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西門町(1):小薇

西門紅樓

假日的西門町跟傍晚的菜市場一樣,人爆多。

譬如說,站在這間「阿蔡的店」門口看手機吊飾,你必須一直站在同一個地方,把這個地方能看到的吊飾款式全都掃過,確定沒有你喜歡的,然後你再「伺機」移動到旁邊一點點,看另外一區的吊飾。如果你還沒看完就移動位置,但你想再看一下剛才那一區的吊飾,很抱歉,人補滿了,必須好好再「伺機」一下。

或者說,你對手機吊飾沒有興趣,所以「阿蔡的店」你注定只會路過,然後你對布娃娃也沒有興趣,所以下面一家「阿鳯的店」你也打定主意只是路過。人潮很多,既然你不打算停下來看商品,那你就得跟著人潮一直往前走,除非你不怕跟人起衝突,不然是沒辦法往回走的。

小白向來對逛街不感興趣,更別提頂頂有名的西門町了,他今天之所以來,單純就是一個原因:被逼的。

上午他接到一通電話,一個陌生女子,特徵是娃娃音很重:

「你不是說要娶我?」直接了當的第一句話。

「甚麼?你說甚麼?」剛接電話就被雷打到,小白一臉錯愕。

「你不是說要娶我!」再次強調的第二句話。

「等一下,你到底是誰?」差點沒從椅子上掉下來的小白,開始恢復冷靜。

「你、不、是、說、要、娶、我。」堅定無比的第三句話。

「你到底在說甚麼?甚麼我要娶你?我哪時說要娶你,我根本不知道你是誰!!!」小白的理智線終於被扯斷。

他壓根不認識這個講話娃娃音的女孩,但那個女孩就一直堅持,信誓旦旦說上個星期就在西門町,小白親口說要娶他為妻,還留了許多個人資料給女孩,包括住址手機家裡電話。沒想到一個星期過了,小白都沒有任何動靜,女孩威脅:如果再不處理這件事,她一狀告到小白的公司跟父母。

甚麼跟甚麼!新型的詐騙模式?小白覺得自己真的是倒大霉了。重點是,小白很疑惑,那女的怎麼會有自己公司和父母的資料?難道是自己的個資被電信公司或是銀行洩漏出去之類的嗎?

最後小白和那女的約在「老地方」:西門町。他心裡盤算:反正最近月初剛結完帳,週末沒事,輕鬆一下去逛個街也好。小白的LEVIS牛仔褲穿五年了,左邊大腿那裡因長期裝iPhone,在手機下面邊緣的地方已經磨出一個很整齊的四方長型大洞,很難看,所以小白一直想買條新的牛仔褲,剛好利用這次去西門町的機會,看看牛仔褲。

約在西門町還有一個好處:人多!人多就安全,如果真的遇到詐騙集團,那至少大庭廣眾人潮洶湧之下,對方也不敢怎麼樣。

下午四點五十分,台北西門町,六號出口。

小白和那個女孩就約在這裡,約五點,他四點出門,提早十分鐘到達這六號出口。

一個胖胖的女孩子站在樓梯上來的旁邊。小白一邊上樓梯,一邊看了有點心驚,想說該不會是那個胖女孩吧!

小白審美觀很簡單:女孩子一瘦遮三醜。胖女孩,一方面顯示個性上不夠堅定,沒有恆心沒有毅力,因為只要有心控制飲食跟運動,怎麼可能還會胖呢?,所以胖的人,絕對是個人因素。

這次雖然是和不明逼婚女孩相約,但終究還是跟女孩子見面,對於單身超過一年的苦逼小白來說,心裡說不期待那是騙人的。他曾經想像那個操著娃娃音、把一句「你、不、是、說、要、娶、我」重覆講三次的女孩會長甚麼樣,雖然不可能夢幻到像娃娃音女神林志鈴,但至少,也不會是眼前這位小象隊神女吧!

從上樓梯開始,戒慎恐懼的小白偷偷瞄那個胖女孩幾眼——他怕,深怕那個胖女孩會對他微微笑、點點頭,表示她就是在電話中跟他逼婚的「未婚妻」!

那個胖女孩根本正眼不看小白一眼。等到小白上樓到了正六號出口,那個女孩也沒有任何動靜。

呼!好險,不是她!小白鬆了一口氣。

假日的西門町跟傍晚的菜市場一樣,人爆多。

捷運站六號出口人潮如流水,每個人打扮的青春洋溢進進出出,小白看著一個又一個上樓梯和下樓梯的人,陌生的面孔,沒有人停留,好不容易有一個停下來了,拿起手機撥打電話,問清楚對方在哪後就又匆匆離開了。

從四點五十分,到五點整,一直都是小白和那個胖女孩停著不動,小白心裡隱約覺得不妙。

他拿起手機,撥打那個逼婚女孩的電話號碼。

「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那個胖女孩的手機響了,鈴聲很大聲,跟外接喇叭一樣可怕的大聲。

小白誠惶誠恐望著那胖女孩,在上次電話中,她自稱叫小薇。

原來是個胖小薇呀,小白一顆心,沉沉沉沉到十八層地獄去了。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