贊贊小屋

核戰(2):見面

鹽城星巴克咖啡館

甘之夫總統被綁架的第三天,記者會上,副總統雖然宣稱掌握線索,但事實上,白宮對於總統現在人在何處、被誰綁架、歹徒目的為何,完全一無所知。

甚至……有個白宮每位幕僚都不願說出口的焦慮:就連總統是否還活著這件事,他們也是個個沒把握。

副總統召集國安會議。

「到現在還任何線索嗎?」副總統首先問警察局長亞倫。

「沒有,我們過濾當天慈善晚會的參加人員名單,尚未發現可疑名單。」

「詹姆斯,你那邊呢?俄國軍方有任何動靜?」副總統接著問。

「暫時沒有,我們已經加強間諜活動到第三等級,所有休假人員回到崗位,即時回報所有狀況。」詹姆斯很老練地回答。

一般被綁架的,都是有錢人,歹徒綁架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錢。雖然說就算乖乖交出贖金,歹徒可能因為怕洩露行蹤、怕被肉票指認、或者僅僅是單純心狠手辣,因為這些種種原因撕票,可是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確定:在歹徒還沒開口要錢之前,被綁架的人絕對安全。

總統就不一樣了。總統大部份也都是有錢人,可是沒有人笨到為了錢綁架總統——比總統有錢的人到處都是,但總統的安全防衛,是國家最高等級,綁架總統被追緝的程度,也是最高等級,因此普通人妄想綁架總統,根本跳樓自殺還比較快。

所以依照常理,總統會被綁架,只有政治因素。可能是憤怒黨青、可能是激進團體、也有可能是恐怖分子,甚麼都有可能,但有一點是相同,他們綁架總統之後,到底會做出甚麼事情,同樣也是完全不能預測。

到現在,沒有任何歹徒之類的人和白宮連絡。

情報局長詹姆斯唯一的線索,是那個信裡面自稱來自未來的男人。到底那個男人是否真的來自未來,還是其實那男人也是歹徒之一,他完全不清楚,詹姆斯之所以沒在國安會議上提出來,是出於職業的敏感度,他不想讓這條唯一線索太早曝光。

所有疑問的答案,未知,但是解開答案的第一步,明擺在眼前:詹姆斯覺得有必要和那個男人見面。問題是,怎麼見?已經三天了,那個男人一直沒有再現身。

秘書敲門進來,拿一封信要給詹姆斯,封信上面署名是詹慕斯的女兒瑪麗。

「嘿,你女兒長這麼大,跟你感情這麼好,還會寄信給你。」秘書微笑看著詹姆斯。

詹姆斯報以苦笑。

「裡面大概是生日賀卡吧!」後天是詹姆斯的生日了,秘書很細心,沒有忘記老闆生日。她本來還想多聊聊詹姆斯生日怎麼安排,但是看老闆表情異常嚴肅,不再多說甚麼,轉身離開。

詹姆斯看著那封信,上面署名雖然是自己女兒,但他心裡很清楚,這封信不可能是女兒寫的,他女兒可能製造一些驚喜給她男朋友,但是對於老爸,絶對沒有這麼殷勤。

那個男人寫的信,直覺告訴詹姆斯。

等了三天,終於等到這封信。

詹姆斯把信打開,裡面一張小紙條,有點骯臟,像是垃圾桶撿起來抺去油污寫的,一看就知道,跟那個男人臭味相投。

信的內容很簡短::「晚上八點,好時光咖啡館見。」

詹姆斯馬上打了電話,給妻子說今天加班,不用幫他留飯,然後又撥內線給秘書,跟秘書說今天家裡有事,要早點走。

七點多的新澤西大街,詹姆斯在白宮附近簡單吃過晚飯。好時光咖啡館離白宮很近,但詹姆斯還是叫了輛計程車,煞有其事繞了一大圈,然後再繞回來這間咖啡館。

「你瘋了嗎?剛吃飽飯沒事做?」下車時候,計程車司機邊找零邊開玩笑。

「我本來想去買個東西,後來想想算了。」詹姆斯收好零錢放進口袋,打開車門下車。

詹姆斯是故意的。今天開完國安會議,亞倫趁機拉他到角落,問他最近是不是有個男的一直在找他。詹姆斯回說沒有,亞倫雖然沒再多問,但詹姆斯熟知亞倫個性,一旦起疑,沒有這麼容易放棄。所以他特意讓計程車司機開快一點,繞好幾個彎,確定沒有被跟蹤後,他才放心讓司機開到咖啡館。

時間是七點五十分,距離約定好的時間還有十分鐘。他點了一杯熱拿鐵,順手拿起今天的華爾街日報,選了一個燈火昏暗的角落,淡定坐下。

二十分鐘過去,華爾街日報每一版,詹姆斯有模有樣讀過一遍,邊讀眼睛餘光邊掃向咖啡館每個角落,沒有見到那個男人蹤影。

一個慓悍大漢拿著一份大享堡,在詹姆斯對面坐下。

「嘿老兄,不介意我坐這裡吧!」那個大漢咬一口大享堡。

「你都已坐下,我能說介意?」詹姆斯笑道,眼神閃過一絲絲不悅。

「你在等人嗎?」大漢伸手抓起桌子上的華爾街日報。

「是的,可是等的人沒來。」詹姆斯一邊回答,一邊瞄了整個咖啡館一眼,看看有沒有新進來的客人。

「大概那人路上被人綁架了,跟總統一樣,哈哈哈。」大漢張口大笑,指著日報上頭版新聞標題,標題旁邊是總統剛進入慈善晚會時的照片,身邊三四個保鏢,現在看起來很是諷刺。

後來那個大漢不再說甚麼,又是二十分鐘過去,大漢也將華爾街日報每一版仔細讀過一遍。

沒有新的客人進來,詹姆斯起身到洗手間,用冷水沖臉,看著鏡中自己,亂吼一聲。出洗手間,詹姆斯直接從另一個出口離開咖啡館,正眼也不看那位大漢一眼。

說也奇怪,一打開咖啡館大門,馬上有一輛計程車開過來,詹姆斯順手招了下來,坐到計程車裡面,那個大漢察覺不對勁,立刻從後面追了上來,但只能睜大眼睛,看著計程車開走。

本來詹姆斯是不用搭計程車的,他通常從地鐵回家。可是當他走出咖啡館,一眼就看出計程車的司機有點眼熟,二話不說馬上招手,而計程車也很有默契,馬上開到詹姆斯旁邊停下來,詹姆斯上車後,計程車飛快開走。

沒錯,計程車司機就是那個跟詹姆斯約好的男人,宣稱來自未來的髒男人。

本網站所有內容皆受版權保護,网站备案编号:苏ICP备1405130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