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終極警探》(虎膽龍威)非常難死

《終極警探》(虎膽龍威)非常難死

經典動作電影《Die Hard》,台灣翻成《終極警探》,大陸翻成《虎膽龍威》,兩種翻法都偏文雅,而且都跟原文搭不上關係。其實我覺得,直接翻成「非常難死」即可,雖然白話,但是卻可以傳神點出這部電影的觀賞樂趣。

從1988年經典開山之作 ,到2013年系列第五部續集,25年漫長時光中,布魯斯威利和約翰麥克連劃上等號,身材同樣魁梧,只是髮際線一再退守。每隔幾年,觀眾都很樂意再次走進電影院,看這位紐約警察如何倒大霉,莫名其妙捲入重案,然後再一次,以近乎原始本能的機智與強韌(打不死小強),有驚無險存活緝兇。

可以想見,無論電影第一集在內容上,是否勝出之後幾部續作,在當年布魯斯威利尚未一炮而紅的時候,走進電影院觀眾,對於這位慓悍壯漢沒有過多期待,也因此,可以體驗到最為過癮的「很難死」刺激。

首次觀看1988年《Die Hard》,我並非終極警探影迷,對於布魯斯威利沒特別好感,所以電影一開始,看他從紐約搭飛機到加州,看他漫不經心說自己是紐約警察,看他到「離婚」老婆的公司參加派對,在林肯加長禮車上和黑人司機抬槓,我都只看到好萊塢一貫公式化的開場白。等到劇情急轉,恐怖分子登場,剛開始,麥克連也只是慌忙找警察救援而已,一直到他不囉嗦幹掉第一個壞蛋,還裝妝成聖誕老人當禮物送回去,才開始感受到這位「影史最強悍警察和英雄」的魅力。

「Now I have a machine gun, ho-ho-ho!」

本來還疑惑:為什麼推「聖誕老人」出去?可能想拖延時間、可能要分散注意、可能出於保護人質、也可能單純蒐集資訊,不過電影繼續看下去,覺得這就是麥克連的調調,一邊橫衝直闖單幹戶,同時還可以一邊耍冷耍嘴皮子:「Welcome to the party, pal!」、「Who’s driving this car? Stevie Wonder?」、「Yipee-ki-yay,Mother Fucker!」看來好萊塢眾多動作巨星之中,想找出一位像這樣約翰麥克連的接班人,除了布魯斯威利之外,還真是列不出合適名單。

劫匪領導漢斯貫穿全場

硬派搞笑之外,還有一項名符其實特色 :很難死。第一集電影中,透過精巧的情節空間佈局,充分將這點發揮徹底。一棟密閉商業大樓,十幾個恐怖分子,掃射不完的機關槍,挾持三十幾個人質,而約翰麥克連只有一個人,配備警用小手槍一把,就這樣,對峙開始。玩電梯井、玩通風口、玩頂樓跳躍,有炸彈、有直昇機、有裝甲車。從頭到尾,約翰麥克連在大樓裡面一人搏鬥,沒有被機關槍掃死、沒有被滿地碎玻璃扎死、沒有被直昇機射死、高空彈跳沒有摔死,看他赤腳跑過碎玻璃(海軍陸戰隊天堂路?),流了那麼多血,就想說他到底有多少血可以流呀,看到最後會覺得,即使整棟大樓真的塌了,這個紐約警察還是死不了!

這部電影兩個多小時,在當時應該算罕見地長,故事線雖然單純,但是很有層次分成幾個段落:一開始所有角色到達大樓,恐怖份子控制人質,麥克連成功請來救兵,洛杉磯警察無用的攻堅,FBI直昇機自殺行動,每個段落都有獨立的緊張刺激點,情節發展沒有落入俗套,我一直以為黑人警察會死、人質會死很多,最終沒有,應該說,這些本來並非重點,電影一直聚焦在麥克連和歹徒的對抗,其它支線都只是圍著主軸打轉。

聚焦同時,電影在支線上也很精彩。像是黑人警察的心理後盾,洛杉磯警官的官僚作風,還有對於新聞媒體的諷刺,雖然著墨沒有太多,點到為止,可是能讓整部故事更加豐富完整。

最後,還有一點值得一提,電影裡恐怖份子有十幾個,大多只有簡單台詞和機械動作,不過,劫匪領導漢斯貫穿全場,不但有勇有謀,而且憑藉幽默機智的對話,和高檔品味穿著,和堪稱粗魯的麥克連形成有趣對比。尤其是電影後段兩人初次碰面,漢斯竟然能瞬間臨場反應,假冒口音和動作反串成人質,而麥克連還將計就計,將沒有子彈的手槍交給漢斯,這個場景實在拍案叫絶。動作片裡最難設計也是最關鍵的,其實就是壞蛋角色,電影因為這個場景的安排,將壞蛋環節提高到相當難得的水平。

所有經典系列電影的開山之作,肯定是超乎預期的完美,《終極警探1》果然也是如此。

電影一直聚焦在麥克連和歹徒的對抗,其它支線都只是圍著主軸打轉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