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好聲音(10):中部橫貫山路




新中橫公路

在駕訓班學開車的時候,小胖教練總覺得吳江海太緊張了:「開車就是要放輕鬆一點,只要油門、剎車、方向盤這三個抓好,沒事的,你會騎摩托車吧?像摩托車這麼危險的肉包鐵,你都開了好幾年,像汽車這麼安全的鐵包肉,那肯定沒問題,請大膽的開,太過緊張、小心翼翼,反而容易出狀況!」

小胖教練新辦了一個三星手機,一個墊板大小的Note,白菜單機價搭配吃到飽的電信合約,他坐在副駕駛座,興致高昂端著Note一邊看韓劇,偶爾抽空指導吳江海幾句。

「剛開始開車,當然緊張。」吳江海看小胖教練心不在焉,沒認真指導就算了,看韓劇之餘還要數落自己幾句,有點受不了,忍不住為自己辯護。

「我拿到駕照第一次上路,沒多久就撞車了,但撞過一次我就悟道啦,從此大膽放心的開,反正頂多再撞一次!可是,自從我不再緊張開車之後,沒有再撞過車。」小胖教練眼睛盯著Note上婆婆媽媽的韓劇,嘴巴上繼續心不在焉的念著,彷彿這些台詞他說過無數遍,再講一次,不需要經過大腦,更不需要打草稿。

撞車?那還得了!因為小胖教練這一番「撞過才懂得開車」的假設,吳江海當時內心暗自決定:駕照到手了後,先買個二手車來開吧,二手車撞起來不疼心。

後來,吳江海考到駕照,買二手車,一開始當然是小心翼翼開車,跟小胖教練的撞車理論不同,新手上路的吳江海沒撞過車,他放膽開車的啓蒙恩師不是別的,正是阿里山山路。

吳江海和小云帶著兩顆愉快的心情,離開風光明媚日月潭,前往阿里山。

天氣晴朗,手機導航顯示兩個小時到達目的地。

車子往深山裡開,對面駛來的車輛越來越少,每隔一陣子會出現山路旁的小店,這些小店讓人感到心安。中間發生一個小插曲,小云肚子疼,那時候已經飄雨,吳江海和小云兩個人撐著傘,小云身體不舒服,吳江海讓她在路邊等著,自己從山路左邊的超市,走到對面的藥局,一間一間問能不能借個廁所。

順利解決了小云的需要,兩個人繼續前進,等在他們前面的,是真正的山路。

吳江海很快發現不對勁。

半個小時之前,晴空萬里,半個小時之後,狂風暴雨。吳江海不禁疑惑:「這是在同一條路上嗎?」而且重點是:目前是在海拔三千公尺的高度,路的一邊是山壁,另一邊是萬丈深淵。到底有多深,車裡面的人不知道,不敢看,其實根本也無從看起,只是從車窗望向另一頭的山坡,可以清楚判斷:如果一不小心,車子滑過那一條生命警戒線,那就真的上高架直通地獄了!

穿越過狂風暴雨,又回到晴空萬里。本來閉目養神的小云醒了,她怯怯問道:「這是哪裡?」小白握著方向盤的手還在顫抖,沒有回頭看,壓低聲音緩緩回道:「我們還在剛才的山路上,沒走多遠!」小云看了窗外,隨即回應:「沒走多遠?剛才怎麼又下雨又刮風的?」

他們在陽光晴朗的山路上,熱烈討論這個現象,後來他們得到結論:正常的山都是陡峭的,山路沿山勢而開,車子順著山路一圈一圈往上繞,直至接近山頂。下午時候,太陽在西方,因此山的一邊向著陽光,另一邊背著陽光,繞山而開的山路,分成山陰跟山陽兩邊,高度是海拔三千公尺,這樣的客觀事實,對於開車的人帶來挑戰。

討論完了,彷彿在印證他們理論一樣,天色驟暗,突然間,車子就開進了狂風暴雨。

吳江海這次有經驗了,他把車速降到20公里,打開車燈,車子移位到道路中央,沿著中間那一條黃色分隔線,以接近腳踏車的速度,緩緩地開。

能見度很低,即使開遠光燈,大概只能看到前方兩三公尺。坐在駕駛座唯一看到的,只有車頭前面的那條黃色分隔線。吳江海必須保持車速20公里緩慢前進,車子只能開這麼慢,因為只有如此低速,吳江海才能在黃色線開始在轉彎的時候,車子跟著轉彎,也只有在如此低速,如果對面有來車,吳江海來得及將車子開回到右邊車道,小心閃避。

雖然能見度只有前方兩三公尺,但是坐在車子裡面的吳江海和小云都很清楚,右邊五公尺處就是斷崖,如果山路轉彎而車子沒有跟著轉彎,或者對面有來車閃避不及,在這三千公尺高山上,沒有人敢保證,甚麼事會發生。

中間,吳江海一度在山陽的時候開到一處叉路,導航告訴他往左走,但吳江海才開了大約500公尺,看看前方道路年久失修的感覺,他想起了之前在奇摩曾搜到,中部橫貫公路有一條很危險的小路,分享的人都建議就算是熟手,也不要開那一條道。於是吳江海決定倒車,那條山路只有很窄的兩個車道寛,左邊就是懸崖,所以等於是在懸崖邊倒車,在倒車那一分鐘,吳江海踩著剎車跟油門的腳,血液特別集中,因為一旦不小心踩錯,一樣是上高架直通地獄了!

成功倒車後,回到「半小時晴空萬里、半小時狂風暴雨」的老路上,小云不再閉目養神,若是狂風暴雨,身子往前傾,跟吳江海一起緊盯著前方黃色分隔線,若是晴空萬里,仔細觀察四周圍山勢起伏,希望能早日離開這個鬼地方。

沿途經過玉山國家公園標牌、合歡山標牌,吳江海一刻都沒有停留,三個小時之後,終於看到一個比較正常的道路標誌,上面寫著:「阿里山」。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