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年青年旅店《殺死那個石家莊人》:一萬匹脫繮的馬




吉他:

Key:F Capo:5 Play:C

C D Em

傍晚六點下班 換掉藥廠的衣裳 妻子在熬粥 我去喝幾瓶啤酒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廈崩塌 雲層深處的黑暗啊 淹沒心底的景觀

在八角櫃台 瘋狂的人民商場 用一張假鈔 買一把假槍

保衛她的生活 直到大廈崩塌 夜幕覆蓋華北平原 憂傷浸透她的臉

河北師大附中 乒乓少年背向我 沈默的注視 無法離開的教室

生活在經驗裡 直到大廈崩塌 一萬匹脫繮的馬 在他腦海中奔跑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廈崩塌 一萬匹脫繮的馬 在他腦海中奔跑

如此生活三十年 直到大廈崩塌 雲層深處的黑暗啊 淹沒心底的景觀

萬年青年旅店《殺死那個石家莊人》

感想:

偉大的搖滾歌曲是這樣,你第一次聽,被它深邃的歌詞意境所吸引,可是真正走完一遍歌詞,往回看,你仍然沒清楚聽懂在唱什麼,模模糊糊的。因為搭配音樂聲響所吟唱出來的文字,每一句像是詩歌施了魔法,豐富聽者原本貧瘠的想像土壤,於是一遍又一遍地聽,在無限循環中,完成某種虔誠的宗教儀式。

例如Bob Dylan《One Too Many Morning》,例如Patti Smith《Dead to the world》,例如羅大佑《愛人同志》,例如崔健《一塊紅布》。再例如,萬能青年旅店的《殺死那個石家莊人》。

一直有個說法,這首歌影射當年911級別的靳如超案件,「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廈崩塌」,歌詞直接聯想一夜炸毀的幾棟綿廠宿舍,而「河北師大附中」,剛好就在綿廠宿舍附近。從河北追人到雲南,再回到河北炸樓,之後逃竄到廣西,只要想想這個來自社會最底層的瘋狂犯罪行徑,便會覺得「一萬匹脫韁野馬,在他腦海中奔跑」並不為過。

莎士比亞所言:一千個讀者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古典戲劇如此,文學小說如此,搖滾歌曲亦是如此。萬年青年旅店的這首歌這張專輯,2010年問世以來,像一顆噴出去的巨大搖滾能量,你可以說你不喜歡它,但聽過之後,相信很難有人不被它所震撼,我甚至想以一句老話來說:「聽者無不為之動容」。於是,一千個聽眾耳裡,有一千個《殺死那個石家莊人》,每個人都想說說屬於自己的這首歌。

萬年青年旅店在THE WALL

翻開蝦米音樂,《殺死那個石家莊人》有兩千多條評論,網易雲音樂中,15145條三言兩語試圖書寫對於歌曲的感受,再搜索知乎社區,許多人問這首歌寫什麼,更多人熱衷於歷史考究短短的幾行歌詞,而在老文青本豆瓣音樂,關於「萬能青年旅店」這張專輯,得分9.1,共有6382條短評、181條長評。所謂的「We Will Rock You.」、「Like a Rolling Stone.」貼切描述這短短一首歌所潛藏的能量。

也許是某些人把這首歌套到靳如超案件上,也許是太多人試圖解讀這首歌,原本習於沉默的創作者在專訪中澄清:「這歌就是寫一個家庭嘛,第一段父親,第二段母親,第三段孩子。作為一個非常偏執的中年婦女,就是他媽的認為自己手裡有一把槍,天天特別緊張地想去保衛生活。這個假槍你在那兒都買得到,或者你買不到手裡也有一把無形的。這就是個典型的一家三口,虛假的中產階級溫馨。」

所有的偉大創作都是一個神奇過程。創作之前,從沒想過自己能寫出這東西,創作當時,覺得靈魂正在熾熱地燃燒著,而當創作問世之後,它有了屬於自己活躍的生命,它已經不再被原創作者所掌控了,有時候連創作者自己都會懷疑,如果再來一次,是否還能寫相同的東西出來。我相信,《殺死那個石家莊人》之於萬能青年旅店,便是如此一般的存在。所以當這個樂團首次跨到海外,在台北THE WALL演出前夕,接受當地搖滾雜誌專訪,被問到終於熬出頭的感覺,作詞者姬賡說:還是如履薄冰。

最深刻藝術,往往形式上是最簡單。這首歌曲如果以吉他彈唱,從頭到尾就是三個和弦迴圈。即使在專輯錄音版本,前奏到中間段,也都是簡單的分散和弦襯底,吉他聲很祥和,祥和中浸透一股令人窒息的悲咽,偶爾的小號和提琴給了一點情緒轉折,歌聲和緩,和緩中有一股逐漸向下沉淪的力量。整個歌曲如同作詞者所說的,第一段寫父親,第二段寫母親,第三段寫孩子,都寫完了之後,典型的虛假中產階級溫馨崩塌了,在電吉他的怒吼中,「一萬匹脫繮的馬,在他腦海中奔海」,大概樂團整體成員聽到這歌詞都沸騰了,所以歌曲到最後,也是幾近瘋狂。

瘋狂之後,無限循環之後,所有人又回到原點:

傍晚六點下班…換掉藥廠的衣裳…妻子在熬粥…我去喝幾瓶啤酒……

萬年青年旅店在台灣夜市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