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無賊》對於這個世界的信仰




2005年馮小剛賀歲電影

「這樣他就不會對這個世界感到失望,永遠都活在天下無賊的夢裡。」-王麗。

在大陸工作第一年,我只要放假,就是蘇州上海兩地跑,兩個地方比起先前出差過的華南,治安和人文明顯好多了,所以我一直放心,沒有「天下有賊」的概念。那時候都把背包掛在後面,一件很寛鬆的半截牛件褲出門,口袋很大、不費力能伸手進出的那種。

直到有一次,從蘇州吳江坐大巴(客運)到市區,中間路過偏僻的吳中,我有事在那下車。走到快接近前面車門的走道,突然間,一個人冒出來,有東西掉地上的聲音,那人蹲下去,直喊:「我的鑰匙、我的鑰匙、你踩到我的鑰匙!」我感覺沒踩到東西呀,可他一直亂摸我腳,一邊摸還一邊喊。當場我慌了,本能反應望向腳下,東抖西抖,沒有呀,明明沒有呀!

等到下車,我一摸口袋,空空如也,才驚覺遇到賊了,不死心回到大巴,人當然是找不到。後來仔細想想,賊至少有兩個,一在前,故作丟鑰匙狀,一在後,乘機掏我口袋。

從那天起,不管在大陸還是台灣,只要在地鐵(捷運)上、火車上、公交車(公車)上,我包包一律放在眼前看得到的地方,而且隨時注意口袋,或是乾脆把口袋裡的手機皮夾,統一裝到包包內看管,因為我深刻體悟到,這個世界到處是賊,稍不留神,錢就飛了。

無賊到有賊之間,是現實問題,也是信仰問題。現實讓我遇到賊,遂改變我對世界的信仰。

《天下無賊》由王寶強、劉德華、劉若英主演

馮小剛的電影《天下無賊》,也是講一個有賊與無賊的精彩故事。

「你們是賊,為什麼這一路都護著傻根?」-警察。

電影一開始,很有馮氏風格(如同《非誠必擾》),一個幾乎獨立小插曲,透過這個序幕,形象鲜明地帶出王薄和王麗這對鴛鴦大盗。這部電影除了傻根,所有角色可以二分為警察和盗賊,警察功能只是收尾,戲份自然不多,而以黎叔為首的盗賊集團,除了葛優以出色演技貫穿全場,李冰冰充其量只是過場花瓶,其他成員更不用說了,所以故事的重點和衝突點,全都集中在鴛鴦大盗身上。

還沒有遇到傻根和上火車之前,電影已經帶出王薄王麗間的衝突,並且隱約點出王麗的生理變化。如果沒有王麗「想積點德」的念頭,這對鴛鴦大盗,或者說這部電影,其實沒有靈魂,只是一場華麗的扒手炫技。王麗這一個單純動機,導演馮小剛掌握得很好,在一次又一次盗賊交手過後,王薄王麗的衝突越加嚴重,觀眾甚至可能跟王薄同樣無法理解,誤認為王麗跟傻根一樣,傻過頭了,然而等到王麗忍不住說出真相:「我懷孕了,怕遭報應,想做善事積點德。」一切情感重新定位,本來敷淺的盗賊世界,突然間厚重沉重了起來,以至於最後結局王薄犠牲,才會有如此的戲劇張力、如此地動人心弦。

「你真把自己當菩薩了,你是賊,做一萬件好事也是賊,這輩子翻不了案,下輩子也別想。」-王薄。

《天下無賊》由劉德華飾演男賊

傻根是傻,傻到引出盗賊、甚至害死盗賊。本來我想,如果沒有遇到傻根,也許王薄王麗會過得很好,王麗雖然焦慮焦躁,最終面對現實,還是會和王薄順利把孩子生下來,一起找個路走。不過轉念想,王薄所謂的下輩子,不正好可以形容王麗肚子裡孩子。只要這孩子和王薄王麗牽扯上關係,即使不當盗賊,也是盗賊之子。王薄王麗有案底前科,這洗不掉,沒辦法如同傻根一樣,準備六萬塊就可以蓋房子娶媳婦,因為賊只要安定於一地,想過正常人生活,難保有一天,反扒大隊警察會找上門來。

如果沒遇到傻根,王薄王麗到底會怎樣,不曉得,電影沒演。電影演出來的現實,是王麗遇到傻根,傻根間接害死王薄。馮小剛曾經考慮,在結局來個顛覆傻根,這個他認為電影節的外國評委喜歡,但是觀眾不會接受,所以最終仍然保留傻根的純真。

馮小剛所設計的結局,在道德上站得很高。一方面,所有壞人不得善終,除了盗賊集團沒一個逃掉,王薄含悲而死,沒見到未出世的孩子一面,王麗雖然帶著孩子掙脫了,但終究是殘缺。另一方面,傻根的純真是一則諷刺,「聖人不死,大盗不止。」正因為人們對於盗賊沒有防備心,使得盗賊猖獗,所以我們需要更多的反扒大隊,而且絶對不能手軟。

回到文章開頭插曲,我在吳中大巴上被扒。如果在大巴上,我心存戒備,必然不會被扒,而從那時候開始,我時刻警愓,沒有再被扒,那麼對我而這,終究是「天下有賊」,還是「天下無賊」?

《天下無賊》由劉若英飾演女賊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大陸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