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好聲音(11):最後一天




台灣電視新聞

吳江海和小云在台灣環島旅行,十天時間,他們歷經高山大海,阿里山、日月潭、花蓮、墾丁這些必備行程都走遍。最後一天,吳江海和小云沒有行程,他們特地留了一天完全的空白,睡到中午,吃完很接地氣的三媽臭臭鍋,然後一大袋的豪大雞排和六杯珍珠奶茶,待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公寓酒店,在台灣最後一天,他們準備悠悠哉哉地度過。

酒店房間的電視持續播報新聞。

「這麼多新聞台!播報內容又機車又八卦,而且每家新聞視台播報的東西差不多,重點是一再重播!」小云邊吃雞排,邊按搖控器,抽空再喝一口珍珠奶茶。

「台灣電視都是這樣,台灣的特產,這邊人沒事把新聞當肥皂劇看。」吳江海解釋,他發現小云學得快,專業台灣俗語「機車」,小云是現學現賣。

好久沒看到台灣新聞,吳江海很享受,豪大雞排嘴邊沒停過。

「雞排配奶茶,此絕配在台灣才有!」小云齜牙咧嘴吃完,尚有餘溫的袋子丟到垃圾桶,忍不住發出囋嘆。

「喜歡嗎?呵呵。」吳江海看著小云一臉滿足,笑著問道。

「當然喜歡,以後我們每年都來台灣走走,好嗎?」小云走到吳江海身邊,依偎著他,輕聲細語地撤嬌。

吳江海撫摸小云柔順的黑長髮,仔仔細細凝望眼前來自對岸的好姑娘。他小時候,台灣和大陸不但政治沒交集,人民在生活上也有距離,所以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到海峽另一邊工作,更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和一位上海姑娘結婚。

然後,他想起了幾個月前,那個場實實在在的地獄場景,溫柔眼光中隱隱閃過一絲痛楚。這幾天,為了讓小云第一次台灣之旅開心,吳江海一直把這件事壓抑住,有好幾次,像今天酒店一樣幸福無以倫比的時刻,那件事像把利刃一般,悄悄無聲地剮絞他的心,越是幸福,越是痛苦。

他以為自己隱藏的很好,但小云是甚麼人,精明細心體貼的上海姑娘,吳江海眼中隱隱閃過的痛楚,小云看得一清二楚,只是她和吳江海一樣,台灣之旅太開心,無論之後,有甚麼事情等著他們,那都是之後的事,吳江海不提,小云不想問。

電視上,持續播報某內地搖滾歌手到台灣開演唱會的新聞。從這個歌手的出身背景、上過幾次春晚、結婚離婚狀況、還有最近沸沸揚揚的緋聞,一五一十如同連續劇般播報,而且每隔一小時,就會再重播一遍,到了第三遍,小云終於看夠了,把電視關掉。

「明天要回上海了,今天我幫你剃頭吧!」小云說道,看著吳江海頭頂上稀疏長出來的短毛。

「好呀!」吳江海摸摸自己頭,臉上滿是微笑。

吳江海的頭髮很不爭氣,大學時代開始危機,後來他索性片甲不留,剃成一個葛優大光頭。記得當時,他大學校區裡的理髮店,歐巴桑幫他「剃度」的時候,歐巴桑誠惶誠恐,苦口婆心,勸誡少年仔明明尚有發根,別想不開。

那頭髮雖然少的可憐,還是照長不誤!所以後來吳江海一不做二不休,自己買個美容級的剪髮器,每月自行清理頭毛,省得常常跑理髮店,還得常常面對苦口婆心的歐巴桑。

也許因為頂上無毛,吳江海一直都沒有交女朋友,頂著大光頭太引人著目了吧。當他外派到上海工作,在英語角活動認識了小云,兩個人交往之後,小云從始至終,沒介意過吳江海的外表,每個星期,吳江海在小云長大的小區附近出入。部門有活動,小云大方邀請吳江海一起參加,當吳江海出現在上海的藍色風暴,小云同事和同事的男朋友老公,不免多看吳江海的大光頭一眼,但小云很自在,牽著吳江海一起玩水上探險。

人都是這樣,有些缺陷表面上裝作堅強、裝作不在意,但是如果遇到善解人意的好心人,心裡特別感激,這個特別感激,其實從另外一個角度,折射出對於缺陷的敏感。吳江海和小云交往之後,他再也不用自己剃頭,也不用面對理髮店的歐巴桑,因為只要頭髮稍微迸出來一點點,小云就會把拿出剪髮器,幫吳江海剃掉,小云的從不介意,讓吳江海對小云特別感激。

台灣之旅最後一天,在台北國父紀念館附近的酒店,小云剃光了吳江海頭髮。看著鏡子裡面閃閃發亮的光頭,吳江海突然有種坦然無比的心境,他轉過身,深情、鎮定地對小云說:「我有件事,一直想跟你說。」

小云剛清理完剪髮器上的殘髮,面對吳江海突如其來的認真,她把剪髮器放好,輕輕坐在床邊。

這一刻,她等待很久了。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