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地獄好聲音(4):搖滾人生

X JAPAN The Last Live

會計基本假設:永續經營,就是假設企業長命百歲一直經營下去,所有會計上的帳務處理,都是從這個角度思考。例如,工廠裡生產用的機器,會計需要估計這些機器能用多久、要用多久,譬如說是十年,那麼就以十年為基礎,將購買成本平均分攤掉,這樣每期使用機器的成本,比較有專業水平一點。

如果有天,老闆覺得賺太多賺夠了,公司準備關門大吉,原本長命百歲的永續經營假設不再夢幻,到了這個時候,工廠機器當然不能再用十年去攤,因為馬上關門還攤個鬼!

會計上於是改用清算價值,就是實際評估這些機器可以賣多少錢,以這個價錢作為這些機器的成本,是多是少不一定,但肯定不會是先前那個攤十年計算成本。

很多事情的道理一貫相通。會計上,假設公司長命百歲跟公司即將壽終正寢,帳務處理截然不同,人也是如此。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大壞蛋臨死之前,也許突然間邪念淨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大部份人不是壞蛋,不過人同此心,我們平常所作所為,都是在假設自己長命百歲的前提下,如果哪天發現自己快死了,人生的帳務處理也會截然不同吧!至少應該會……嗯嗯,思考自己存在價值、生命意義之類的偽哲學問題。

吳江海回到家之後,關掉手機,待在家裡一整天,不出門。

他總盤點家中每個角落的時光庫存。

幼稚園吵著要帶到學校的玩具刀,國小買的一本十元小叮噹漫畫書,國中工藝課自己織的酷企鵝布娃娃,高中一封從來沒有寄出的情書,大學搖滾社仿fernandes burny的紅心電吉他。

倉庫裡約兩百張塵封已久的CD。現在電腦和手機搭配,網路聽音樂多麼方便,他早就不再買CD了,這些大學時代瘋狂買的CD,很久沒動過了,上次搬新家,本來他打算丟了,老婆覺得可惜留了下來。

Alanis Morissette、槍與玫瑰、X-JAPAN、鮑勃迪倫、地下天鵝絨、濁水溪公社、唐朝、……那個窮到只剩下搖滾夢想的大學吳江海,那來這麼多錢買CD呀。

他隨手拿起幾張CD,十幾年了,還是很清楚記得,自己跟這些CD的陳年往事。

電腦光碟機很久沒有打開了,吳江海將CD放進去,一片接著一片,每一片只播放首歌,記憶最深刻的那一首。

Alanis Morissette的《Head Over Feet》。那時候他每天早上坐5號公車上學,每天在公車上偷看中華藝校的可愛女生,回到家一邊聽這首歌,他一邊提筆,寫下從來沒有寄出的情書。

槍與玫瑰的《Civil War》。這首歌帶他一腳踩進搖滾世界,第一次聽的時候,全身顫抖不已,原來搖滾歌曲所傳達出歷史厚重感、可以反戰到這種程度!

X-JAPAN的《Art of Life》。參觀搖滾社時,學長介紹的日本團。學長很詳細解說Yoshiki是在甚麼情況下,寫出這首長達半小時的搖滾歌曲,在那個激情當下,吳江海決定要為搖滾樂做些什麼。

鮑勃迪倫的《Too Many Morning》。大三時他從政大轉到台大,在台大念了五年,他人生往後的發展,基本在那五年奠定基礎,所以他一生中從小學到大學,參加了無數次考試,最最關鍵的還是那次轉學考。那年暑假,他每天窩在家裡K書,房間一直重覆放鮑勃迪倫這首歌,所以他對這首歌的印象,深刻到烙印在腦子裡。

地下天鵝絨的《I’ll be your mirror》。聽了很多搖滾團之後,他開始聽一些另類團。60年代的地下天鵝絨,他第一次聽,一聽就跟被雷打到一樣,原來搖滾樂也能唱出這些東西、搖滾樂可以這麼搞!一路從90年代、80年代、70年代聽到60年代,才發現60年代的東西,最屌、最有才!

濁水溪公社的《卡通手槍》、唐朝的《夢回唐朝》、………、……。

那一天,他在自己一張一張買下來的兩百張CD中,在音樂中渡過。

他以這樣的方式,寫完自己大學以前的回憶錄,屬於青春、搖滾、吶喊的那一頁。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