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房有車之西聯匯款




西聯匯款網站

第一次看到「西聯匯款」四個大字,是N年前第一波登入大陸,當時我人在外地幫別人打工,存了一筆錢,想要讓人民幣飛越台灣海峽,於是到了公司薪轉戶農業銀行,詢問常常拜訪我們財務部的客戶經理。

「請問我可以把錢匯回台灣嗎?」我一副甚麼都不知道也不想事先做功課的小白。

「匯回台灣?匯到境外哇,那要提供你的薪資所得繳稅證明。」大眼睛還不錯看的客戶經理勉強微笑。

「繳稅證明?」但凡一般尋常老百姓,只要碰到「稅」這個敏感關鍵字,語氣通常會略顯誠惶誠恐,我當然不例外。

「那參考一下西聯匯款,我行有承辦這業務,很簡單的,你到二樓右拐那邊就是我們承辦人員。」大眼睛還不錯看的客戶經理輕鬆說著。

就這樣,我被客戶經理打發走了,上二樓右拐,鮮艷有活力的黃色粗體大字「西聯匯款」映入眼簾,那攤位怎麼看都覺得像路邊推銷信用卡的,稍微打聽了一下,喔喔原來這樣,我禮貌地報以微笑並轉身離開,離開時沒忘記說了聲謝謝。

那時候我剛到大陸不久,人生地不熟,對於陌生地方的陌生事物總是抱持看看就好的心理,西聯匯款out!

後來我跟同事提到資金回籠台灣的需求,同事二話不說,丟給我一隻電話號碼,署名王先生,說是打電話給他就對了。我立即表示合乎常理的不安以及懷疑,同事立馬拍胸脯:「幾百萬都在操作了,你那區區幾萬塊算啥!」

我當下被歪理說服。後來幾次小額款項,我透過短信和這位王先生連絡,兩人本質上進行著你給我這個我給你那個的交換。現在想想,當初同事拍胸脯的「幾百萬操作」根本不可考,我是因為連區區一萬塊都不到,所以才姑且試之,但是即便是一萬塊不到,畢竟是血汗錢,私下和陌生人交換存在著肉包子打狗的風險,如果再來一次,我會自己帶小額現金通關。

時光飛逝,N年過去。

西聯匯款查詢

仍然在外地幫別人打工,歲月總算在存折留下具有重量的㾗跡——我又存了一筆錢,這次不是小數目,需要啓動點鈔機的那種,掏出來絕對不會被銀行客戶經理打發走。然後我又想讓錢飛越台灣海峽了,這次是新台幣匯到大陸。

大腦皺摺浮現N年前的王先生,那只模糊不清的電話號碼,同時我還想起了「活大半輩子學會了小心。」《教父》馬龍百蘭度。所以這一次我不找任何形式的「王先生」,辛辛苦苦攢下的錢必須放在安全的軌道上輸送。

第一個想到的是銀行。照例把批踼踼暗黑版有史以來的文章爬了一遍,我迅速得到結論:銀行匯款果然囉嘿吧嗦,普通一根小螺絲出狀況,只有一種可能就是挫咧等。我返台假回到大陸就是每天上班趕進度了,正常工作時間沒辦法請假跑銀行,於是我眼睛瞇成一條線,目光聚焦在美國現代版的票子飛錢:西聯匯款。

有鑒於台北財務長官也表示沒聽過,在此隆重介紹一下「西聯匯款(Western Union)」。它剛開始是美國紐約一家印刷電報公司,製造年份是很有重量的十九世紀1851年,保存期限可能直到第四次世界大戰,官網毫無意外提供一些讓人安心的數據:長達160年歷史、全球唯一擁有五顆衛星的公司、超過200個國家50萬以上合作網點。

西聯在台灣的合作夥伴有台新、大眾、京城,當地長大的都知道這些銀行皆不是大咖,不過據點至少也達到遍布全省的程度了。我那時候時間很趕,早上在光復北路公司特約醫院體檢,下午還要到內湖公司述職五點飛機桃園回蘇州,所以我時間去頭去尾最多兩個小時,在奇摩和Google地圖攻略之後,我很快擬定好執行方案,做完體檢走路到八德路,徒步在兩家銀行成功辦理三項業務,包括約定網銀轉帳、提取大額現金,當然還有最重要的西聯匯款。

我先跑台新外匯處諮詢、然後到富邦辦事順便打聽、最後領現回到台銀匯款,中間不但線上QQ請教對岸當地朋友,甚至直接打越洋電話到大陸農業銀行營業處,因為外匯這個東西牽扯到總體經濟,在每個地方或多或少都會有外匯管制,我必須很確定台灣跟大陸的相關規定,而且中央政策只是基本大原則,各個地方各個銀行可能還有自己的操作實務限制,而我,只有一次機會,中午匯款下午飛蘇州,在彼岸取不到錢除了唉唉叫還是只有唉唉叫。

台灣銀行一次最多匯一萬美金,大陸銀行一次只能收八千美金,所以我最後是採取分批匯款,而且分別匯給自己和老婆減少風險,每次匯款手續費是12塊美金,以西聯匯款一再強調幾分鐘使命必達的高效率,而且匯出瞬間即可線上追蹤款項進度,這個匯費我刷得非常爽快。

台灣操作完的隔天,星期六下午我在蘇州園區,當場申辦郵政儲蓄銀行外匯通銀聯卡,成功將匯款存到卡上。

西聯匯款,值得信賴。

西聯匯款,值得信賴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有房有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