軼聞(1):怪叔叔紅衣男




台灣台南南鯤鯓代天府

南鯤鯓代天府,台灣南部上的了排行榜的廟宇。逢年過節,來求神拜佛的民眾從廟頭排到廟尾,特別是大年初一到初五這段大紅日子,廣場上停車場擠滿了車,廣場外,還排著長長的車隊,閒雜人等張三李四都想沾沾喜氣。

神明很忙,不同的神明有自己特定的行政區域,掌管保佑的事務也不同,平常大家都是各管各的,自古以來百姓瞭解這一點,不會隨便拿香就亂拜。例如:大媽求子當拜注生娘,漁民求平安當拜天上媽祖,至於住在南鯤鯓代天府的這個祂,很多百姓是衝著發財來的。這裡一套行之有年的習俗,代天府有個小金庫,虔誠的廣大的善男信女能跟神明借錢,借來的錢作為投資理財或者創業基金,無論作甚麼用途都很好,因為神明保佑,不過能夠借到多少,看上帝的骰子決定,每個想借錢的在萬善爺主廟前自己擲笈,一陽一陰為聖笈,二陰為怒笈,最快擲出聖笈能夠借最多錢。

大年初三,南鯤鯓跟往常一樣,前來燒香求財的民眾擠爆,如淊淊江水。其中有一家人來自高雄,伯叔表親帶著成群小孩一同來到這裡,大人們忙著口中念念有詞,誠心誠意用顫抖的手希望擲出聖笈,想跟神明多借點發財金,小孩們就暫時先放牛吃草,讓他們在廣場花園玩耍。

五個小孩,三個年紀大一點的姐姐,從十二歲到十五歲上下,都是念國中,兩個小兄弟今年九歲,都是念國小三年級,表哥叫陳子英,表弟叫陳子昂,兩表兄弟差半歲。

三位姐姐走在前面,嘴裡啍著最近在夜市很火的劉德華《忘情水》,兩位小兄弟跟在後面打鬧嘻戲,到了一處僻靜花園,表弟子昂說道:「子英你看,那個叔叔好怪!」邊說邊指著樟樹下一人。

子英一看,那人姿勢古怪,側身趴在行道樹旁的矮牆上,面部朝下,從身形體格來看,魁武強健像是年輕小伙子,可是從臉上面容來看,皺紋滿怖卻像個遲暮老人,最特別是他身上穿著一身紅衣,那紅衣不是一般正常人穿的紅衣服。因為那是古代漢人穿的那種大紅彩衣,就算在電視古裝劇里,也只有在婚慶喜事的時候才看得到。

「這個怪叔叔,又出現了!」子英仔細將那個人看了又看,最後得出這個結論。

「又出現了,哥你以前看過?」子昂臉上寫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是呀!子昂你不記得了嗎?去年過年我們來這裡拜拜的時候,也遇到過這個怪叔叔,記得當時,是在停車場那邊遇到的。」子英仰天張望,明明是小孩子,裝作一副回憶往事的老表情。

「呀!我想起來,去年在停車場,這個人也是穿著紅衣服,躺在地上不動,活脫像是從電影里走出來的古代人。」子昂大叫。

子昂這一叫,引得走在前面的三個姐姐回過頭來。在子英和子昂熱烈討論眼前怪叔叔的時候,三姐妹已經走的很遠了,她們在遠方回頭喊了幾聲,作勢要子英子昂趕快追上。

那紅衣怪叔叔以極不自然的姿勢,側身斜躺在短牆上,一動也不動。子昂看了一會兒,手上抓起一把乖乖,往紅衣男身體丟去。

子英叫了一聲:「你在幹甚麼!」搶到子昂身邊待要阻止,來不及,只看著那幾顆乖乖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線,筆直朝紅衣男散亂油污的頭髮飛去,眼看著就要撞上了,原本一動也不動的紅衣男,突然伸出手將那幾顆乖乖接住。

紅衣男伸手抓乖乖的速度極快,快到在空中產生一陣旋風,而且紅衣男在抓乖乖的同時,眼睛一直都是閉上的。子英跟子昂兩個人看呆了,面面相覻,正準備轉身抓腿的時候,紅衣男乾咳了一聲,子英子昂回頭望,那紅衣男在手裡搓摩了乖乖幾下,往嘴巴里塞。

紅衣男咀嚼的滋滋有味,那模樣就跟餓鬼一般。子昂見了開心,上前走到紅衣男身邊,拍了一下紅衣男的肩膀:「叔叔,好吃嗎?」

子昂動作嚇了在旁邊的子英一大跳,子英瞪大眼睛,想把子昂拉回來,已經來不及了。

「嗯,好吃好吃,還有嗎?」紅衣男睜開眼睛,看了子昂子英一眼,再四處張望,圓滾滾的大眼睛不斷地探查公園每個角落。






當前文章延伸閱讀:
誌異小說