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2):木乃伊




埃及金字塔和人面獅身像

去年埃及古文物來台灣,在高雄科博館展出,小白和媽媽有一起去看。

本來他以為:古埃及的強項就是國王木乃伊,到科博館看展覽,才發現除了國王之外,還看到許多小動物像是阿貓阿狗,只要尊貴一點的,古埃及人也會幫它們做成木乃伊。這些木乃伊幾千年後輾轉流傳到台灣高雄,這個發現很新奇,小白望著被塵封千年而不化的阿貓阿狗,很想拍照,但,科博館不准拍照。

「不要拍啦!這個有詛咒在裡面,這些國王或是小動物,死後屍體被這樣封起來,肉體沒辦法散到另外一個世界去,幽魂就找不到殼,那些幽魂會成為怨念。你拍照,照片留在你的手機裡、留在你身邊,等於是把這些幽魂給帶回家了。」媽媽看小白拿起手機東張西望,知道他想做甚麼,連忙阻止。

小白耳朵聽進去了,心裡卻忍不住,他趁著要到下一個展覽區的空檔,讓媽媽走在前面,抓緊機會回頭拍了一張遠照。

「沒偷拍吧!」媽媽機警地回頭喊,但小白早已經把手機收在口袋,不著痕跡。

回到家後他仔細看照片,一整個展覽區都拍進去了,左右兩排的玻璃櫃,櫃子裡面是一具一具的木乃伊,那木乃伊雖然小,形狀輪廓看得很清楚。

拍了幾張,有些景沒抓好,有些對焦模糊,有些光線比較暗,他先選出一張拍的得最好的,其餘都刪了,然後把那張最好的照片發佈到臉書,發佈完後,馬上將那張最好的照片也從手機刪除。

照片沒有把留在手機,也沒有留在身邊,像這樣,那些找不到肉體的幽魂怨念,就不會找上自己了吧,對於自己巧妙閃避來自媽媽的詛咒,小白很是得意。

網路的世界沒甚麼道理,那張照片在臉書上得到五十個讚,這是小白開始用臉書有史以來,得到最多的讚了。

小白想不透,明明那張由下往上俯拍101的照片,明明那一張在象山橫拍台北市華燈初上的照片,明明那一張清晨貓空朝陽乍現的照片,隨便哪一張都比木乃伊來得有意義呀,但大家就是喜歡木乃伊。

「那隻貓扁扁的好可愛!」國中同學A留言。

「這麼多年沒吃東西當然扁扁的。」國中同學B代小白回覆。

「那隻是貓頭鷹嗎?怎麼看起來圓圓的?」高中同學C提問。

「笨蛋,那是狗好不好,三千年前很肥的狗。」高中同學D搶答。

就一張照片,一人一句加一個讚,兩天之內就衝到五十個讚了,受歡迎程度完全超乎小白預料。

第五十個按讚的,是小白大學一個哲學系的朋友,他提出一個觀察獨到的問題:

「照片裡都沒有活人???」

沒有嗎?

明明記得有的呀!!!

小白眉頭一皺。雖然那天科博館的人,沒有多到足以用爆炸形容之,但人還是有,而且挺多,記得每一尊木乃伊,都是跟別人擠著一起看的,怎麼拍出來的照片,一個展區都沒有人呢?

只有木乃伊。

更詭異的是,當初趁媽媽不注意手機狂拍,好幾張無聲咔嚓,回到家仔細選最好幾張上傳到臉書,在拍的過程中,剛好人都跑走了?在選的過程中,怎麼都沒有發現這個很點點點的問題。

記性太差,小白無法確定到拍的時候,到底有沒有人,現在再看臉書上的那張照片,兩邊木乃伊一字排開,他從第一個仔細看,看到最後一個,左邊一排看完,再看右邊一排。

看完之後他一身冷汗,如果那些木乃伊如假包換,是曾經有生命有元氣,死後屍體被做成木乃伊密封到現在,幾千年後輾轉運到高雄,被他以現代高科技的手機拍下來,這麼多木乃伊拍在一起。

媽說的有道理,還真的是……不太好……

想湮滅證據。臉書上那張得到五十個讚的照片,小白想把它刪掉,但是,又覺得可惜,好不容易自己臉書有這麼多的讚,刪掉了,對於那些按讚的親朋好友,不好交待,不是嗎?

那天晚上,小白看著電腦上自己臉書,一直看著那張照片,心裡蹦蹦跳的,幾次滑鼠指標點選刪除,畫面彈出確認是否刪除的視窗,就是沒有力氣再點選「確認」那個按紐。

到了半夜,小白亳不遲疑把臉書上那張照片刪了。

刪掉照片的前一刻,半夜醒來小白上廁所,洗完手看著鏡子,突然間兩排的木乃伊出現在鏡子裡面。

被嚇的完全醒了,小白二話不說,馬上打開筆電,刪掉他臉書有史以來得到最多讚的那張照片。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