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地獄好聲音(1):要死不死

最近早晚溫差大,很少生病的他,終於死神來做戶口調查:得小感冒、發燒發冷、久咳不癒、後來是重度肺炎。他身體虛弱躺在加護病床,焉焉一息剩下幾口氣,看著窗外,這是有生以來最黯淡夕陽,他有感而發。

平常不生病的人,因為一場小感冒後來肺炎離開地球表面,電視跟電影都這樣演,至少,他記得有部日本電影如是說。

窗外有一股悲涼投射進來,黯淡的夕陽,彷彿預告他即將死去。

這個時候,他才相信冥冥之中自有註定,可是他氣憤!明明自己總是健身房最勤勞會員,明明生平連螞蟻沒敢捏死幾隻,怎麼⋯⋯,怎麼就倒大霉了。

老天爺真的從來沒長眼睛,他得出唯一結論。

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焉焉一息,即將死去。

意識昏迷之中他突然又醒來睜開眼睛,半夜了吧黒漆漆的他想,剛才那該死的夕陽不知跑哪去了。現在幾點幾分,他完全沒概念,於是起身,想拿床頭剛買的iPhone5對下時間。

到這時候,他才驚覺房間有人,一個沉默不語的人站著。

終於清醒一點了,他揉揉眼睛再看一次,才發現原來看錯,確切地說:房間裡有人,而且那人牽著一匹白馬!!!

真的快死了他深有感觸,因為活見鬼了。

不知道站了多久沉默不語的人開口:「請赴京趕考。」

「哈哈哈,還赴京趕考?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醒醒吧老兄,2013年耶,你看,最新一代的蘋果手機:iPhone5,送你一台自己回京做紀念吧!哈哈哈」他開心大笑,總算從重病的肺炎中恢復點元氣。

「⋯⋯,請赴京趕考。」

看著那人認真嚴肅的表情,換他開始沉默不語。

仔細想想,兩個人一匹白馬,加護病房三更半夜,窗外冷風徐徐吹來,外面似乎是一輪明月。

他後悔剛才哈哈大笑,可是話說回來,那應該要感到害怕嗎?

還是該哭?

「快點,你快沒時間了。」那人督促,這次除了認真嚴肅之餘,多了一點點的誠懇,但就只有那麼一點點。

於是他正經問道:「什麼叫“快沒時間了。”」

「意思是你快死了,再不赴京趕考,就沒時間了。」那個人正經回答。

⋯⋯。

他恨自己正經問道。

人生一場戲,在舞台上只能賣力演.出,而其實更多時候只是在配合演出,所以常常身不由己。 此時此刻,他深深體會到什麼叫身不由己,譬如說,現在加護病房病重的他,在另外一個人認真嚴肅、外加一點點誠墾的督促之下,好像除了騎上白馬赴京趕考之外,沒其它選擇?

他決定配合演出,反正都快死了嘛。騎上那匹白馬,噠噠的馬蹄聲直接帶他飛奔出窗外,朝著一輪明月疾奔而去。

這是他第一次騎馬耶,以前總聽人家說騎馬要學,而且學好之前沒摔個幾次,不要說你會騎馬。他第一次騎就上手,而且在天空中一點也不怕掉下來。不過他仔細想想,好像沒時間忙著得意,剛才那個人跑哪去了?而且重點是,現在他在天空中,騎著一匹白馬?

一定是的,剛才那人是死神,而他正在飛奔死亡的過程中。

以前讀過一些所謂的瀕死經驗,大柢上是說:臨死之前有七彩光芒,那強光越來越耀眼,直接暈眩昏迷為止。

也許死神覺得自己的工作很無聊,想在無聊之中多點變化、多點創意,所以讓每個人怎麼死的都不一樣,而他死亡的過程,是在天空中騎一匹白馬,飛奔向明月?

太過癮了,他慶幸自己如此死法。

感謝死神!

甚至他生平第一次有強大無比的求生慾望,他希望自己不要死去,更精準說:如果能永遠處在這種要死不死的狀態,該有多好!

聽說死後不是上天堂,就是下地獄。以現在的角度分析,他竊喜,因為他正在上天堂。而且神話故事如果是對的,他很快可以看到吳剛在砍樹、玉兔在搗藥,還有還有⋯⋯,嫦娥耶!

月球表面

白馬登陸月球。

他失望了。原來跟多年前阿姆斯壯登陸的月球一樣,他到達一個又黒又冷、到處玄武岩組成的荒野沙漠堆中。

說好的天堂呢?說好的嫦娥呢?

冷風徐徐吹來,他打一個寒顫。第一個念頭,趕快再騎上白馬逃離這個地方,轉頭一看,白馬不見跡影,沒發出任何聲響飛走了。

剩下他一個人。

他再環顧下四周,不放棄想找尋白馬的踪影,或者,找到剛才加護病房那個疑似死神的人也好,他可不想死後就這麼孤仱仱的,一個人永死不朽在這荒涼的月球。

前方不遠有一座山谷,正當他絶望趴地的時候,山谷下方有聲響傳過來,它像是車庫自動門一樣的打開,有人從裡面走出來。

他仔細一看,就是那個死神嘛,找到失散多年兄弟一樣開心地跑過去。

那個疑似死神的人垂拱作揖:「歡迎來到地獄!」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