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地獄好聲音(5):小云

上海五角場萬達廣場IMAX

吳江海是台灣人,吳江海的老婆小云是上海人。

吳江海英語不錯,有拿到多益金色證書,還在台北工作時候,每個星期天,參加英語讀書會。後來被公司派到大陸蘇州,不想多年累積的英語功力就此荒廢,他在豆瓣同城找到一個不錯的英語討論會。

每天工作完,吳江海回到宿舍花點時間,準備讀書會資料:一篇新聞文章、一段Ted視頻、一集美國「生活大爆炸」影片,每個週末,吳江海從蘇州坐高鐵到上海,專程參加讀書會。

下班還要準備這些東西,蠻辛苦的,吳江海堅持參加這個活動,他最大收穫其實並不是英語能力的提升,而是認識了小云。

小云是上海人,眼睛大大的,在外商工作,個性開朗活潑,無論在哪一方面,都是吳江海喜歡的類型。

遇到小云,改變吳江海一生。

來大陸之前,吳江海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三年。事務所工作,是典型操死狗不償命的暴肝,辛辛苦苦的代價,可以從薪水中補回來,可是,有件事小云不明白,吳江海被小云問的時候,也是不明白,只能瞪大眼睛張大嘴巴,說不出個所以然:

「工作三年,怎麼都沒有存點錢?」

「呃……,我喜歡買3C產品,有一把名牌吉他。」

「那個名牌吉他多少錢?」

「大概一萬塊。」

「人民幣?」

「台幣……」

「台幣一萬塊!嘖,那也大概人民幣二千塊而已。你工作三年,薪水就拿來買這名牌鬼吉他?」

「呃……,那時候都到客戶那邊外勤,專業形象的塑造,需要專業服裝,所以我喜歡買名牌衣服。」

「這啥鬼道理,直接跟你說吧,我工作三年,在上海買房了。」

「!!!!」

這個黃金打造的事實,徹底把吳江海打敗,雖然小云只是嘴巴說說,還是願意跟吳江海在一起,但,誰比較會理財,誰有主導權,吳江海雖然本薪加上外派薪貼,比小云強一點點,但仍然從此失去了財務自主權。

虧這吳江海還是財務專業。

能省則省,不能吃巧克力,不能喝可樂,電話套餐重新再審一遍,想要買個潄口杯,直接用小云家二手的,每個月交一次銀行卡匯總報告,包含台灣的哦,要做資產負債表還有資金預估表,以兩年內在上海買房為目標。

吳江海本來有兩張台灣信用卡,無意間小云知道了,電話中一聲命令,兩張卡難逃冷血斷頭的命運。吳江海本來想讓母親來大陸玩一次,也被小云以房子未買、諸事不宜,擋了下來。

每天坐辦公室打電腦,吳江海肩膀總是很酸,所以他習慣每個星期去按摩,疏通一下血脈,這個讓小云發現之後,悲劇發生:

「不要再去按摩了。」小云輕輕地說。

「小云不是也會去美容按摩!」即使嚴詞反駁,吳江海心中暗自不妙。

「我有產階級,你無產階級,你咋跟我比?」小云重重地說。

「呃……」

又被打敗啦吳江海,徹底失去財務大臣權的他,只差沒交出銀行卡。

兩年後,吳江海畢竟沒在上海買房。巧克力、可樂的錢都省下來,沒在上海買房,每月領的錢,總有個去處吧,是的,他在高雄老家買房了。

儘管知道高雄房價遠低於上海,小云允許以高雄買房作為替代,算是實現吳江海對於小云的承諾。

小云和吳江海歡歡喜喜地結婚。

剛認識小云的時候,他們曾聊到想去哪旅遊。在小云催促(脅迫)之下,吳江海在空間發表一篇年度旅遊計劃。內容除了上海深度游這不用講,還有雲南、四川、桂林等旅遊重鎮,最後,當然還包括台灣上山下海自由行。

可是如同前面所說的:房子未買、諸事不宜。那個年度旅遊計劃,一個地點也沒有實現過,就連吳江海自己家鄉台灣,也沒成行。

本來,吳江海在大陸工作是單休,星期六也要上班,因為如此,公司特給予派駐幹部每兩個月一個星期的返台假,當作單休的補償。返台機票的部份,一般台資企業是公司直接買,吳江海公司比較特別,機票費是算在薪水裡面,所以吳江海如果要返台,就要自己出錢買機票。

因為這點,加上諸事不宜,吳江海兩年內就只有返台兩次,一次是過年,一次是回去買房,其它台灣同事覺得奇怪,吳江海回應的理所當然,他本來就一直在外地念書工作,本來就很少回家了,所以不一定非得返台。

現在,吳江海在閣羅王那領回自己的死亡筆記本。無論如何,他也要帶小云回台灣一趟,他很想讓小云看看自己長大的地方,想跟小云一起去台灣那些有名景點。說來好笑,像是阿里山呀日月潭呀,這些聽起來台灣人一定去過的地方,吳江海一個都沒去過,他很想去看看,尤其是,跟小云一起看。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