥師(梁家輝)。

一開始的那壇「醉生夢死」堪稱經典,電影看到最後,才知道每年驚蟄時,黃藥師找歐陽鋒喝酒之前,會先探視歐陽鋒的大嫂,於是,在這三個人身上,我們看到了人與人之間微妙的情感。歐陽鋒先是間接拒絶了大嫂,大嫂直接拒絶了歐陽鋒,黃藥師每年持續不變地探訪對話,三個人便一直保持情感上的「醉生夢死」。電影中透過鳥籠幽微的光影流動,非常唯美地傳達這種無法跳脫的情感束縛。

佛典有云

除了畫面,一部電影的文學價值,通常取決於意象豐富、簡潔隽永的角色對白。在《東邪西毒》,我覺得最經典的對白,都是跟那壇「醉生夢死」有關。「一個人有煩惱,是記性太好,從那年開始,很多事我都忘了。」、「以前看座山,就想知道山的後面是什麼,我現在已經不想知道了。」、「你知道喝酒跟喝水的區別嗎?酒越喝越暖,水越喝越寒。」可以這麼說,電影看完幾年之後,再提起《東邪西毒》,也許我唯一能記得,就是「醉生夢死」和那些經典對白。

「通常拿了錢,看也不看就收起來的人,他們的錢很快就會花光。但是洪七他數得佷仔細,我知道這種人,不會留在我身邊太久。」

北丐洪七公(張學友)。

這部電影除了洪七公以外,每個人都活得壓抑。歐陽鋒對於每個來來往往的人,都有冷眼旁觀的評論,而對於洪七公這位殺手,他的觀察是會很仔細數鈔票。這是王家衛的電影語言,在充分利用題材拍出自已喜歡的畫面,瑣碎的鏡頭累積起來,再以精準的一句台詞,立體而且色彩強烈地,勾勒出角色情感。

電影中還以比較含蓄的方式,間接點出洪七公日後成功性格因子。本來,他一直把家鄉的老婆當拖油瓶,然後只為一顆鷄蛋,他拼死拼活討路邊野花歡心,可是,一次大病,他認清楚誰是會在身邊幫助自己的人,所以到了最後,他決定帶著老婆一起闖天下,因為這是比較務實的作法。

「我知道,如果你不想被人拒絶,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拒絶別人。」

除了西毒東邪北丐,電影裡還有慕容燕、還有盲劍客、還有大嫂和桃花,這些角色無論戲份多寡,都有極深的感情刻劃。金庸小說建構起龐大完整的武俠世界,王家衛則將所有江湖幫派、稱霸武林的要素抽離,集中在愛恨情仇的糾結,這原本是非常危險的嘗試,因為一不小心,很容易落入不知所云的空洞,可是,可能是演員演技的精彩發揮、可能是影像鏡頭的唯美呈現、又或者是高度濃縮的文學語言、以及簡潔精準的敘事風格,使得《東邪西毒》超越了小說束縛,達到電影藝術才能呈現出來的獨特美學經典。

東邪西毒電影劇照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