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好聲音(6):寶島迷航記




台灣九份芋圓

很多年前的某一天,吳江海熱烈慶祝和小云進入同居時期。

一個男人,不管表面上如何西裝筆挺,一個女人,無論表面上如何光鮮亮麗,只要同居相處幾天,馬上原形畢露,到底是個甚麼樣的人,就跟全身赤裸攤在陽光底下一樣。

和吳江海兩個週末同居一室,相處下來,對於這個認識很久的男人,小云第一次覺得有全部重新再定義的必要。

還記得,那時候小倆口只是一起做了兩件事:元宵節在家煮湯圓吃、到歐尚採買生活家居用品。

吳江海一切遵照小云的指示,到可的買灣仔碼頭湯圓,買回來之後,本來說好兩個人共同合作,才進行沒多久,自動調整成小云主導,吳江海負責在旁邊表演甚麼叫手忙腳亂,怎麼燒開水、怎麼下餃子、怎麼加水再滾、怎麼裝盤分配,十次裡面有九次,是小云一個口令、吳江海一個動作。

一定是在那個元宵節的晚上,小云開始有必要重新評估這個男人!

接著下個星期天,他們到歐尚買菜,回家自己煮晚餐。先前大聲號稱在台北工作時,會自己煮飯的吳江海,曾經說過的那些拿手好菜,像是炒飯、煎豆腐、蕃茄炒香菇,事實證明都是些簡單料理,吳江海以不變應萬變的一二三步驟就是:熱鍋、下油、翻炒。

簡單的一二三步驟,事實證明,只能拿來炒炒簡單料理。鮮嫰滑潤一條鱈魚,放到吳江海面前,只會被煎成一條烏漆麻黑的黑鱈魚,結實厚重一塊牛肉,放到吳江海面前,怎麼宰割怎麼下手,他完全沒有頭緒。

還好有小云接手,至少晚飯還有東西吃。

作菜不行也就算了,吃完飯之後,洗澡、鋪墊子、掃廁所,很快吳江海就被發現,幹家務活離正常水平也是是有一大段距離,於是,小云輕輕嘆口氣:

「生活經驗根本是零!這幾年,活得很辛苦吧!」

面對如此善心十足的指控,吳江海啞了。很多年,他一個大男生在外地生活,蝸居生活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馬馬虎虎過得去就行。他唯一能講的,是這麼多年了,生活再怎麼不精緻,也還是過得健健康康。他不會去管每一天每一個生活小細節要怎麼過,但他對於人生的大方向,總是慎重思考下定決心,而且一旦下定決定,恆心毅力一步一步朝那個方向走。學業如此,工作如此,遇到一見傾心的小云也是如此。

同居生活,親密生活,是一面會說話的鏡子。這面鏡子,不但反映出最真實的你自己,還會一針見血把你吐糟到翻掉。除了「完全沒有生活經驗」之外,小云還很喜歡吐糟吳江海頭皮上和臉上脫皮很誇張,嚴重有礙市容。

真可怕,可能已經好幾個月了,甚至是好幾年了,吳江海一直脫皮到「嚴重有礙市容」而完全狀況外——爸媽沒有跟他講,兄弟沒有跟他講,死黨沒有跟他講,當然同事也沒有跟他講,像這種事,大概真的只有同居親密好朋友,才會亳不留情的吐糟出來吧!

吳江海一向是個知錯能改的好青年,如果他早知道自己「嚴重有礙市容」,他一定馬上改變,但問題是:都沒有人跟他講,而他又是個馬馬馬虎虎過得去就行的男孩子,所以就一直不知悔改。

幸好,他終於遇到小云,而小云勉強接受了他,兩個人在一起同居,完全被看光光的吳江海在生活水平上,終於有很大的大躍進。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牛牽到北京還是照樣牛脾氣改不了。遇到小云之後的吳江海本性還是沒改的,馬馬虎虎過得去就行,只不過,以前的過得去,是對得起吳江海自己,現在的過得去,是要對得起小云。

就拿這次規劃台灣自駕游來說好了,吳江海實際上準備工作,僅此一件:就是決定去台灣、付機票錢。

而小云為了終於要去台灣,特定去染頭髮、熬通宵作攻略。本來兩個人在大眾運輸跟自駕游中熱烈討論抉擇,最後決定是自駕游後,小云跟朋友借車充和車用手機貼膜,並且一催再催要吳江海下載兩三個手機導航。

那時候吳江海剛考到駕照剛買車,沒開過幾次,就跑到大陸工作了,一台中古車留在台灣給爸爸開,所以吳江海跟開車完全不是好朋友,可是他對於開車環島這件事,興致很高漲,畢竟那台中古車說是中古車,也花了他一大筆錢,如果不好好趁這次機會,光榮帶小云環島的機會撈回來,怎麼甘心?

吳江海只知道要環島自駕游,但是終究要怎麼執行,還是需要小云登場了。

小云沒開過車,但是有充足生活經驗,她跟朋友借的車充跟車用手機貼膜,還有一催再催、逼吳江海下載的手機導航APP,事後證明,沒有小云的這些關鍵配備,環島自駕游,可能只是一場寶島迷航記。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