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看到的大陸蘇州醫保(下)




蘇州九龍醫院

1998年建立職工基本醫療保險之後,制度逐漸完善,但有個問題一直存在:雖然勞動就業人口佔大多數,可是對於「城填非從業居民」,例如學生、例如兒童、例如老弱傷殘失業無業居民,一直被排除在外,總是個遺憾。於是,十年後的2007年,《國務院關於開展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試點的指導意見》(國發〔2007〕20號),終於決定將制度改革進行到底,2007年開始在有條件省份2至3個城市試點,目標是2010年在全國全面推開,「逐步覆蓋全體城鎮非從業居民。」

如同我文章一開始所說,起心動念來自於我的寶貝女兒贊贊,蘇州戶口,所以聚焦:《蘇州市社會基本醫療保險管理辦法》(2007年蘇州市人民政府令第102號)。

首先,重點還是參保人口範圍:「用人單位及其職工和其他社會成員應當參加社會醫療保險。」依照這個大原則,蘇州市將社會醫療保險分成三大類:職工醫療保險、居民醫療保險、學生醫療保險,猜看看,我的女兒屬於哪一類?當初我剛讀完法規,跟我做人事的老婆分享,我老婆堅持是居民保險,我雖然一開始直覺跟老婆一樣,但是仗著剛讀完白紙黑字寫得很清楚,跟老婆說女兒是學生醫療保險,老婆還不相信呢。

職工醫療保險的規定,沒有意外,其中有段文字特別顯眼:「在本市辦理就業登記的外籍人員和港、澳、台人員,可以按規定參加職工醫療保險。」看到這裡,就想到當初我辦房貸需要就業證的曲折,唉,原來法規條文是「可以」,不是「應當」,表示並非強制,不知何時,我也能有個醫保帳戶﹐看病時不用排在自費那一塊!

回到保險分類,第二項居民醫療保險的規定,老年居民、重症殘疾人、失業人員,前面都加了一個條件:「具有本市戶籍」,看到這個,我突然間能體會一般他們常說的:蘇州本地人、外地人、新蘇州人,為何要區分這麼清楚,因為是不是本地人,有沒有戶口,就是這麼白紙黑字的實際。

最後,學生醫療保險:「由政府組織,家庭繳費,財政及用人單位共同補助的醫療保險制度」。參保對象有兩類,一類是蘇州本市的中小學生和大學生,另一類是「年齡在18周歲以下的不在校少年兒童和嬰幼兒」。學生部份,前面沒有條件,所以應該是只要在蘇州唸書的學生,就能享受醫保待遇,非學生部份,前面還是有個「具有本市戶籍」,所以呢,這邊人找對象會考慮對方是否為本地人,也是可以理解,我老婆雖然是徐州人,但早已在蘇州買房有蘇州戶口,我女兒名正言順,也就是蘇州本地人,享有醫保待遇,不意外。

蘇州母子醫療保健中心

學生醫保比較特殊的是基金來源,因為和職工醫保不同,沒有工資作為主要資金來源,所以是以家庭繳費為主,社會給予適當補助。中小學生和少兒家庭(我)每人每年100元,大學生每人每年80元,學生繳40元,學校繳40元(!),社會補助部份,由「社保經辦機構按月從基本醫療保險基金中按繳費工資基數的5‰劃轉」,「居民及學生醫療保險費按年收繳。9月至11月為學生醫療保險申報繳費期;新生兒應當在出生3個月以內,由父母持新生兒戶口名簿到戶籍所在社區勞動保障服務站辦理參保手續。」這點我做人事的老婆還是挺利索,孩子出生後,催著辦出生證明、戶口本、醫保卡,三樣沒有一樣漏掉,要是我,壓根兒不知道這些東西的重要性。

實際保險輔助部份,「參保中小學生和少兒在定點醫療機構門診發生的符合規定的醫療費用,在600元以內享受學生醫療保險基金50%的醫療補助。」住院費用,「參保學生住院起付標準為500元;超過起付標準,在2萬元(含2萬元)以下的部分,學生醫療保險基金按60%的比例結付」(超過2萬元以上依級距增加基金給付比例,用意是體現制度上以大病統籌為主的立法精神)。所以我女兒開刀住了兩星期的費用,保險基金輔助給付了60%。

文章結束前值得一提的是,其實還有個《蘇州市職工子女醫藥費用補助辦法》(蘇財社字〔2008〕60號),依照這份文件,少兒家庭每年繳的100元,「由父母雙方單位各報銷50元」,而且門診和住院醫療費用,「個人自負部分,以單位補助為主,職工適當負擔。」本來我還喜滋滋想讓公司報銷50元,後來我聽在外商工作的老婆說,也有員工拿這個過來,但公司不給報,所以跟蘇州台胞醫保一樣,非強制性,想想連最大方的外商都不行了,一般公認小氣的台企更不用說了,遂死心。

總結起來,在大陸蘇州門診便宜,普通一次5塊,專家10塊(台灣沒有,大陸蘇州是會依照醫師等級分的),即使自費也貴不到哪去,但是如果是拍片拿藥,沒有醫保,那就真很傷荷包啦。我覺得比較好的是,台灣台北急診爆貴,大陸蘇州急診一般(12塊統一價),所以我家贊贊冬天生病沒床位了,我們乾脆依照醫生建議,每天晚上去掛急診,反正出門上高架下高架就到了,半夜三四點去不用排隊,不用像星期天去排個600號起跳的隊。

如果不想排隊,想體驗外企高端商務人士的醫療品質,蘇州也是有洋診所的。因為怕公立母子醫院隨便讓孩子住院,因為老婆在醫藥國企工作姐姐的介紹,我們去過蘇州園區新寧診所,掛號費350塊起跳(RMB!),在一點也不像醫院的客廳等候時,現場一位顏值頗高(應該是)韓國太太帶兒子取藥,護士從頭到尾英語詳細講解用藥,然後我們看診,醫師看到寶寶第一句話就是「Good morning!」,如果不是我們莫名其妙講普通話,那個不像中國人的華人醫師,肯定有全程「烙」英語的水準。

哈,在大陸真的有打工皇帝,除了各種想得到和想不到的輔貼和年終紅利,一個月幾萬塊零花錢,重點是,人民幣。

不過,皇帝不好當,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當的。

蘇州大學附屬兒童醫院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法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