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4):咖啡




雀巢咖啡和蘋果air筆記型電腦

每個人的漫長一生,都能扯成一長篇,生活中大大小小事,大至一場婚姻、小至「一杯咖啡」,都可以塞進長篇裡,擠出一段小章節,為故事添點字句。

咖啡之於小白,當然也有一段講起來無聊、但說說無妨的小曲折。

小白每天四杯咖啡。

聽到這個,很多朋友第一個反應:「太多了吧!你準備喝成咖啡精?」、「你假裝自己每天在星巴克!」、「確定你每天可以消化掉這四杯咖啡因?」、……。

面對這些善心提問,小白只有苦笑,真要老實回覆,答案只有一個:「為了少睡點覺。」

小白常常覺得自己喝咖啡是繞了一圈,最後又繞回原點。

之前在台北工作,公司免費提供咖啡,小白抱著不喝就是虧的貪便宜心理,每天上午一杯、下午一杯,不出一個月,小白就感受到咖啡因偷偷吃定你的神奇毒力。

簡單講,咖啡讓你精神振奮,但一旦你喝久了,沒有咖啡你就精神萎靡。

被制約了!早上進辦公室,中午休息過後,沒有先來一杯咖啡,好像是電腦還沒開機就狂打鍵盤一樣的怪,所以有一次公司咖啡機壞了,小白特地中午頂著大太陽,出辦公大樓到便利商店買罐伯朗咖啡。

最可惡的制約在週末。沒上班,可是到了上班該喝咖啡的時間,早上八點或是中午一點,小白開始感到有點昏昏沈沈沈,沒喝咖啡貌似不行,於是後來小白養成習慣,週末必然伯朗咖啡,要是在以前,小白進小七都是奶茶或可樂,不會買啡咖。

咖啡就是這麼容易上癮,有其罪惡的依賴性,雖然心裡不喜歡,但偏偏公司就是提供免費咖啡, 小白抱持不喝就虧的貪便宜心理,每天依然早上一杯、上午一杯,到了週末,自己覓食咖啡。

後來小白離開那家公司,免費咖啡成為雲煙往事,剛開始他咖啡照喝,但一段時間後,打定主意戒咖啡,所以到了中午,不管再怎麼昏沈、再怎麼精神萎靡,他小白硬漢一條,硬是咖啡不入口。

當咖啡因挾帶睡意攻擊小白,他沒有被打敗,他在昏昏沈沈中站起來,雙手抱頭發誓,堅信沒有咖啡,同樣能在中午保持清醒。

五分鐘的恍忽,小白硬撐過去,沒想到只要撐個五分鐘,咖啡因睡魔消失無影無蹤,在抵抗咖啡因作崇的過程中,小白重新定義了魯迅阿Q的「精神勝利法」。

電影《無間道二》:「往往都是事情改變了人,人卻改變不了事情。」

公司提供免費咖啡,改變了小白,小白離開公司,沒有免費咖啡,沒便宜可佔,那就不喝了,所以說到骨子裡去,在喝與不喝之間,小白被公司改變了。

那後來,小白怎麼又喝起咖啡了呢?

小白生活作息規律,自從開始從事業餘寫作一職,他如果不是在工作,就是在寫作,可是工作之餘,寫作時間實在不多,所以他一切生活作息,朝儘可能擠出最大寫作時間為目標。

他本來每天晚上跑步,可是仔細研究後發現:下班之後吃點東西也快七八點,十點跑步,跑完步後洗個澡十一點,到了十二點睡覺,這樣每天晚上在七八點到十點之間,跟十一點到十二點之間,有兩個不連續的零散時間段寫作。

寫作是一項高度整合大腦迷宮的活動,需要像是熱身暖機這一類前置作業,一般是聚精會神半個小時,才能進入狀況,因此兩個不連續的零散時間段,雙重浪費,才剛進入狀況,就要去跑步、就要去睡覺了。

為了把將有限時間資源的效率開發到最大,跑步時間被小白從晚上移到隔天清早,於是晚上整個串連起來,從七八點到十一、二點,小白有比較充足的時間閉關寫作。

這樣調整之後,小白變成是晚上比較早睡,早上特早起來,五點就起來了!跑步洗澡,一晃六點,到七點準備上班工作,為了養足精神,小白習慣在六點多再睡會回籠覺,午休時候也一樣,睡個大概十分鐘。養足下午的工作精神。

業餘寫作的時間少得可憐,想要多一點點時間敲打文字,小白就想把早上睡籠覺和午休小憩的時間也省下來,然而不睡覺怕上班打瞌睡,怎麼辦,小白第一個想到最好的辦法,就是喝咖啡提神。

早晨一杯咖啡,回籠覺退散!中午一杯咖啡,午休毋須再找周公。每天,多寫幾百字。

繞了一圈,小白走回到喝咖啡這條老路,而且喝得更凶!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