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地獄好聲音(12)(完):吉他

三十而立的行李箱和圓背吉他

在台灣的最後一天晚上,吳江海突然提議想買吉他。

「原來你會彈吉他!」小云好奇地問。

「早就會了!」吳江海得意貌。

「甚麼時候?都沒聽你說過?」小云嘴角撇了一下。

「高中時候開始彈了。我爸會彈,起初爸教我一點,但其實爸的吉他老早荒廢,只會刷最基本C和弦,所以我是自己買書,一步一步學,沒有參加吉他社,也沒有到琴行跟老師學。」吳江海眼睛望向遠方。

「這麼厲害!等你回家彈給我聽。」小云臉上堆滿笑容。

後來他們一起到台北金山南路的金螞蟻樂器行,吳江海挑了一把圓背吉他。

吳江海很念舊,金螞蟻樂器行和圓背吉他對他而言,具有特殊歷史意義。大學時候,吳江海媽媽辦了張信用卡,放暑假,吳江海從台北回到高雄,媽媽大手筆在樂器行刷了一把圓背吉他給吳江海,那個價位的吉他只能算中低階,可是吳江海從小家境不好,那筆消費金額對於他們家來說,非常高了。

後來,媽媽信用卡刷爆,那把吉他成為有史以來,吳江海從媽媽手中收到最為昂貴的禮物。不過,兩年後,那把吉他的高音弦琴弦,會磨到琴柱上金屬框,容易出現雜音,狀況不是很好,吳江海剛好有陣子缺錢用,吉他不怎麼彈,批踼踼二手交易版隨隨便便,賣掉那把吉他。回到高雄媽媽知道了,沒有責怪意思,可是當時媽媽失望詑異的表情,吳江海之後每次再彈吉他,每次都會想起,只要一想起,臉上總是一抺心酸。

大學畢業,吳江海在台北事務所工作,每月領薪水荷包滿滿,自以為少年得志的他,消費毫無節制,標準月光族。每樣東西都想高檔一點,衣服、隨身聽、鞋子、文具,吉他當然也不例外。他在批踼踼吉他版精挑細選,找到一家口碑不錯的「金螞蟻樂器行」,花了一萬元,敗下一把號稱性價比最高的韓國cort吉他。

那把吉他帶回高雄時,吳江海媽媽瞄了一眼,淡淡地問:「怎麼不是圓背吉他?」吳江海望著媽媽,半晌說不出話。

離開事務所之後,吳江海接受一家公司外派到黑國工作,那把金螞蟻非圓背吉他,也帶到了黑國。沒待多久,在白國上市的那家公司惡性倒閉,就在吳江海返台休假的時候,接到台北管理部電話,竟然說公司倒了,老闆連夜逃到灰國去。公司在黑國有銀行借款,惡性倒閉不還錢,聽說當地警察,到處在找負責(揹黑鍋)的台灣幹部。吳江海不敢回黑國,也不敢再找黑國工作,所以他在黑國的吉他,從此下落不明。

經過這麼一段黑國歷史,很久很久,吳江海沒有再彈過吉他。

一直到和小云回台灣旅遊,待在台北酒店,偶然間,電視播報政大金璇獎新聞,大學生在比賽中自彈自唱的場景,讓吳江海回憶起自己的青春大二,常常一個人在宿舍客廳錄吉他,想到自己和圓背吉他金螞蟻的淵源,再想到自己幾個月後勢必得報名的好聲音比賽,他跟小云提議去買吉他。

結束寶島行,回到上海。

吳江海辭掉工作,報名歌唱比賽。他打算上台表演吉他自彈自唱。在準備表演的一個月裡,他除了練唱之外,還是練唱,到了上台前一個星期,他喉嚨突然啞了,說話很困難,發不出聲音。

如果是在台灣,吳江海會跑去康是美藥店,讓藥店幫他選藥,或是買台灣廣告上常常看到的京都奄川貝枇杷膏,可是在大陸,他不知道有甚麼藥可以買,也不敢亂買。所以後來,是讓小云買了一大袋的藥回來,有金嗓子喉片、正柴胡飲顆粒、快克膠囊,一些吳江海從沒看過的藥,不過既然是小云買的,而且快上台表演了,必須讓喉嚨盡速恢復,吳江海照三餐服用。

比賽時候,吳江海在舞台上彈唱陳升的「不再讓你孤單」,喉嚨還沒好,他必須很用力地大聲嘶吼,以非常沙啞不成調的聲音,唱完整首歌,當他唱的時候,所有觀眾包括評審都很驚訝,只有小云在台下,聽聽聽著流下眼淚,因為只有小云聽出來了,這可能是最後一次聽自己丈夫唱歌。

最終吳江海被刷下場,連進入決賽的機會也沒有。結束之後,他在家裡待著,還是很習慣性地彈吉他練歌,每天錄一首小情歌,那是他打算留給小云最後的禮物。

然而,期待中的白馬死神,沒有到來。一個月之後的某一天晚上,吳江海唱完自己那天錄的歌之後,小云給吳江海看手機上一則騰訊新聞,那個歌唱比賽的冠軍歌手,本來跟經紀公司簽好約,前途一片光明,然而,一夕之間突然感冒,併發急性肺炎逝世。

小云和吳江海對望一眼,兩人很有默契,相擁痛哭。

吳江海逃過一劫,他隱約覺得,閣羅王網開一面,更改生死簿,抓走真正會唱歌的冠軍,不幸的人。

吳江海依然每天彈吉他唱歌,他沒有告訴小云,可是他在心裡暗下決心,明年,仍然要會再報名比賽。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