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毛蟲

皮克斯《蟲蟲危機》

那是一隻鮮豔讓人不敢觸摸的毛蟲,一看便覺得有毒。

是在爬山步道看到這隻毛蟲。他喜歡禮拜天早上去爬山,對他而言,這是一個星期中,最輕鬆自在的時光。

正當他享受只有一個人的爬山步道,突然間,發現腳下有個小東西在動,差點他一腳踩在那個小東西上,這個是什麼?他蹲下去看。

全身長滿透明刺毛如刺蝟一般的毛蟲。它身上一塊一塊不同顏色的鮮豔皮膚,不像是動物的皮膚,更像是西洋油彩畫裡的油彩,一塊一塊塗上去的。

那隻毛蟲有數不清的很短的腳,不停地前後擺動,它相對龐大的肉身,以如此蠕動姿態,從爬山步道的石子路,移動到路邊山林泥土地上。

這毛蟲知道我在看它嗎?怎麼好像躲進山裡面去的樣子?

正這麼想,那只隻毛蟲爬上路邊泥土崖了,幾乎是以垂直角度在樹根盤聚的泥土崖,百足之蟲往上爬。

毛蟲也在爬山呢!他突然感到親切,這裡沒有其他人,毛蟲成為他爬山的唯一同伴。

眼看著那隻毛蟲,就要爬到再也碰不到的距離,突然有一個奇怪念頭,他不想讓毛蟲逃走,趕緊隨手抓了根枯樹枝,拿出背包裡剛喝完的礦泉水空瓶,先引誘那隻毛蟲爬上枝樹枝,再由枯樹枝爬進瓶子裡。

用小刀把寶特瓶割幾個細長孔,好讓寶特瓶透氣,接著鎖緊瓶蓋,拿個塑膠袋包好寶特瓶,他再看了寶特瓶裡的毛蟲一眼,將瓶子放進背包。

帶回家吧。他住的公寓頂樓有幾個小盆栽,弄起來是個小花園,他打算把寶特瓶裡的毛蟲,放到自己花園裡。

回到租屋,從背包拿出瓶子,發現那隻毛蟲蜷曲成一團,一動也不動。

死了?他不敢相信,從爬山地方坐公車回家,也不過兩三個小時,雖然公車上他沒將瓶子拿出來,人很多,怕會嚇到別的乘客。

但他還特地在瓶子上,割幾條細長透氣孔,背包拉鏈也刻意留了間隙,沒道理會悶窒而死?

無論如何,毛蟲終究是一動也不動,好像是死了,但身上皮膚色彩仍然很鮮艷。他把瓶子帶到頂樓,將毛蟲倒在其中一個盆栽上,毛蟲千百隻腳,還是一動也不動,他挖一個土洞,將那隻毛蟲埋了。

當作沒有這件事發生。他有點後悔,當初不知怎地,把這隻七彩毛蟲裝進寶特瓶帶回家,可是再怎麼想,也沒有用,頂樓空氣突然變得很沈悶,他下樓,回自己房間。

一夜無語。

睡中無夢。

隔天早上,他到頂樓澆水,第一個想到的,是昨天埋葬毛蟲的那個盆栽,當他抬起澆水桶,要朝下灑的時候,愕然發現上面有一隻毛蟲,跟昨天那一隻,長的一模一樣。他後跳一步,吐了一口氣,向前察看昨天埋掉毛蟲的地方,挖了一陣,挖不出毛蟲屍體。奇怪的是,不久,每個盆栽都活生生的爬著一隻毛蟲。

同樣斑爛色彩的毛蟲。

看著這些盆栽上的毛蟲,他感覺如同颱風將至的沉悶,空氣很重,悶窒似的喘不過氣來。這些盆栽,他種幾個月了,很確定在頂樓的這些小植物,不會自己生出毛蟲來。

那天,一整天在公司他心神不寧,下班回家,他繞了點路,在路上找到店家,買了一瓶殺蟲劑。

這件事必須有個了結,他心中暗自決定。

回到家,爬到頂樓,他走到盆栽前面,睃巡了一遍又一遍,郤連一隻毛蟲也看不到。他沉默思索了一會兒,然後很仔細地再掃過一遍,又一遍,就是沒有色彩鮮艷的毛蟲踪影。

一隻都沒有。

早上明明看到很多隻的。本來,他帶著殺蟲劑來到頂樓,心跳很厲害,他根本不能確定,自己是否有膽量將殺蟲劑對準一隻隻的毛蟲,狂噴至死方休。

也許早上是幻覺吧,昨晚可能睡得不好,他放心鬆了一口氣,殺蟲劑留在頂樓,一個階梯一個階梯,慢慢地、踏實地,走回房間。

隔天早上,他剛醒來,莫名其妙感到很疲憊,意識不是很清楚,如同往常數不清的早晨,他第一個動作,是到浴室間刷牙洗臉。

「哇!」

剛走到洗臉台,還沒扭開水龍頭,往洗臉台一靠近,迷濛中睜開雙眼,赫然看到洗臉台裡,爬滿色彩鮮艷的毛蟲,一個個不停的蠕動,找空隙鑽,數不清的毛蟲腳在鑽疊蠕爬,整個洗臉台,看起來如同3D電腦的幾何圖形演示,炫目刺眼。

他本能反應的往後猛然一躍,撞到牆壁,昏迷過去。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