蚯蚓(5)(完):怪咖小白




宿舍裡的空咖啡罐

常常有人用「兩點一線」形容上班族生活的單調。每天就是搭地鐵坐公交車上下班,工作然後生活、生活然後工作,每天在家裡和公司之間定點來回,形成一個無限回圈。把這個回圈放在小白身上,那更加單調了——小白住工廠宿舍,兩點之間的那一條線對小白而言,只是五分鐘步行。

有位在政壇很活躍的新潮流女士,四五十歲了單身未婚,媒體面前語不驚人死不休:養老公不如兩條狗。這句話很聳動,如同政治人物慣用的選舉語言。小白台灣念書時在新聞看到這句話,覺得很不舒服,現在他一個人來到異鄉工作,住工廠宿舍,每天兩點一線,他開始認真思索這句話裡的人生智慧。

小白每個星期到人民廣場參加相親,一年下來,仍然沒有脫光:「脫離光棍」。每天早上他照鏡子,很仔細端詳鏡子裡面的自己,看了很久,嘆了一口氣,實在不瞭解自己為何還是光棍一隻。那個四五十歲還沒結婚的女人,會不會某天也照完鏡子,發出「養老公不如養兩條狗」的感慨。

應該養兩條狗嗎?小白不喜歡狗,狗號稱是人類最忠實朋友,可是他總覺得現在的人類太寵愛狗了,每次在公園看到有人遛狗隨身帶一個塑膠袋,狗大便了,順手將大便抓進塑膠袋裡,便覺得噁心。每次他在街上看到有人一邊逛街,一邊把貴賓狗或是博美狗捧在手上,也是覺得噁心。

他覺得現在是狗在養人,不是人在養狗。記得他小時候,養狗都嘛是把狗流放在門外,每天固定把吃完的剩菜剩飯放在門口,養的狗,可能叫小黑或是小黃,自己就會跑去吃。

這才是養狗,多麼痛快。

但是小白現在住宿舍,不可能把狗放在門外養,他也不想把狗養在房間裡,所以他從來沒有考慮過養狗。

有考慮過養小白兔。小白很早就覺得小白兔可愛,常常他在亞新廣場看到有人賣兔子,都會停下來看個十分鐘,一邊看一邊問:「這小兔子要怎麼養?」、「這小兔子還會長大嗎?」雖然看了十分鐘,雖然問了好幾個問題,小白兔一隻也沒有很貴,但是最後,小白一定不會買。

他之前一個女朋友,那女朋友養過兩次小白兔,兩次都是買回來,沒多久就死了,小白很怕,怕自己也會房間裡把小白兔養死,所以儘管他覺得小白兔再怎麼可愛,也不會真下定決心養。

之後,小白還考慮在房間養植物,養個虎尾蘭?仙人掌?可這些都是想想而已,從來沒有訴諸行動。

人是很奇怪的動物,小白更是奇怪,連宿舍阿姨都沒法理解,小白怎麼會在宿舍裡面養蚯蚓?

是的,養蚯蚓。

有一天小白照常五點起來跑步,下完雨的操場一如以往,有很多蚯蚓跑出地面「透氣」。小白不知道中了甚麼邪,回到房間拿出兩瓶空的咖啡罐,再回到操場,挖土裝進咖啡罐裡,再順手抓了幾隻蚯蚓丟到裡面。

就這樣,小白開始養蚯蚓。

每天兩點一線回到宿舍,小白總要看看桌上兩瓶咖啡罐,看著蚯蚓在裡面活動,不知為甚麼,這給他安定的感覺,他把兩瓶咖啡罐當作水族箱,蚯蚓當作是水族箱裡的魚。以前每天早上起來他要照鏡子,發發「養老公不如養兩條狗」的感慨,後來早上起來,他只是看看蚯蚓,省去了感慨。

下雨天的時候,小白很興奮。中午傍晚回到宿舍餐廳吃飯,飯吃完他迫不及待回房間,平常神隱在土裡的蚯蚓,這時候會鑽出地面透氣,小白看著桌上咖啡罐,看著蚯蚓出來透氣的模樣,非常滿意,這是他養的蚯蚓。

每天要喝三杯咖啡的小白,兩個月要喝掉三罐咖啡,加上原來就有的兩罐,小白一共在桌子上面擺了五罐空咖啡罐,每個咖啡罐都盛滿了土,土裡面養著三到四隻的蚯蚓。

可是到後來,那些蚯蚓還是都死掉了。

小白星期六要上班,兩個月有一個星期返台假。他本來以為,把這麼好養的東西留在大陸一個星期,不會怎樣,可是當他一個星期休假後回來,發現那些咖啡罐都閣上蓋子了,他推測是阿姨在打掃房間時,以為那些咖啡罐裡面的土是咖啡,就把順手把蓋子蓋上,等到再打開蓋子,已經是一個星期後小白回到大陸了。

小白並沒有把土翻出來,看裡面蚯蚓還在不在,下雨天的時候,小白坐在桌子前面等,但是沒有蚯蚓爬出來。

後來,怪人小白把那些咖啡罐裡面的土,當作是咖啡粉,每天三杯,把那些土喝完了。

從那之後,小白沒有再喝過咖啡,也不再養過任何東西。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