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核戰(1):綁架

古巴導彈危機

第三次世界大戰使用甚麼武器?

坦克、大炮、核子彈、機器兵、……

誰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甚麼時候舉辦,年代不確定,科技發展難以預測,怎麼回答?

這個問題可以回答得很妙,號稱擁有史上最發達大腦的人是這麼回答的: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用甚麼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戰用的武器,將會是石頭。」——愛因斯坦

這個回答,是六零年代科學家對於人類未來憂心忡忡的預測。

遙遠的未來,一定會到的未來。

時間回到六零年代,二次世界大戰剛結束,美蘇兩強持續冷戰,一整個世代的知識分子,包括像愛因斯坦之類的科學家,喜歡談論人類的未來,而且保持一貫悲觀。

美國首都華盛頓,全世界兩個權力中心之一。

詹姆斯一家人在客廳用晚餐,女兒瑪麗一再切換電視頻道,不管怎麼切換,都是同樣的畫面。

緊急新聞:「總統甘之夫今天晚上出席慈善晚會,遭不明歹徒綁架,目前行蹤不明。副總統彼特偕同警察局長亞倫發表聯合聲明:已掌握歹徒可能線索,正試圖與歹徒接觸,展開談判,由於細節涉及到總統和國防安全,不便透露。」

「怎麼這樣,每一個頻道都在播這則新聞,是深怕沒有人知道嗎?」瑪麗抱怨。

「我們的U2偵察機剛在古巴發現,蘇聯已經佈置好核子導彈,射程範圍涵蓋整個北美洲,本來已是關鍵時候,現在總統還被綁架,當然所有電視台都要報導,這已經不僅僅是美國人的事了,是全人類都應該關注的事。」身為情報局長的詹姆斯,覺得有必要跟女兒機會教育一下。

「喔,那我們到底有沒有要解放古巴?聽說八艘航空母艦已經封鎖在古巴外海,登陸作戰部隊也部署好了,一切,只等甘之夫總統一個命令!」瑪麗夾起一個荷包蛋,往嘴巴裡塞,咀嚼。

「這個目前還沒有決定,當務之急,是趕快先把總統救回來!」詹姆斯吃完飯,舀一碗湯。

「那新聞裡面,副總統跟警察局長聲稱線索已經掌握,是真的嗎?」瑪麗看看老爸表情嚴肅,忍不住八卦。

「這個……倒是未必,為了安撫人心,場面話還是要說的。」詹姆斯語帶保留。

瑪麗又切換了幾次頻道,每個電視台播放內容仍然相同,如果不是總統在慈善晚會被綁架前的畫面,就是一再重覆副總統講的那些「場面話」。

詹姆斯保持沉默。平常在餐桌總是健談的老爸,顯得如此焦慮,瑪麗從來沒有看過,所以她也不再多問。國家大事離她太遙遠,如果真得打仗,她只保佑男朋友不要被徵召去當兵。

晚飯結束,詹姆斯回到書房。

他在圾垃桶裡面翻攪一陣,找出一張皺巴巴信紙。

前幾天,有個自稱來自德州的男人要見他,一直被保安擋在情報局門口,後來那個男人坐在情報局門口等他。

那個男人頭髮很噁很油,身體髒的跟垃圾堆裡打滾出來一樣,詹姆斯正要進情報局大樓,那個男人突然從旁邊巷子竄出來,擋在他面前。

「你就是詹姆斯?」那男的伸出他一樣很噁很油的手打招呼。

「有甚麼事嗎?」詹姆斯被突然竄出來的「垃圾堆」嚇了一跳。

「你就是情報局長?」那男身上雖然一股油臭味,眼神卻是堅定,有股一定要實現什麼目標的堅定。

「是的,請問你有事嗎?」詹姆斯心想,這幾天一直有個男的要找他,應該就是眼前這一位了。

情報局工作特殊,常常有些自稱有機密情報的民眾求見,詹姆斯很久之前見過幾次,發現這些民眾根本都是生活太無聊,喜歡胡扯一些有的沒的,所以後來他對這些無聊民眾是避而遠之。

對於這個男的也是一樣,詹姆斯趕著上班,不想跟他囉嗦,請保安將他駕走了。

那天回到家,詹姆斯發現口袋裡多了一封信,從那封信油光滿面的信紙來看,很明顯是早上那個男人趁機塞到他口袋。

詹姆斯小心翼翼用食指跟大姆指捏著信紙的邊緣,將信紙垂在前面,信紙上是這樣寫的:

「這個星期天,總統甘乃夫將會出席一場慈善晚會,而且他將會被綁架,最後被歹徒殺死。

我不是恐怖分子,我來自遙遠未來,為了拯救人類。

第四次世界大戰是否開打,決定於總統甘乃夫是生是死。

請務必與我連繫!」

詹姆夫那天晚天看完這封信,第一個反應是將信紙狠狠揉成一團,丟到垃圾桶,又是一個無聊瘋子,而且無聊等級到達一個科幻小說的境界了,他想。

而到了今天,星期天,總統真的被綁架。詹姆斯想起國安會議上總統力排眾議要封鎖古巴,同時跟蘇聯進行外交談判,對比當時與會人員不知所措慌張的樣子,不禁擔心:如果這時候總統果真被暗殺了,人類的未來將會是什麼樣。

詹姆斯再看了一遍那封信,看完緊緊抓住信紙。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